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神秘的亲生母亲
    “爸你别一直看着我,究竟怎么回事你倒是告诉我啊。”

    吴昊被看的有些烦躁。

    “我早就知道你迟早会对这件事起疑,没想到这么快。”

    吴代康身子前倾,问道:“你确定你想知道?”

    “我这大半夜的回来就是想问清楚,我说爸你也别藏着掖着,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的我也照样叫你一声爸。”

    “谁说你不是我亲生的。”

    吴代康白了他一眼,沉默片刻。

    道:“我猜你之所以对自己的身份起疑是现了自己拥有某些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吧?这力量应该是从你亲身母亲那里继承来的。”

    “你继续说。”

    吴昊认真听着,从小到大第一次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产生兴趣。

    “你亲生母亲很漂亮,但是也非常神秘,我跟她的邂逅完全是一场意外,十八年前我陪你爷爷去参加一个会议,因为无聊中途自己离开了,结果遭遇伏击,当时十几个狙击手埋伏在高处,本来我是没有命离开的,但是她出现了,用一种神秘的力量瞬间击溃了那些狙击手。”

    “为了感谢她我请她吃了顿饭,然后相互留了个联系方式,从那以后我们的联系就频繁了起来,渐渐的我跟她有了感情,不久她怀孕有了你,那时候我们还没结婚,知道她怀孕之后我本来打算向她求婚的,结果她说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结婚,我就听她的了。”

    “好不容易等到你出生,我本来打算在产房跟她求婚的,所有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当护士把你从产房抱出来之后,她人不见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现在。”

    “什么意思?她人没出产房?”吴昊呆呆地看着他。

    “对,她连产房都没出人就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也没有留下任何话任何信件,生完你她就像忽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一样忽然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只留下了你。”

    吴昊听的有点懵,这故事有够狗血的,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出生之后确实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哪怕小时候的照片都没有和她的合影。

    “她怎么会忽然消失呢?”吴昊不禁问道,这也太奇怪了。

    他并没有听出自己的亲生母亲是个不负责任的女人,如果真不想要孩子当初怀孕就可以选择打掉,事实上她选择了生下来,只是她的消失实在是有点令人费解。

    刚刚生完孩子,产房都还没有走出来,调养都没有调养就这么消失了,完全不合常理,难道……

    难道她难产死了?

    吴昊心里不禁有这么一个疑问,或许因为她的神秘,她的死亡方式也和普通的人类不一样,死后化作能量消散无形?

    真不是没这种可能。

    “爸,你有没有想过我亲生母亲她可能难产死了,所以才消失了?”吴昊试探问道。

    “不可能。”

    吴代康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当初问过医生,他们都说她的情况非常好,并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的迹象,医生从产房出来到我进去这中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

    “那就奇怪了。”

    吴昊想到了小幽,小幽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如果自己的母亲也拥有这种能力那她瞬间从产房消失就可以解释的通了,问题是她为什么生完自己就走了呢,这不符合一个辛苦怀胎十月把孩子生下来的女人心理啊。

    “爸,她离开之前难道一点征兆都没有么?”

    “有。临盆前一个月她每天都忧心忡忡,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而且频繁地消失,一去就是大半天,她也从来不跟我说去干什么了,我也只当她是产前情绪不佳需要自己出去走走,她消失之后一段时间我才反应过来这两者之间可能有联系。”

    “看来是生了什么事情。”

    吴昊喃喃自语。

    或许她早就想离开了,但是怀有身孕不得不待在家里养胎,等到把他生下来她立马就离开了,应该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只是什么事情一处理就要十七年?或者她这十七年间已经生意外?

    尽管素未谋面,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想到她有可能已经死了,心里依旧很不是滋味。

    “爸,难道她从未跟你提过她要去做什么事情么?”

    “从未提过,我问她她也只是笑笑不跟我说。”

    吴昊不再继续追问。

    以老爸的聪明如果真的有一丝线索他一定能查出实情的真相,可是他也一头雾水,说明这件事真的非常神秘。

    十七年前……

    以前一直没觉得这个数字有什么问题,现在想想这十七年前似乎真的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十七年前自己神秘的亲生母亲生下自己就消失了。

    十七年前幽冥女神忽然攻击时间女神。

    这两件事的时间点恰好重合,难道真的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巧合?

    吴昊从来不太相信这世间有什么巧合,几乎所有的巧合都是因为某种看得见看不见的因果关系导致的,就像因为时间交易命丧黄泉的人,看似离奇的死亡实际上是因为时间殆尽。

    十七年前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昊,你母亲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女人,而且我知道她用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很显然你已经从她身上继承了某些力量。”

    吴代康打断了他的思绪。

    “这些力量可以帮助你免受一些伤害,同时一定会给你带来更高层面的危险,这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站在我这个当爹的角度来说我最大的希望是你能平平安安,但是路还得你自己走,有些事躲不掉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强,明白么?”

    “明白了老爸。”

    吴昊郑重地点点头,第一次认为他的话自己有必要认真听进去。

    “晚上在家睡还是要回去?”

    吴代康欣慰地笑了笑。

    “我还有点事,得抓紧时间回去。”

    吴昊刚要站起来离开,又坐了下来。

    “爸,你跟她毕竟恋爱一场,难道从来不知道她的身份么?”

    “我也一直很好奇她的身份,也问过她很多遍,但是她都未曾明确地给过我答案,不然我又怎么会说她是个神秘的女人呢。”

    “她还真是个神秘的女人。”

    吴昊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自己的身份算是弄清楚了,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问题。

    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是谁?她又有什么样的身份?她为什么会忽然离开?十七年前又到底生了什么事?

    不明白!

    真的弄不明白!

    “车我已经让人开走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靠,我能开回来还能开不回去啊,至于么你。”

    吴昊大翻白眼。

    “规矩就是规矩,等你考了驾照想怎么开都可以,现在不能开就是不能开,别学高峰和江儒林那两小子。”

    “得,你老大你说了算。”

    吴昊耸耸肩下楼,让司机送到路边,自己打的回了一趟茶馆,带上小幽一起去了夜火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