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 磨人的大妖精
    出了包间。

    “主人你刚刚太冒险了。”

    莉雅不由责备了一句,语气里带着心有余悸。

    “我承认是有点,不过这也算是我精通自己业务的一次尝试,以后要是有客户问我这个问题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答案了。”

    吴昊轻描淡写。

    “主人你这胆子也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莉雅感慨道,身为女神的她也对他多了几分的佩服。

    能把自己拿来做这种死亡试验,这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一般人真不敢。

    “因为我相信你。”

    莉雅愣了一下,心生暖意。

    “主人下次还是不要拿自己做实验啦,万一受伤了也不好嘛。”

    “我又不傻,一次就够了。”

    吴昊笑了笑结束了和莉雅的对话,到卫生间将手上的材料烧了个一干二净。

    正事处理完毕,吴昊带着许欣洁离开了酒吧,这地方平时喝喝酒差不多,作为约会地点实在不是一个上佳的选择。

    既然是约会,自然是浪漫的烛光晚餐走起。

    嗯,要不要再去看场电影然后……送她回……酒店呢?

    ……

    何正雄离开酒吧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

    整个人被绝望的气息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

    自己明明是个自由人,却被吴昊那无形的力量牢牢束缚着无法挣脱。

    他现在还有的选择么?

    没有了,

    已经无路可走了。

    不逃,死路一条,逃,更是死路一条。

    都是走向死亡的路,不同的是他可以选择用自己的命救老婆一条命。

    他明白,这是吴昊为他设计好的路。

    他不想走,但是左右都是死的情况下他又不得不走上这条路。

    何正雄瘫软在沙发上,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

    “老公你回来啦,事情怎么样了?吴昊怎么说?”

    听到客厅有动静,钱琳急急忙忙从房间跑了出来。

    何正雄看了她一眼,靠在沙发上面如死灰。

    “到底怎么样了?”

    钱琳看他这样更加紧张了。

    “吴昊要对付的人是我,只要我肯把命给他你就没事了。”

    “你什么意思?”

    “我要为你的贪婪付出生命的意思。”

    何正雄的绝望里多了许多埋怨。

    如果不是因为她贪得无厌事情不可能发展成如今这个样子,他们可以拿着万过上不错的生活,如今呢?钱一分也拿不到,自己还要把命给搭上去。

    钱琳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放弃了解释。

    坐在何正雄身边,紧紧地抱着他的手。

    她看得出来,这次的谈判失败了,而且他也已经妥协,打算为自己付出生命。

    感动?

    确实。

    但是更多的是长长地松了口气,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老公你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钱琳坚定地说道。

    何正雄不以为然,更没有从绝望中看到希望。

    除非吴昊主动放他一马,否则谁也救不了自己。

    他心里非常清楚。

    “我累了,我要休息了,不要打扰我。”

    何正雄进屋倒在床上,麻木而混乱。

    ……

    周六,吴昊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昨晚和许欣洁约会到十一点才回家,本来想去酒店开个房,奈何这妮子矜持,死活要回家,还能怎么办,只能乖乖送她回去。

    自己到家已经快十二点,赵淑涵都已经洗的白白净净躺在床上看电视了,晚上的提高练习自然而然就不用做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亲爱的赵淑涵老师居然没有早早地把自己拉起来看书,反而让自己一觉睡到了自然醒。

    这简直太神奇了。

    一度让吴昊以为这女魔头昨晚睡觉受到了上帝的感化,打算开始积德行善了。

    可惜一切的美好都是短暂的。

    十一点钟吴昊刚醒来没两分钟,一堆提高练习已经摆在了他面前。

    “周六上午是我给你规定的法定休假时间,不过你已经在睡梦中度过了,既然已经醒了那就开始做题吧。”

    赵淑涵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我已经点了午餐,至少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吃午饭,这段时间你至少要完成一张提高卷,速度与准确率必须同时保证。”

    吴昊白眼一翻,往后一仰倒在沙发上生无可恋。

    苍天,不用感化她了,直接收了这为祸人间的妖孽吧。

    “装死也没用,这是你今天必须要完成的量,完成不了今后和欣欣的约会一律取消。”

    赵淑涵狡黠一笑,拍了拍手上一打提高练习。

    “我上辈子是不是强奸了你?”

    吴昊嚯的一下坐起来,死死地盯着她。

    “神经病。”

    赵淑涵大大地白了他一眼。

    “我上辈子没强奸你为什么要这么虐待我?”

    “这就叫虐待啦?”

    “不然呢?”

    “你再这么瞪着我信不信我马上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虐待?”

    “我靠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是不是?你再虐待我信不信我这辈子也把你强奸一次。”

    “你敢!”

    “看我敢不敢!”

    吴昊跳起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两人面对面,眼瞪眼,吴昊的嘴唇一点一点凑近她的嘴唇。

    赵淑涵不动声色,但是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腰上,一拧……

    吸

    吴昊倒吸一口凉气,一咬牙尼玛忍了,今天非给这女人一点颜色看看不可。

    继续一点一点逼近她的嫩唇。

    赵淑涵继续拧。

    90°180°270°……

    吴昊的脸色越来越白,自己的嘴唇碰到她的嘴唇的时候终于还是受不了了。

    “停停停,我怕你了还不行么,快松开。”

    再这么拧下去肉都要被她拧掉下来了。

    “再敢跟我耍横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淑涵得意地瞪着眼睛,白皙的脸上泛着一丝丝红晕,双唇相碰的那一刻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吴昊嘴唇上传来的温度。

    “让你而已,你还真以为我怕你啊。”

    吴昊反白了她一眼,这女人真是心狠手辣,尼玛腰上肯定被她拧紫了。

    “嘴还挺硬,不让我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

    吴昊忽然邪邪一笑,低头在她嫩嫩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不等她发作立马向后跳了一步开溜。

    “吴昊!!!看我今天不虐死你!!!”

    赵淑涵脸色大红,抄起本子展开追杀。

    嘴唇被他轻轻咬在嘴里的那一瞬间赵淑涵感觉自己是被他给吻了,初吻啊,这个挨千刀的臭小子居然把自己的初吻给夺走了,抓到绝对要把他往死里虐。

    一场追逐战在屋里展开。

    厮杀在所难免。

    枕头啊,靠枕啊,被子啊全部成了武器,杀的那叫一个惨烈。

    两人以沙发为楚河汉界,拿着枕头互殴。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吴昊的。

    “等一下我有电话。”

    “我管你!”

    赵淑涵抓着枕头对着他的脑袋狂轰滥炸。

    吴昊一边躲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

    “吴昊,见个面吧,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何正雄如同死人一般没有生气的声音。

    “那行,一会酒吧见。”

    吴昊挂了电话,脸上浮现出一抹冷酷的邪笑。

    这个电话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比他预期的更快,本来还以为何正雄至少需要两三天才能做出决定,没想到他隔了一夜就想好了。

    “又要跟高峰他们两个去酒吧鬼混?今天的假不批!”

    “什么叫鬼混!?我是酒吧的大股东好不好,最近生意不好,我们正在召开股东大会商讨解决方案。”

    吴昊一把抓住砸过来的枕头,顺势一拉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趁她愣神之际脚底抹油迅速开溜。

    “吃个饭就回来,今天保证把这些练习做完!”

    “臭小子你别回来了!!!”

    赵淑涵红着脸把手上的枕头砸了出去,吴昊跑太快,砸在了门上。

    “气死我了,回来看我怎么虐你。”

    赵淑涵气呼呼地骂了一句,抿了抿嘴唇,脸蛋更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