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老人的泪
    “老伯等一下。”

    吴昊追了上去。

    “准备回来啊?”

    “诶。”

    老伯点点头,有点无力。

    一百多斤菜才卖了二十几块钱,很明显有点难过,不过男人再老也是男人,他强忍着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小伙子你好像也在等人,这么晚了肯定也不来了,你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大爷先回去了。”

    “老伯你家在哪里?”

    吴昊问道。

    “蔗洲村,你不知道的。”

    “蔗洲村,这么巧吧老伯,我刚好也是要去蔗洲村啊,既然接我们的人没来干脆我跟老伯一起过去吧。”

    “这么巧,小伙子你也去蔗洲村?你们俩在那边念大学啊?”

    “是啊,所以刚好我们一起回去吧。”

    “这个可以是可以,可是大爷年纪大了带不动你们两个啊。”

    “怎么能让老伯你带我们两个呢,老伯你下车,我骑车带你回去。”

    “你会骑这种三轮车么?”

    “没事一学就会了。”

    老伯呵呵笑了笑,同意了。

    吴昊哪里会骑三轮车,不过他会骑自行车,小时候经常和她们三个骑着自行车满庄园追着跑。

    三轮车看起来跟稳,不过前轮比自行车更加难控制,就算吴昊早就会骑自行车也好一会才勉强学会。

    吴昊在前面骑三轮车,老伯和小幽坐在后面。

    小幽显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吴昊忽然间想干什么。

    老伯坐在车上神情更加复杂,有些失落有些感激也有些感慨。

    “小伙子你要是骑不动了就说一声,我可以下来走会。”

    “没事。”

    吴昊蹬着小三轮从上渡一直骑到浦上大道,过浦上大桥到闽侯县,又骑了二十分钟才到蔗洲村。

    全程至少十二三公里。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骑着三轮车带着一百多斤的菜,骑上十几公里就为了卖两百块钱。

    吴昊向来不是悲天悯人的人,可是这一次也动了恻隐之心。

    “老伯你家在哪?我直接把你送到家门吧。”

    “不用了小伙子我马上就到了,天也晚了你们快点回学校吧。”

    老伯从车上下来,他哪里会看不出来,这个小伙子就是想帮自己而已。

    心中感激的很,可是老人家也不知道怎么表达。

    “骑了这么久有点口渴,老伯你介意我到你家喝两口水再走么?”

    吴昊笑了笑。

    “诶诶那行,干脆我让我老伴给你们炒点菜坐下来吃点再回去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老伯你坐好给我指路。”

    “诶。”

    老伯指路吴昊骑车,从村口进去,路变的坑坑洼洼。

    小村子没有路灯,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一到晚上家家户户的老人都舍不得开灯,本来就暗的羊肠小道显得更暗。

    穿过有房屋的小路往前是一段开阔的小路,路两旁都是农田,村里大多数农田都荒了,只有少数一些家里条件实在不怎么好的老人还在种掉菜卖。

    “等一下小伙子。”

    老伯忽然叫住了吴昊,吴昊车一停他就下车站在了路边往不远处的田里看去。

    田里有盏灯亮着,隐约能看到有个佝偻的身影在地里干活。

    老伯忽然间有些激动,小跑着过去。

    “老头子?你回来啦,菜都买完了吧?你先回去抽口烟,我这边弄完就回去给你热饭,这批菜长得不错,晚上采起来明天一早可以拿到早市去卖。”

    奶奶看了老伯一眼继续干活。

    一天能把一百多斤菜卖掉她脸上也是很高兴的,干起活来也更有劲了。

    “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好。”

    老伯没动。

    他的脚在抖,走不动路。

    看着黑夜里埋头在地里干活的老伴,他今天一直强忍着的难过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潸然泪下。

    “你怎么还不走啊,不嫌累的话再来帮我也可以。”

    奶奶开了句玩笑。

    “我先回去,你快点弄一下就回来,摘几样菜,家里来客人了,我还买了点肉,你快点回家弄一弄。”

    老伯擦掉眼泪转身往回走。

    “客人?那我快点。”

    奶奶转过头,只看到一个佝偻的背影。

    ……

    吴昊看老伯从地里回来后眼眶有点红,明显是掉过眼泪,心里也大概猜到地里的人是谁了。

    能让男人掉眼泪的从来都只有女人,而且一定是他深爱的女人。

    不论什么年代,爱都一样坚强而软弱。

    “走吧小伙子我在前面带路,不远了一会就到。我老伴在地里弄点菜,一会拿回来炒几个菜,我老伴这人什么都让人讨厌,就是她炒的菜让我忘不了,一会你们尝尝。”

    老伯接过吴昊手中的三轮车自己推,走在前面带路。

    吴昊笑了笑跟着他来到了一户人家。

    很老的木板结构两层小屋,怎么形容这屋子呢——

    它就像电影里拍摄恐怖场景所选用的摇摇欲坠老木屋。

    木门推开还能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里面没开灯,老伯熟悉地摸索了一下就找到了拉线。

    一拉,昏暗的灯亮了起来。

    这灯最多也就三十瓦,加上用了很长时间,实际亮度比效果还要差一些,不过有亮光总会让人舒服很多。

    “你们坐,我看看有没有开水给你们泡杯茶先喝一点,哎呀这老太婆这是,在家开水壶里都没热水了也不知道烧一点,你们等下我去烧点水。”

    吴昊拉着小幽在长凳上坐了下来。

    “吴昊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你要想帮他给个十几二十万就好了嘛,费这么大劲干什么。”

    小幽拉着吴昊,实在不懂他今天想干什么。

    “这个岁数应该有孩子吧?他们不需要我给钱,应该给钱的是他们的孩子。”

    吴昊淡淡道。

    “那你过来干什么?蹭饭啊?”

    吴昊笑而不语。

    老伯走了过来。

    “你们等一下,水马上就烧开了,抽烟么?”

    “不用了谢谢。”

    老伯自己抽了一根抽起来,眼神憔悴,看着门口不知道一会怎么跟老伴解释今天的事情。

    吴昊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一百塞到他手里。

    “这……”

    老伯吓了一跳,赶忙推开。

    “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

    “我知道老伯担心一会老伴回来后怎么向她解释二十七块钱的事情,拿着吧别让奶奶跟着一起难过了,下次我们有机会再见面再还我也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