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三件案子
    警车送吴昊回学校。

    吴昊查了一下地图,半途就让警察把他放了下来。

    路边拦了一辆的士,打车去找何正雄。

    自从给了何正雄一千万让他自己搞个律师事务所之后吴昊再也没见过他,中间通过几次电话,听他汇报了一下律师事务所的建立情况。

    按照进度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接案子了吧?

    正雄律师事务所。

    宽敞明亮气魄非凡,前台坐着一位甜美的小妹,笑容可掬。

    说明来意后前台小妹直接带着吴昊来到何正雄的办公室外。

    吴昊敲了敲门。

    “进来。”

    吴昊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何正雄一抬头看见进来的人是吴昊紧张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坐坐坐。”

    “别紧张,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不是你的敌人。”

    吴昊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面带微笑。

    “说实话,见到你心里不由自主有点紧张。”

    何正雄呵呵苦笑,在他对面坐下,烧了壶水准备泡茶。

    “或许我们接触的还不够频繁,接触多了你就会发现我这个人其实还是很好相处的。”吴昊笑道。

    “或许吧。”

    何正雄勉强笑了笑。

    “今天特意过来有什么事么?”

    “你的律师团队组建的怎么样了?”

    吴昊顾左右而言他。

    “核心团队已经组建完毕,其他的一些细枝末节正在调整之中,事务所已经对外运营了,初期知名度不大接到的案子不多也不大,我们争取在两年时间内做成圈内数一数二的事务所。”

    一说到工作何正雄的眼神里立即闪烁着精芒。

    吴昊看着他。

    现在的何正雄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和当初那个小男人判若两人。

    “所以你的团队已经可以办案了是么?”吴昊笑问道。

    “可以了!”

    何正雄坚定地点点头。

    “那就准备帮我处理一个案子。”

    “你说,什么案子?”

    “绑架案。”

    “被告是你还是其他人?”

    “我。”

    何正雄愣了一下,起身锁上办公室的门。

    “吴昊,接下来我会询问你一些问题,我希望你如实告知我真实情况,隐瞒不利于我们在法庭上取得胜诉,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何正雄严肃地看着吴昊,恢复到了一个真正律师的身份。

    “你问吧。”吴昊微笑道。

    “绑架案是不是你做的?”何正雄直接问道。

    “是!”

    “那么你向对方进行了财物勒索么?或者你对对方进行了人身伤害么?或者两种情况同时发生了?”

    “都没有。具体情况是我打了他几巴掌,又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然后把他绑起来饿了几天,期间喂他吃了一把维生素b2,告诉他是毒药,然后让他自己填写了一份时间契约,又让他带了两张回去给他爸妈填写,拿到契约之后我就把他给放了。”

    何正雄松了口气。

    “你这种情况就好办了,绑架罪根本不成立,最多也就是非法拘禁,考虑你没有伤害他的事实,量刑非常轻。”

    又问道:“我还需要了解一些细节,这起绑架案是你一个人做的还是和其他人一起做的?”

    “我让另一个人做的,我在这中间就做了上诉的事情。”

    “那就更好办了,现在我要确认一件事,你想不想保住那个人?”

    “必须保住。”吴昊点点头。

    “我明白了。”

    何正雄想了想,道:“你有空么,有空的话可以带我去一趟事发现场,我想看看当时的现场。”

    “我下午还要上课,我把地址发给你,你要去自己去吧。”

    吴昊靠在椅子上,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何律师,我需要提醒你一点,对方是本市企业家的儿子,家里有钱有势,你有把握胜诉么?”

    “这个案子不难,有钱有势在这个案子里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即便对方买通法官也不好用,我可以申请公开庭审,这么明显的案子法官敢错判那他的前途也差不多到此结束了,就算真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可以上诉改判。”何正雄信心满满地说道。

    吴昊笑看着他,见水烧开,自己动手泡了一壶茶。

    倒了两杯,一杯放在他面前一杯自己喝。

    “何律师,还有一件暂时没有发生的案子需要你做好准备。”

    “你说。”

    “一件敲诈勒索的案子。”

    吴昊道:“我拿到的三张契约就是为了敲诈他们家,我要让他们倾家荡产,但是我不会杀了他们,所以我相信他们家一定会想方设法告我,我需要你解决这件事。”

    “没问题!”

    何正雄也不惊讶,似乎这种事发生在吴昊身上再平常不过。

    他道:“你通过时间交易获得对方的钱财警方很难掌握证据,这对我们非常有利,对方没有起诉的条件。”

    “要是能反告他一个诽谤罪就更好了。”吴昊笑道。

    何正雄怔了怔,露出一丝苦笑。

    “只要他没有足够的证据反告他一个诽谤罪也不是不可以。”

    “既然可以那就这么操作吧,你明白舆论对我是有影响的,所以你必须把这个影响给我降低到最小,明白么?”

    “好,我明白。”

    何正雄托了托眼镜,道:“这个事务所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为你解决各种麻烦,这点我从来没有忘记。”

    吴昊笑而不语,举起茶杯。

    何正雄也举起茶杯。

    隔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何律师,再跟你说一件事,可能比较麻烦。”

    “你说。”

    “警方可能怀疑我跟一些案子有联系,我猜他们可能借绑架案的契机暗中调查我的事情,我要你做好准备应对这件事。”

    何正雄皱了皱眉头。

    “这件事我觉的让你家里出面可能刚好,我想你家应该有能力解决这个麻烦吧?”

    “今后这种事可能时常发生,我每次都要让家里出面解决你认为合适么?而且我让你建立这个事务所就是帮我解决麻烦的,如果稍微麻烦点的问题你就解决不了,那我还要你干什么!?”

    吴昊板起了脸。

    何正雄脸色一变,吓得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明白了,我会全力以赴帮你把这个麻烦处理清楚的。”

    “这可能是个长期的麻烦,需要你做好长期周旋的准备。”

    “我知道了。”

    吴昊点点头,神情缓了一点。

    转移话题道:“虽然你必须为我做事,不过我也只是你的客户,我要你做的事情需要多少费用你发给我,我会正常支付给你,跟你的团队好交代点。”

    何正雄没有拒绝,点点头。

    “行了别那么紧张,把你该做的事情做清楚我没必要对你怎么样。”

    吴昊起身。

    “自己整理一下我刚刚说的,我回去上课了,有需要详细了解的事情发微信给我。”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做你该做的事情。”

    吴昊笑了笑,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