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张宇恒
    现场除了吴昊和朱炳赋一共二十八个年轻人。

    人手一张交易契约。

    当他们那坚定的目光看到手上的契约时一个个都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讶异。

    不是说好了签署劳动合同的么?这就是朱董事长所说的长期劳动合同?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够具有法律效力的正式合同啊。

    “你们放心签吧,这只是一个形式,为了公司也为了你们自己。”

    朱炳赋微笑地提醒他们,一副深藏不露的表情。

    五天时间经过层层筛选,真正愿意留下来签署这份长期劳动合同的人又有几个愿意临阵退缩呢。

    听到董事长的鼓励,有人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对照着上面的银行账号抄写上去,开始签署契约。

    一个人开始签署,其他人也有了更多的勇气,纷纷掏出口袋里的纸条照抄上面的银行卡号,签署契约。

    吴昊看的直皱眉头。

    不由多看了朱炳赋一眼,朱炳赋不愿意和吴昊有过多的眼神交流,专注地看着他们签署契约。

    很快,二十八个人的契约全部填好了。

    朱炳赋主动将契约全部收好交给吴昊。

    “该你了。”

    朱炳赋有意无意补了一句,“我们已经签了合同,这样就可以拿到钱了吧?”

    吴昊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坐了下来。

    每张契约的卖出时间都是3o年,一共二十八张,合起来足足84o年,如果全部都能签署成功的话。

    提起笔,一张一张签上自己的名字。

    成功!成功!成功!成功……

    连续签署十七张莉雅都提示交易成功,到了第十八张时,出现了一张交易失败。

    张宇恒?

    吴昊扫视人群,可惜并不认识这是谁。

    将交易失败的契约抽出放在一边。

    张宇恒看到自己的合同被抽出来放在一边心里咯噔了一下,焦虑地张望左右,似乎想要寻求同事的帮助,可惜这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吴昊身上,生怕自己的合同也被放在一边。

    吴昊继续签署契约。

    接下来的契约全部成功。

    “恭喜主人,时间余量总共增加81o年,不过账户余额一下减少了四亿多哦。”

    吴昊微微一笑,起身和朱炳赋握了个手。

    “朱董事长,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那我那笔钱……”

    “放心,少不了你。”

    “那就好。”

    朱炳赋稍微放心一点,收回手道:“我改天再来拜访,今天人这么多也不方便,我先带大家回公司了。”留在这里越久越容易出麻烦,有疑问明天单独来找他。

    “请。”

    吴昊伸手恭送。

    “请问我的合同……”

    张宇恒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不明白自己的合同被单独放在一边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自己升职加薪的梦想泡汤了?

    “很遗憾。”

    吴昊也不多说什么。

    朱炳赋道:“先回公司再说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吴昊我们先走了。”朱炳赋拉着他就走。

    “慢走。”

    吴昊把他们送到楼梯口,自己留在二楼。

    整个签约的气氛异常诡异,吴昊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朱炳赋耍了诡计欺骗了这群年轻人。

    而让气氛诡异的原因在于自己默默地配合了朱炳赋的欺骗行为。

    自私么?

    毫无疑问!

    但是一笔交易下来增加81o年寿命,这样的买卖不是任何时候都有的。

    顺个水推个舟而已。

    吴昊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收起自己那可笑的怜悯,沉默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

    81o年,要是有十笔这样的生意莉雅也就可以从自己体内出来了。

    还是让她早点出来吧,否则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

    吴昊很清楚,这能力迟早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

    茶馆外。

    二十八个人回到旅游巴士上。

    张宇恒坐在位置上闷闷不乐。

    每人二十万的奖金自己估计是拿不到了,底薪两万的待遇肯定也泡汤了,至于岗位提升那就更别想了。

    要是像他们一样能够顺利签下那份三十年的劳动合同,这个月就可以去把那套和女朋友一起看好的房子买下来,加上二十万的奖金付刚好够,两万的底薪还个房贷生活压力也不会太大,年底还能有钱把婚事也定下来。

    忽然之间出现的希望又忽然之间破灭了,这种郁闷的感觉远比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希望要来的强烈。

    他看了看车上其他同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是他们这种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年轻人感受到人生希望特有的笑容。

    虽然三十年的劳动合同长的有些不合理,但是这个合同带给他们的回报是丰厚的,奖金拿到手至少有三个同事今年会买房,本来自己也是其中一个。

    张宇恒越想越郁闷,越想越不公平。

    凭什么他们都可以签合同唯独自己被拒之门外?好歹给自己一个死心的理由吧!?

    “我肚子痛,我到里面借个厕所。”

    张宇恒捂着肚子跑下车。

    ……

    吴昊刚要下楼,张宇恒急匆匆地跑了上来。

    “有事么?”吴昊问道,看到是他心里隐约也猜到了他来干什么。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我的合同不能签?”张宇恒开门见山道。

    吴昊看着他没说话。

    他可以肯定朱炳赋欺骗了他们,但是看他如此急切地想要签署这份卖命的契约,吴昊也经不住好奇想知道他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欺骗他们的。

    “你为什么这么想签这份合约?”

    “这对我非常重要。”

    “重要在哪里,愿意具体说说么?”

    张宇恒犹豫了一下。

    道:“签了这份合约我就能拿到二十万的奖金,三十年内还有每月两万的底薪,这对你来说或许不足一提,可是这样的待遇足以改变我现在的生活,所以我求求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朱炳赋找来的是这些年轻人而不是他的得力部下,那些人没有那么急切的需要改变生活现状,也不容易对这些简单的诱惑动心。

    吴昊可以给他这个机会么?

    当然可以,3o年交易失败换成2o年或许就交易成功了。

    可是看着他焦急的眼神,吴昊忽然间动了恻隐之心。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回去吧。”

    吴昊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