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这就是下场
    吴昊回到家。

    小幽一如往常坐在沙上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视。

    自从上次被吴昊凶了一顿,这妮子现在变乖了不少,茶几上干干净净,地板上干干净净,所有吃完的东西都丢在垃圾桶。

    吴昊在她边上坐下,靠着沙静静的看着她。

    “干嘛?”

    小幽被他看得毛,每次被他这样盯着就感觉自己似乎又有哪里做错了。

    可是也没有啊,该丢的垃圾不都丢在垃圾桶里了,房间里也不乱啊。

    “我说小幽,你每天吃这么多东西下去怎么没见你变胖?”

    “你才变胖!”

    小幽白了他一眼,拿着零食继续吃。

    “说正经的,这两天有件事要你帮忙。”

    “嗯你说。”

    “我要解决两个人,需要你跟在我身边告诉我他们的寿命情况。”

    “没问题,这种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嘛,还这么客气。”

    小幽道:“我最近一直没怎么帮上你,反倒是你每天都给我那些医院的重病资料,我现在每天随便出去一趟就能收好几个新鲜的亡魂,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都还没好好感谢你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直接跟我说就好了。”

    “呦呦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知书达礼了?”吴昊调侃道。

    小幽红了红脸,不好意思道:“我们之前说好了是合作的,可是我每天在你家蹭吃蹭喝根本没帮上你,你有需要我当然不会推脱喽。”

    “算我没白收留你。”

    吴昊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钱给她,“给你的钱别老拿去买这些零食,多买点水果回来不比这个好。”

    “嘻嘻,下次注意。”

    小幽做了个ok的手势,笑嘻嘻的把钱收了起来,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这些天要不是吴昊经常给她经济支援,她就只能站在阳台张嘴喝西北风了,哪有现在这么逍遥的小日子。

    吴昊笑了笑,进屋洗澡去了。

    ……

    凌晨一点。

    吴昊睡的正香,一个电话把他吵醒了。

    “喂。”

    “吴昊你有空么?我已经把张宇恒搞定了,就等你过来了。”那头传来了朱炳赋的声音。

    “你有病吧?凌晨一点不睡觉搞这些幺蛾子,明天再说!”

    吴昊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没一分钟电话又进来了。

    吴昊懒的理他,挂了继续睡,结果朱炳赋没完没了一直打。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吴昊接起电话直接骂了过去,妈的智障,办事也不看看时间,你不睡觉人家还要睡觉呢。

    “我这不是担心夜长梦多么,早点解决这事你跟我都可以早点安心。”朱炳赋呵呵笑道。

    笑你妈个逼!

    吴昊心里骂了一声,最他妈讨厌别人大半夜打扰自己睡觉。

    可是被他这么一骚扰,浓浓的睡意也没了,干脆坐了起来。

    “你人在哪?”吴昊问道。

    “十里江湾,你过去我叫人在路口等你。”

    吴昊挂了电话,叫上小幽一起前往十里江湾。

    ……

    十里江湾是个在建小区,白天的工地热火朝天,到了晚上连个鬼影都看不见,建了一半的楼房倒是做坏事的绝佳地方。

    的士停在路口,吴昊拉着迷迷糊糊的小幽下车。

    不远处停着一辆桑塔纳,打着双闪。

    应该是朱炳赋安排的人,吴昊走了过去。

    对方关了双闪从车上下来。

    四十来岁,身形健壮,剃着一个大光头,尽管天很黑,车灯的光亮还是让他脖子上一道又粗又长的刀疤显得格外明显。

    吴昊不觉皱了皱眉头。

    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张宇恒叫几个混混就可以了,朱炳赋居然叫了这么一个凶神恶煞。

    这家伙看起来可一点不像混混,更像老练的打手,甚至有那么一点像杀手。

    杀鸡焉用牛刀,朱炳赋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朱老板叫你来的?”吴昊走到他面前问道。

    “嗯,你就是吴昊?”

    吴昊点点头。

    “她呢?”

    “我的助理。”

    光头迟疑了一下,撇撇头示意吴昊两人上车。

    车子转个头进入十里江湾的工地。

    十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这地方大概是十里江湾的中心区域,前后左右距离马路都很远,压根不用担心有人现这里有异常。

    吴昊拉着小幽下车。

    四周黑漆漆一片,右手边一栋大楼的二层亮着灯,这栋楼刚建好承重结构,外墙还没有砌好,逆着灯光可以看到两个人站在外面朝这边张望。

    “这边请。”

    光头做了个手势,在前面带路。

    吴昊跟着他来到二楼。

    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张宇恒。

    张宇恒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浑身衣服被扒了个精光,浑身上下看不到一寸好肉,不是淤青就是刀子划开的伤口,头也被火烧的不成样子,头皮还被硬生生扯下两片丢在一旁。

    这小子被虐的不轻。

    吴昊将视线移开,屋内还有两个中年人,非常壮非常结实,一脸横肉不苟言笑,看起来和光头一样属于专业级人物。

    还有站在外面的两个人,看那站立的身姿就知道不简单。

    对付一个张宇恒真的需要这些人么?

    吴昊心里的疑惑越严重。

    “朱炳赋呢?”

    吴昊问道,并没有看到朱炳赋在这里。

    “朱老板人不在这里,他说你做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明天他会去找你。”光头道。

    “他的心还真大。”

    吴昊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耸耸肩。

    走到张宇恒面前。

    “张宇恒,当初我就提醒过你,可惜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现在这个下场你想到了么?其实你拿着朱炳赋那5ooo万远走高飞或许不至于这样,5ooo万也能过的挺潇洒,可惜你无知又太贪婪。”

    吴昊蹲下。

    “没有人喜欢被威胁,你威胁朱炳赋也就罢了,但是威胁到我头上来是你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一张契约落在张宇恒面前,一支笔压在契约上。

    “买入一年,价格95,账号填你存钱的那张卡。”

    “我……我不想死……”

    张宇恒抓着吴昊的脚哀求。

    “不想死就照做!”

    光头一声怒吼,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痛的张宇恒爬过去抓起笔就写,如果5ooo万能换回自己一条小命,那钱他可以不要,只要活着就好。

    吴昊从地上捡起契约,歪歪扭扭的字勉强能够看清。

    签上自己的名字。

    交易失败!

    “你这张卡上钱不够,你是不是把钱转走了?”吴昊皱眉问道。

    “我……我转了一部分……”

    张宇恒哆哆嗦嗦。

    “转了多少?”

    “几……几十万。”

    “过五十万没有?”

    “没……没有。”

    吴昊抹去契约上的字迹,重新将契约丢在他面前。

    “价格填94。”

    张宇恒照做,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自己多说一个字又被狂打一顿。

    吴昊捡起契约重新签上名字。

    “恭喜主人,账户余额增加万。”

    吴昊点点头,又重新拿出一张契约。

    他看了看小幽。

    “27年128天15小时49分钟。”小幽走到吴昊身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

    吴昊重新蹲下,将契约放在他面前。

    “卖出27年128天15小时4o分钟,价格填1,账号填朱炳赋交给你的那张纸条上的卡号,不记得的话照抄一遍。”

    吴昊掏出手机放在他面前,点开朱炳赋给自己的短信,上面有他过来的卡号。

    “买卖的时间究竟是什么意思?”

    张宇恒趴在地上看着吴昊,对这个如此精确的时间感到一丝自内心的恐惧,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时间交易中买卖的时间究竟意味着什么,这种未知让他联想到了黑暗,联想到了死亡。

    “填完你就知道了。”

    吴昊嘴角一撇,神秘莫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