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警察找上门
    “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么?”杨智问道,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恢复镇定。

    吴昊想了想,道:“这件事我自己去做会比让你去做轻松很多,交给你做一来自然是为了看看你的能力,二来也是我对你的一种信任,尽管事情会变的麻烦很多,但是我相信你最终能把事情解决掉,不要让我失望。”

    “我会竭尽全力的。”杨智坚定地点点头。

    “另外你每次行动的时候必须带上小幽,放心不是为了监视你,小幽会对你后面要做的事情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她的帮助不可能击溃罗承天夫妇让他们乖乖交出两百亿。”

    “我明白了。”

    “这件事我全权交由你去做,我只在关键时刻给你提供必要帮助,所以该怎么做全靠你自己。”

    杨智点点头。

    心里明白吴昊的用意。

    如果这件事自己能够完美地解决,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如果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制造了很多新的问题,自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自然也就大打折扣,甚至变成可有可无。

    既然是完全跟随,自然是要做最重要的那个人,否则根本没有前途!

    杨智的眼神越发坚定。

    “我到学校了,你自己准备准备吧。”

    吴昊停了下来,不远处就是校门口。

    “那我先走了,有情况我会随时向你汇报的。”

    “走吧。”

    吴昊微微一笑。

    杨智点点头重新走回早餐店,开车离开。

    ……

    七点半,一些好学生已经到校,校门口停了不少的豪车。

    送走了杨智吴昊本想到何正雄那里走一趟,看看时间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来回至少得一个多小时,被赵淑涵抓到自己翘课又要被她抓去一通教育了。

    反正中午放学有时间,中午再去吧。

    吴昊打了个哈欠,回班级睡觉去了。

    这一睡又是一早上。

    第四节课下课,吴昊伸伸懒腰准备去找何正雄,赵淑涵堵在门口拦住了他的去路。

    她板着脸,一副严肃到不能再严肃的表情。

    吴昊第一次见她脸上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以前全科不及格都没见她这么黑脸。

    “啥情况?谈恋爱被人甩了?”

    吴昊半开玩笑地试探道。

    赵淑涵伸手揪住他的耳朵。

    “臭小子你最近到底干什么坏事了?”

    “什么意思?我最近没迟到没早退,每天兢兢业业安分守己,虽然没做好事但是也没做坏事啊。”

    吴昊拍开她的手,一脸黑线,这不莫名其妙么?

    “没做坏事警察找到学校来?”

    警察?

    吴昊顿时知道了怎么回事,心中泛起一丝冷笑。

    “警察来找我不一定是因为我做了坏事啊,也有可能是寻找目击证人什么的,说不定我还能成为帮助警察破案的英勇少年呢,行了别瞪着眼睛了,警察在哪呢,别让人家等急了。”吴昊笑道。

    “你真的没做坏事?”

    赵淑涵狐疑地看着他,这小子的神情倒也看不出做没做坏事。

    “我能做啥坏事,杀人了放火了还是抢劫强奸了?警察叔叔都来了有问题问他们吧。”

    吴昊调侃道。

    “你这臭小子最好没做坏事,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淑涵瞪了他一眼,带着他来到办公室。

    办公室里站着三位便衣警察,两个看起来像刑警,一个看着像民警,两名刑警的脸上看不见一丝表情,倒是民警叔叔看起来和蔼可亲,见到赵淑涵带着吴昊进来立即用微笑表示自己友好的态度。

    “警察同志,这位同学就是吴昊。”

    赵淑涵把吴昊拉到身边。

    “警察叔叔好,听我班主任说你们有事找我?”吴昊道,礼貌地笑了笑。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件案子想请你回局里协助调查一下,你不用紧张,我们会在下午上课之前把你送回来,不会耽误你学习的。”

    民警同志微笑道。

    “那就走吧,免得耽误你们太多时间。”吴昊从容道。

    吴昊的从容让三位警察有一丝丝的惊讶,小小年纪心理素质还不错,看来不好对付。

    “警察同志,到底是什么案子?”

    赵淑涵问道,神情担忧。

    “也不是什么大案,赵老师你放心吧,我们一会就把这位同学送回来。”

    “吴昊你老实点听到没有,警察问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什么。”

    “知道啦知道啦赵老师。”

    “那我们走吧。”

    三位警察带着吴昊离开学校。

    ……

    刑侦支队。

    吴昊独自一人坐在审讯室里玩手机。

    审讯室外,队长林洪鑫双手抱臂看着里面的吴昊,两名刑警站在他身边。

    “这小子就是吴昊?”

    “就是吴昊,林队你打算怎么审他?这小子一路上非常冷静,心理素质可能比一般的罪犯还要强。”

    “查过他的背景没有。”

    “查不到。”

    “查不到是什么意思?”林洪鑫皱起了眉头。

    “公安局的网络里只有他的身份信息,但是根据他的身份信息却查不到其他相关信息,就连他的父母是谁都查不到。”

    “居然还有这种人存在?”

    林洪鑫眉头皱得更深,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系统内部阻断了这个人的信息关联,干刑警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看来这小子有着非常特殊的背景。

    “林队,这小子应该不会是孤儿吧?”另一人问道。

    “孤儿你个头,难不成他是从石头缝里凭空蹦出来的,就算是孤儿也得有父母生他才能成孤儿。”

    林洪鑫骂了一句,板着脸道:“这件事不好硬来,罗家虽然有钱有势但是不代表没有人比他更有钱有势,这件事要查,但是必须讲求方式方法,明白么?”

    “明白。”

    “对了林队还有另外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我们在调查这起绑架案的过程中无意发现这小子貌似和好几起命案有关。”

    “前不久星锐网络的总经理徐世锦车祸死亡,虽然警局调查结果显示他的确是死于车祸,但是在他车祸前接触最频繁的人就是这个吴昊,而且就在徐世锦死亡的当天下午吴昊还和他见过面。”

    “然后是香漳市的一起特殊案件,有两名社会人员死亡,其中一名在死前和吴昊有过频繁的联络,但是再往下查我们发现这个案子设置了调阅权限。”

    “另外还有一起莫名其妙的失踪案,前不久宏途集团的总经理朱炳赋包养的一名情人报案说朱炳赋失踪了,没等我们开始调查朱炳赋的大哥朱炳军撤案了,至于朱炳赋有没有失踪我们也没往下细查,但是可以肯定朱炳赋失踪之前和吴昊也有过几次接触。”

    “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

    林洪鑫盯着审讯室里的吴昊,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