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猫捉老鼠的游戏
    傍晚。

    茶馆附近的一家甜品店。

    朱炳赋局促不安的看着面前毫无伤的吴昊。

    行动失败的消息他已经从张龙强那边得知,万万没想到十个人居然搞不定他一个人,不仅是没有搞定,看起来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想要控制他的计划落空了。

    他现在很担心。

    担心自己试图控制他的计划已经被他得知,那他可就危险了。

    但他不敢肯定,这才应约过来,不来反而显得自己心里有鬼。

    还有5ooo万在吴昊手上,如果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拿回这些钱应该不成问题,5ooo万也值得自己试一试。

    “吴昊,你的事情做完了吗?”朱炳赋故作镇定的问道。

    吴昊靠在椅子上笑而不语,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朱炳赋身上。

    “吴昊你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

    “朱董事长这么急干什么,你交代的事情有没有完成你不是最清楚么,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吴昊微笑道,始终注视着他。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看你的意思应该是完成了,所以另外一笔钱你打算什么时候汇给我?”

    “5ooo万而已,什么时候汇给你都无所谓,今天找朱董事长出来主要是有另一件事想和你聊聊。”

    朱炳赋心里咯噔一下,手心不由冒出了冷汗。

    “什么事你说。”朱炳赋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朱董事长对我这个能力有什么想法?”

    “这……”

    朱炳赋心跳加快,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能力简直逆天。每个人都拥有时间,一张契约能把时间直接变成钱,你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甚至可以把全世界的钱统统装入自己的口袋,这种事多少人梦寐以求。”

    “所以朱董事长你也是梦寐以求咯?”吴昊笑问道。

    “说不想那也真的有点假。”朱炳赋心虚的笑了笑。

    “我就喜欢朱董事长这么坦诚而又富有行动力的人。”

    “呵呵。”

    朱炳赋心虚又惊恐地在大脑中猜测吴昊这话的意思。

    说自己坦诚也就罢了,富有行动力是什么意思?是暗示他已经知道自己试图控制他的计划了么?

    如果他已经知道昨天的事情是自己,雇人干的,那他现在对自己这个态度又是什么意思?

    “绝大多数人在追寻梦想的路上都以失败告终,梦想越大失败后的代价也就越大,更有些梦想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会取得成功,朱董事长你说呢?”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朱炳叔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珠,起身道:“公司有些事急需我回去处理,我先走一步,有空联系。”

    “朱董事长慢走。”

    吴昊微笑。

    朱炳赋转身就走,一滴虚汗低落在地板上。

    他已经非常肯定,吴昊已经知道了自己试图控制他的事情,尽管不知道他今天找自己说这番话是什么意图,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绝对不能轻视了这小子,该躲还是先躲为妙。

    ……

    吴昊目送朱炳赋远去,脸上一直带着迷一般的笑容,冷酷而又带着捉弄的意味。

    所有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在最终的下场降临之前,恐惧是惩罚这些人最好的手段。

    捉弄么?

    当然!

    这就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吴昊可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对于某些人,非人道毁灭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逃吧,使命地逃吧,看你这只老鼠能逃到哪去!

    吴昊邪邪一笑,起身离开。

    自己这样是不是太坏了?

    是有点。

    不过做好人给谁看呢?既然善良反而让自己陷入危险,那就用简单粗暴的方式保护自己,甚至将来可以用这种方式告诫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交易就老老实实的交易,妄想的最终下场就是非人道毁灭。

    吴昊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打算。

    想要建立起自己的交易圈子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如果没有足够的震慑力,朱炳赋这样的事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生,而且随着交易圈的不断升级,危险还会越来越严重,自己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应付这种破事。

    任何怀有非分之想的交易者必将毁灭。

    只有足够的威慑力才能让所有人老老实实地做交易,而不是交易完反咬自己一口。

    没错,威慑势在必行!

    吴昊这会儿反倒有点感谢朱炳赋,是他的愚蠢提醒了自己应该将安全措施做的更到位,茶馆还没开张,但是未来要做的事情一点点明了了起来。

    当然,感谢归感谢,该下的手绝对不会留情。

    吴昊冷冷一笑,收拾收拾心情回家找小幽吃饭。

    ……

    朱炳赋驱车回家。

    一路上他的心情都非常糟糕,脑袋里一片混乱。

    他之所以敢动吴昊是觉得十个人一定能他,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现在,最坏的情况摆在了他面前。

    自己差点把他废了,他不可能选择不痛不痒地警告自己两句,他在店里说的那些话更像是猫捉老鼠的挑逗,又好像欲擒故纵的自信。

    他的态度难以琢磨,但是事情已经败露自己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吴昊极有可能杀了自己。

    但是直接动手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最优选项,他是一个时间商人,买光自己的时间让自己陷入死亡再好不过。

    只要他想要自己的时间自己就还有机会!!!

    就算落入他的手上,只要自己不填契约他就无法用时间交易的手段杀死自己。

    先逃!

    万一落入他的手中决不妥协!

    两条规划渐渐清晰起来,朱炳赋驱散了脑中的混乱,眼神坚定同时也更加着急想要进行第一步。

    回家收拾收拾重要的东西马上跑,这时候已经管不了宏途了,等自己有命回来再说吧。

    泰禾红树林别墅区。

    朱炳赋开门进去。

    客厅里坐着一位熟客。

    他怔了零点零一秒,转身就跑。

    大门边两个强壮的男人抓住他后领直接把他扯起来丢了进去。

    “朱董事长别来无恙,我又不是来跟你讨那五百万的,何必见了我就跑!?”

    张龙强靠在沙上,笑看着地上狼狈的朱炳赋。

    “吴昊叫你来的?”

    朱炳赋目光闪烁,惶恐而绝望。

    落入他们手上,自己就是第二个张宇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