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上门金主
    吴昊跟着她来到了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秘书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朱炳赋坐在椅子上看着吴昊。

    他搞不懂吴昊来找自己干什么,但是他隐约觉得吴昊这个人不简单。

    之前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医院见了自己大哥朱炳军,现在又不请自来找到他,这小子肯定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供应商那么简单。

    “朱董事长愁眉不展好像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吴昊微微一笑,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你一个小小的供应商态度倒是很嚣张啊?”

    朱炳赋靠在椅子上看着他。

    “我的身份可以随我要做的事情随口乱掰,之前见你大哥时我是你们宏途的小小供应商,现在我可以是你们宏途集团的级金主。”吴昊调侃道。

    朱炳赋直接被他这句话说愣了。

    “你不怕我直接把你轰出去么?”朱炳赋苦笑。

    “我说了我现在是你们宏途集团的级金主,你哪有把我轰出去的道理?”

    朱炳赋又愣了。

    他这话是认真的?

    朱炳赋打量了吴昊一会,冷静了下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金主找上门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来给你送钱的。”

    吴昊道:“你现在的处境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我可以给你足够钱盘活宏途。”

    “你怎么知道宏途的情况?”

    朱炳赋狐疑地看着吴昊,越想越不对劲。

    宏途集团的事情大哥绝对不至于四处宣扬,那么这小子是怎么知道宏途现在的情况的?

    如果他真知道,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他本身就是大哥的人。

    现在,大哥派他来布置一个新的局让自己往里面钻!

    朱炳赋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途径了解宏途的,宏途现在的情况很好并不急需用钱,就算我们真的需要用钱也可以去找银行,而不需要从你这里借钱。”

    “跟银行借钱?朱董事长真以为银行跟你们的关系很好么,没有耀眼的业绩银行翻脸比翻书还快,如果朱董事长真的能从银行借到钱也就不至于下班时间坐在办公室愁了。”

    吴昊直言道:“我知道朱董事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提防着我,我跟你大哥朱炳军一点关系都没有,前两次之所以去医院看他只是为了和他完成一笔交易罢了,我刚刚也说了,我的供货商身份不过是随口乱掰的而已。”

    “交易?”

    朱炳赋警惕但又充满兴趣地看着吴昊。

    大哥需要跟这个年轻人做什么交易?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觉得朱炳军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你取消了在手术台上杀死他的计划?”

    “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朱炳赋吓了一大跳,脸色都变了。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朱炳赋深深地看着吴昊,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吴昊笑了笑。

    “事实上并不是因为你取消了杀他的计划他才免于一死,而是因为我延长了他的寿命,将他的死期向后顺延了2o年。”

    又道:“我知道你现在听的莫名其妙,不过没关系,我想跟你说的是你大哥花钱从我这里买了2o年的寿命,而你也可以卖掉自己的寿命从我这里获得一笔不菲的金钱。”

    朱炳赋还是没说话。

    如果吴昊说的是真的,那他终于知道大哥为什么要用交易的方式把股权转给自己了,原来是为了有钱从吴昊这里购买时间。

    “朱董事长,宏途现在的情况你肯定比我清楚,你可以骗我但是骗不了你自己,我的提议你认真考虑一下,需要我帮忙就到时之间茶馆来找我。”吴昊说完起身,作势离开。

    “等一下!”

    朱炳赋叫住了吴昊,“你究竟知道多少事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吴昊微微一笑。

    “清楚多少?”

    “一清二楚。”

    “宏途现在的情况如何?”朱炳赋试探道。

    “一个烂壳。你跟你嫂子偷情甚至想杀他导致你大哥暗中转移宏途的优质资产,留下一个烂壳再让你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借此报复你对他的背叛。”

    吴昊道:“这也是我觉的你需要我的帮助的原因。你大哥布置了两年的局不是你想破就能破的,以宏途现在的资产状况没有一家银行会把钱贷给你们,现在我是你打破这个局的唯一办法。”

    顿了顿又道:“你可以怀疑我的用意,而我只想跟你说我是一个中立的商人,哪边能赚到钱我就出现在哪边,你大哥和我的交易已经完成,现在和你合作能够让你我各取所需,所以我来了。”

    朱炳赋盯着吴昊。

    很显然,吴昊真的知道很多事情,不管是大哥的计划还是自己的计划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真的不是大哥派过来弄自己的么?

    “我怎么相信你不是我大哥的人?”

    “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释自己的身份,你爱信就信不信拉倒,答案我已经给你了,想不想让宏途起死回生看你自己。”

    吴昊起身离开。

    现在,

    自己绝不求着别人相信自己说的话!

    信就信,不信爱死死去!

    “等一下,我想听你解释一下你说的交易。”朱炳赋站了起来。

    “一分钟一块钱,看你愿意卖多少年了。”

    吴昊回过头提醒道:“以宏途现在的资金缺口你一个人的时间是绝对不够的,如果你真想救宏途,我建议你多找一些愿意为你卖命的人。”

    “任何人的时间都可以拿来交易?”

    “只要人活着就拥有时间,拥有时间就能交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交易的钱都是直接进入交易人的账户里,你要找最好是找真正对你忠心的人。”

    “我大哥从你这里购买时间活了下来,我把时间卖给你是不是就会死?”

    “那要看你卖多少了。”

    吴昊耸耸肩,“朱董事长可以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到时之间茶馆来找我,随时恭候大驾。”

    “等一下,能告诉我具体的交易细节么?”

    “你看了就明白了。”

    吴昊一挥手,一张交易契约出现在了朱炳赋的面前。

    “名字,名下的账户,还有本人签字,价格都是一块钱一分钟,至于要卖多长时间你自己考虑。”

    说罢外套往肩上一甩,吹着口哨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