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兄弟之争
    高额坏账。

    高比率不良资产。

    严重财务赤字。

    惊人资产负债率。

    这……

    这是属于宏途集团的报表?

    这不应该是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才会出现的垃圾报表么?

    第一天当上董事长的兴奋劲瞬间被一股从心底里冒出来的不安取代。

    他慌忙重头翻看报表。

    一下看不出坏账和赤字是真是假,但是报表上所有的不良资产的的确确都隶属于宏途集团名下。

    他真的有些慌了。

    知道原因的慌还有底,可怕的是他慌的一点底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朱炳赋拨电话想叫秘书把宏途集团这两年的财报年报项目企划全部拿过来。

    秘书居然外出不在!

    打她私人电话居然直接挂断!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朱炳赋骂了一声,自己去调取档案。

    看的越多他的心越乱,看的越详细他的心越冰凉。

    从两年前开始,宏途的现金流开始出现异常。

    从两年前开始,宏途的优质资产开始被缓慢地剥离并转移。

    从两年前开始,宏途的优质项目逐渐以外包的方式转给了其他公司,宏途从中得到的利益低的令人难以理解。

    所有的问题都出现在两年前。

    两年前宏途集团到底生了什么?

    为什么大哥或公或私都不曾跟自己提起过集团出现的异常表现?为什么自己从来不知道宏途生过这些事情?

    难道……

    朱炳赋忽然瞪大了眼睛,眼神惊恐。

    两年前,他刚跟陈美娟搞在一起。

    不久之后,他现在的秘书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这一切是巧合么!?

    如果巧合太过巧合,那么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

    朱炳赋回到董事长办公室,两盏茶的时间才渐渐冷静下来。

    如果没猜错,

    自己成为宏途集团最大股东并且出任董事长一职完完全全都是自己亲爱的大哥一手策划的局。

    这个局,在两年前他知道自己跟陈美娟搞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设计了。

    更准确地说或许应该是他知道了自己跟陈美娟搞在一起是为了夺取宏途集团的时候才开始这个计划的。

    逐渐转移公司资产,留下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宏途集团交给自己,公司所有负债全部压在了他自己身上。

    这个局,好深啊。

    朱炳赋靠在椅子上满脸绝望的苦笑。

    本以为大哥这么帮着自己是真想把宏途集团交给自己,呵呵,没想到是这么个交法,可笑自己还跟条狗似的在他面前讨巧卖乖,可笑啊。

    手机传来一条信息。

    朱炳赋拿起一看,是秘书来的。

    “董事长希望朱总能去一趟医院。”

    朱总?

    这是摊牌的节奏么!?

    朱炳赋笑了,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自己刚刚的猜测一点没错,这女人之所以成为自己的秘书也是他一手安排的结果,目的就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大哥,你真是我亲哥啊。”

    朱炳赋站起来一脚踢开椅子,怒极反笑让他看起来狰狞而可怕。

    “我倒是想听听你要跟我说什么。”

    朱炳赋开车离开宏途集团,前往市二医院。

    ……

    市二医院。

    朱炳赋径直来到病房,一个中年护工正在收拾病房,住在里面的人已经离开。

    “人呢?”

    朱炳赋傻眼了,更有一种被戏耍的愤怒。

    “病人早上刚刚转院了。”

    “转到哪家医院了?”

    “这个我不知道。”

    护工仔细看了看他,问道:“你是朱炳赋先生么?”

    “是我。”

    朱炳赋冷冷地回了一句。

    “病人临走前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护工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到他手上,默默离开了病房。

    朱炳赋打开信封。

    炳赋:

    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以为你和陈美娟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么,你是我弟弟她是我老婆,你们两个搞在一起我会没有察觉?

    虽然大哥从来没爱过这个女人,但是她毕竟是我老婆是你嫂子,你想过我的感受么?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戴绿帽子,我多痛苦你知道么?

    显然你不懂。

    为了谋夺宏图你们居然还想要我的命,我真是低估了那个女人的恶毒和你的愚蠢。

    那场意外我已经调查清楚,从行程到事故全部都是你们一手安排,目的就是要置我于死地。

    大哥命大,活了下来。

    我还知道,我能从事故中活下来让你们很意外,于是你们又安排了医生试图在手术台上杀死我,只是你没想到陈美娟会先死了,更没想到我会主动把宏途集团交给你,所以你才主动放弃了这个计划。

    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大哥一无所知,不说,只是大哥对你绝望了。

    本来我的计划是把烂掉的宏途交给陈美娟,让你一无所有好好反省,但是你们密谋杀我让我改变了主意,陈美娟的意外死亡刚好给了我这个机会。

    炳赋,现在宏途是你的了。

    宏途的破败以及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都要由你承担。

    我要让你后悔当初的背叛。

    这是做大哥的给你的最后的教育!

    落款朱炳军。

    朱炳赋一把将手中的信撕的粉碎,脸上的表情自嘲而愤怒。

    自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现在,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宏途的优质资产已经完全剥离,剩下的全部都是不良资产,下一次的资产评估绝对会让宏途集团陷入绝境,那时候还想从银行贷款解燃眉之急?保不准银行会一起过来催款。

    那时候,宏途就完了。

    作为宏途集团的董事长,他也就差不多玩完了。

    念及如此朱炳赋一屁股坐在病床上,无力地倒了下去。

    这张病床就是大哥躺过的病床,自己此时的绝望是否就是大哥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时的绝望?

    呵呵,

    大哥,算我对不起你!

    但是你也好狠啊!

    朱炳赋紧握双拳,嚯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大哥咱们走着瞧,你不是想用宏途毁我一生么,我偏偏要用宏途创造我一生的辉煌,不惜一切代价!”

    朱炳赋冷哼了一声,甩手离开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