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成功者的自尊心
    孙崇文怕赵淑涵误会,又解释了一句。

    “你别误会我不是说工资的事情,虽然创业赚到的钱肯定是当老师的几十上百倍,不过我对当老师还是保有一颗热忱的心的,只是我这样两边忙碌当心会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最后耽误了我的学生,这就非常不好了,赵老师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意见?”

    “你自己看呗问我干什么,要是觉得没时间没精力不赚钱就跟校长辞个职呗,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想来时代中心当老师的人多了去了。”

    赵淑涵可不领情,尤其是对这种自己想要拒绝的人,绝不给他任何误会的机会。

    孙崇文嘴角抽搐一下,没想到她对自己创业成功的事情这么不屑一顾。

    看着她这样的表情孙崇文有些不甘心,不甘之中又有一些愤怒。

    之前他没大事业被她瞧不上也就罢了,如今自己创业了而且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被她瞧不上,一种成功光环下强烈的自尊心让他恨不得抓起赵淑涵的手骂她两句。

    妈的你不就是家里有钱么,凭什么看不上我???

    等老子有几十亿几百亿的身家看你还有什么资格轻视我!

    不过他忍住了,这时候他确实没资格骂她。

    她买的一辆车就两三百万了,自己两个项目完成才能赚这么多钱,对她来说可能真的不值一提。

    等赚了足够的钱再理挺直腰板站在她面前。

    “看来这个问题还是得我自己回去好好想想,赵老师你慢慢吃。”

    孙崇文把目光投向了吴昊,不禁调整了一下情绪露出微笑。

    “吴昊既然咱们刚好遇上我请你吃饭吧,过些天我可能真的没空经常来学校了,就算来也没时间在餐厅吃饭了。”

    “我这都快吃饱了,吃饭的事不用急于一时,有空再说吧。”吴昊笑道。

    “那行下次有空再约,我先走了。”

    说罢孙崇文冲着赵淑涵礼貌地笑了笑,转身走出了餐厅。

    赵淑涵愣了一下,好奇地看着孙崇文离开的背影。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

    “人家不鸟你了你反而奇怪了是不是?”吴昊反问道,笑了起来。

    “切我巴不得他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是奇怪他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你没感觉么?”

    “人越成功自尊心越强,越是容不得别人小瞧自己,尤其是底层爬上去的成功者,更不容许自己被人小看,他们希望用别人羡慕嫉妒和崇拜的目光来证明自己的成功,孙崇文现在正处在这个阶段,而且今后还会愈演愈烈。”吴昊轻描淡写道。

    “你还知道的挺多。”一旁的许欣洁不禁笑了起来。

    “那是,我懂的大道理比我学会的数学公式还要多。”吴昊嘚瑟地笑了笑。

    两个女孩齐刷刷白了他一眼,夸一夸尾巴就翘上天。

    ……

    下午放学孙崇文回到了公司。

    今天早上刚刚把三个公司的合作合同签了下来,晚上自然是要和大家聚个餐好好庆祝一下。

    订了个酒店,和全体员工一起喝酒喝到尽兴,孙崇文的心情倒也是相当不错,毕竟说起来自己的事业算是从此走上了正轨,只要接下来运营的好出人头地并不难,至少摆脱自己父母那种高级打工仔的身份不成问题。

    普通员工很快散去,喝着喝着喝到最后就只剩下开创公司的三个人。

    很多话孙崇文不能和他们明说,客套几句之后让他们先回去休息,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残酒。

    一杯一杯又一杯,酒不醉人人自醉。

    公司顺利走上正轨无疑值得高兴,但是他从没有忘记自己办公司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得到赵淑涵。

    从中午赵淑涵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自己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引起赵淑涵对自己态度上的改变,甚至于他对自己的成功表现出了简直令人无法容忍的不屑一顾,想想都生气。

    连喝了好几杯,越喝越郁闷。

    想想赵淑涵中午的态度,他都不禁怀疑自己事业上的成功是否真的能够如愿以偿得到赵淑涵,如果不行那自己开这家公司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是那种事业心很强的人,更不是有志于成为一名成功企业家的人,如果开办公司追不到赵淑涵那他宁愿在学校里安安稳稳地当个老师,还不用那么累。

    一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所做的一切很有可能都只是无用功,孙崇文更加郁闷了。

    又是连喝了好几杯。

    酒意正酣,吃了点半冷的菜继续喝酒,小半瓶酒一下就被他喝到见底。

    “不行!妈的老子今天必须知道答案,这样干下去不是办法,操!”

    孙崇文摔下筷子离开包间出了酒店。

    醉醺醺的人哪里知道自己喝没喝醉,上了车就往赵淑涵家里开。

    创业从来就不是他的本来目的,如果创业的最终结果和没有创业是一样的那他绝对不会继续做这种无谓的事情,不管公司将来能不能赚钱,那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方式。

    今天,她必须给自己一个答案。

    ……

    赵淑涵改完不多的作业坐在床上一起看恐怖片。

    紧张地抓着被子,一看到可能要出现的恐怖画面就紧张地闭上眼睛,想要抓一个和她一起看的人缓解一下紧张都没办法。

    许欣洁放学去医院看望妈妈了,晚上在家住,明天再过来。

    吴昊一放学就去看高峰和江儒林了,看完他们还要再去一趟茶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啊”

    赵淑涵吓的尖叫一声拉过被子蒙住了头,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简直就是从戏里到戏外最可怕的传递。

    电话一直响。

    赵淑涵没敢接,直到无人接听自动停止之后她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摸到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爬起来在房间里喷了喷香水,驱散弥漫在房间里的恐怖气息,把屋里所有灯都打开,让光明驱散黑暗,然后把舒缓柔和的音乐打开,驱散可怕的气氛。

    赵淑涵心想,以后再无聊也不一个人看恐怖片了,简直太可怕了。

    电话又响了起来。

    还没缓过神来的赵淑涵又被吓了一跳。

    “谁呀这么讨厌一直打电话。”

    一边鼓囊骂着一边起身去拿手机,一看是孙崇文打来的直接给挂了。

    神经病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

    挂了没十秒,电话又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