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疑窦丛生
    张宇恒出了办公室心里郁闷加懊恼。

    自己刚刚说的什么屁话,为公司服务这种鬼话太虚了,又不是进去面试的说这些干什么啊,或许董事长想听的是更直接的话!?

    对没错,董事长现在要处理的事情肯定非常多,哪有功夫听自己拐弯抹角。

    张宇恒脑子一热,又折了回去。

    他满脑袋想的都是一会进去怎么说,以至于到了门前忘记敲门直接推了进去。

    “董事长,我可以和他们一样签署一份三十年的劳动合同。”

    “出去!!!”

    正在查账的朱炳赋被他吓了一大跳,直接怒吼了出来,用手臂压住桌上的银行卡和身份证。

    张宇恒被吼懵了。

    看着董事长那愤怒的脸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这种时候居然没有敲门直接闯进办公室,这下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可是……

    董事长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自己就是不小心闯进了办公室怎么会生气成这样!?

    他手上好像压着银行卡和身份证?

    好像是他们二十八个人的银行卡和身份证。

    董事长不是说身份证交上去让财务帮他们统一办理一张新的银行卡,以后工资都在新卡上么?这些卡不应该在财务手上么,怎么会在董事长手上?

    “我叫你出去!!!!”

    朱炳赋见他愣在门口不动,更加愤怒地吼了一声。

    “对不起董事长!对不起对不起!”

    张宇恒一个激灵连连鞠躬道歉,退出了办公室。

    这下他可不敢继续敲门了,进去也只会找骂,绝对讨不到好果子。

    但是他也没有马上离开。

    懊恼的同时疑窦丛生。

    中午他们之所以拿着一张写着银行卡号的纸条去找吴昊签约,董事长给的理由是财务正在登记新办的银行卡,要过几天才能给大家。

    可是银行卡明明就在董事长自己手上,为什么要骗大家说还在财务手上登记?

    貌似董事长不想把他们新办的银行卡交给大家。

    这是为什么?

    刚刚看他的样子明显有点紧张,生怕被人看到他在干什么似的,那就说明他一定拿着大家的银行卡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会是什么呢?

    张宇恒隐约觉的和董事长拉的这比投资有关系。

    难道董事长利用他们的身份证办理银行卡然后用来洗钱???

    这个想法出现在他脑子里之后一不可收拾。

    紧张又惊恐。

    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张宇恒的眼神里又流露出了一种带着强烈的奸诈意味的兴奋。

    机会,

    永远留给懂得抓住它的人。

    吴昊说的那句话一点也没错,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自己没能签约成功或许是因为老天爷给自己准备了一个更大的惊喜!

    他屏住呼吸,压抑住自己剧烈的心跳,想要悄悄将门推开一条缝偷看里面的情况。

    咔哒。

    他的手刚碰到门,里面传来锁门的声音。

    张宇恒心里咯噔一下,轻轻推了推门,推不动。

    本想悄悄看看董事长究竟在里面做什么,这下看不到了。

    张宇恒不甘心,始终守在外面等待机会。

    ……

    半个小时后,朱炳赋从办公室里出来。

    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其实非常好。

    27个万,没有任何损失就得到了四个多亿,这下子宏途可以开始它起死回生的第一步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公司就会重新走上正轨。

    躲在角落的张宇恒看到朱炳赋向厕所的方向走去,悄无声息地溜进了他的办公室。

    一拉抽屉,两沓银行卡一沓身份证,就和自己猜测的一样,都是为他们这二十八个人办的。

    但是为什么要给每个人办两张?洗钱的数额非常巨大?

    张宇恒看看时间,董事长去厕所一个来回至少要三分钟,还有点时间。

    拿起一张银行卡登录网银,一般公司统一办理的银行卡初始密码都是身份证后六位数,刚好大家的身份证都在这里。

    万!

    这……

    这不是公司新办的银行卡么?小林的账户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

    张宇恒眼睛瞪的老大,账户上一长串的数字看的他眼花缭乱,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他找到小林的另一张卡,利用同样的密码登录,账户里一分钱都没有。

    奇怪,为什么一张有一张没有?

    张宇恒紧张地看了看时间,输入一个新的卡号和密码。

    万!

    一模一样的数字。

    拿起同一个人名下的另一张银行卡,也和之前一样,一分钱都没有。

    再试一试。

    第三个人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看着抽屉里的银行卡,心里已经肯定这两沓银行卡其中一沓全部都有钱,而且每一张上面应该都是万的资金,而另一沓则全部都是没钱的新卡。

    张宇恒找到自己的银行卡,登录网银。

    余额o。

    两张都一样。

    就连洗钱都看不上自己名下的账户么!?

    一种愤怒夹杂着怨念从他心头涌上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拿上所有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溜出去从公司逃走,但也只是瞬间,真把这些卡偷走董事长一回来就会冻结所有的卡,自己不仅拿不到钱还有可能被警方批捕,随便一个借口就能让自己坐在大牢里十年八年。

    愚蠢的念头一闪而过,他看看时间急急忙忙关了网页,将银行卡和身份证原位放好,迅逃离办公室。

    张宇恒装作没事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

    脑子却无法平静。

    看样子董事长真的在利用他们的银行卡进行洗钱活动。

    假借他们的身份证暗中办理两张银行卡,一张用来洗钱,另一张则给大家当做正常的工资卡使用,如果不是自己无意间撞见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老天偏偏让自己撞见,

    这不摆明了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么?

    张宇恒波涛汹涌的内心越无法平静,他看到了一条通向人生巅峰的捷径,一条直通天际的坦坦大道。

    对未来所有的憧憬都仿佛现实一般在眼前闪现。

    这种强烈的亢奋在大脑中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渐渐冷静下来。

    越冷静,心里冒出越多的疑问。

    如果是洗钱,董事长是不是做了太多没必要的步骤?

    有了他们的银行卡为什么还要特意去找那个吴昊?签署三十年的劳动合同又跟洗钱有什么关系呢?

    为了掩人耳目?

    那就更没必要了,与其掩人耳目还不如私下进行神不知鬼不觉。

    常识告诉他,人的所有行为都是有其目的的。

    去找吴昊签劳动合同应该不是无意义的举动。

    这个举动又意味着什么呢?

    其实不是洗钱而是人口贩卖?要是这个目的也就不会把他拒之门外了。

    确保获得他们三十年的劳动力?

    这好像和洗钱更加不搭杆,而且吴昊要他们签的合同奇里奇怪的,怎么看都看不出那是一张劳动合同。

    合同?

    张宇恒皱了皱眉头。

    他们签的合同并没有表明是劳动合同,看起来更像是一张简单的买卖契约,那张契约简单到连买卖的物件是什么都没写,只有一条不知所谓的卖出3o年时间而已。

    卖出,3o年时间?

    难道那张契约所指向的买卖物是他们的时间?

    卖出3o年,每分钟一块钱。

    这不就是典型的交易契约么,就和五斤苹果,每斤五块钱没有本质区别。

    张宇恒惊讶,难以置信,甚至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