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 连本带利要回来
    吃完晚餐八点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吴昊把林雨馨送回家就走了。

    路上给高峰发了条微信。

    让他帮自己弄一张黑卡。

    没有许欣洁的提醒他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办法。

    老爸有本事监控自己的实名电话,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可以用一张黑卡对外联系,只要不被监控,之前很多的麻烦事都可以不再发生。

    第二天一早。

    吴昊从高峰手上拿到了想要的黑卡。

    双卡双待,精彩人生永不断线,嗯,广告差不多就是这么说的。

    上课的时候吴昊用黑号给何正雄夫妻俩群发了一条信息。

    “这是我的号码,需要联系我就打这个电话。”

    “知道了。”

    “知道了。”

    夫妻俩同时回了一条信息。

    “吴昊,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钱琳又发来一条信息。

    吴昊嗤之以鼻地撇撇嘴,不屑一顾。

    中午放学。

    吴昊和高峰江儒林一起来到夜火酒吧。

    吴昊到的时候钱琳已经到了。

    吴昊直接来到103包间。

    “吴昊,把我的时间还给我!”

    吴昊刚进包间钱琳就激动地叫了起来。

    “别激动,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

    吴昊坐了下来。

    道:“直接给你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我约你出来见面肯定也不是为了让你绝望,我没那么无聊。”

    “那你想怎么样?”

    “不要急,慢慢听我说完。我呢,从来就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把我给你们夫妻俩的钱连本带利还给我,我就把你的时间还给你。”

    “连本带利?”

    “那当然,你向银行借钱还要收你利息呢。”

    “要多少?”

    “我给你算一笔账,徐世锦放在你老公那里的300万我要了,我给你老公的500万肯定是要还给我的,另外我和你交易的76万一分不能少,必须换给我。”

    吴昊笑了笑,继续道:“这是本金部分,至于利息嘛,我要的也不多,毕竟我也说了我不是一个贪心的人,给我4万就可以了。”

    “4万?你干脆去抢算了!”

    钱琳激动地叫道,人差点没昏过去,她还以为吴昊真不会要太多,没想到一开口居然要两千多万的利息,自己要是把钱全还给他了哪还有这么多钱!?

    吴昊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

    “拿不出钱,你在我这里的时间一分钟也拿不回去,原本你至少能活90岁,但是卖掉了48年的时间,还有多久可活我还真不敢想象。”

    他道:“你知道昨天签50年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成功么?因为你剩余寿命不足50年,你自己觉得自己剩下的寿命有两年么?亦或者只有两个月?再或者,两天?”

    钱琳面色煞白,吴昊有意无意的解释让她惊恐不已。

    自己剩下的时间最多也就只有两年?

    那搞不好随时都有可能像徐世锦那样死于意外。

    “我真没有这么多钱。”

    钱琳的的态度软了下来,一脸哀求样。

    “你没有,但是你老公有。”

    “他?他有多少钱我一清二楚,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没有这么多现金不代表没有这么多钱,他的时间就是他的金钱,一分钟一块钱,只要卖出40年就有4万了,你可以算一下这笔账。”

    钱琳看着吴昊,目光颤抖。

    她忽然间感觉自己面对的这个高中生是一个十足的恶魔,将他们这些凡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条件我已经开给你了,接不接受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吴昊道:“你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要么让你老公过来和我交易,要么你就默默地等死,你是个精明的女人,我想你应该会选一个对自己比较有利的做法吧?何律师追你的时候应该对你许下过很多的山盟海誓,不妨把它当做一个考验他爱不爱你的机会。”

    吴昊微笑着,像极了一个诱人犯罪的恶魔。

    “你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钱琳用最正确的评语评价了吴昊。

    她也不知道自己留下来还能做什么,起身离开。

    “慢走,人类。”

    吴昊揶揄了一声,用恶魔的口吻。

    胆敢挑衅我的底线,那就别怪我化身恶魔来向你索命了,哼哼。

    ……

    钱琳心惊胆战地回到家里。

    一路上她都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死于意外,每一辆从她边上经过的车都让她紧张的无法呼吸。

    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到了家里她才勉强松了口气。

    “怎么样了?”

    何正雄见她回来立即拉着她坐下。

    钱琳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到底怎么样了?”

    何正雄焦躁不安。

    看着她沉重的脸色自己心里也着急,尽管天天被她骂,但她毕竟是自己老婆,自己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于意外。

    “老公,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救我,你会救我么?”

    钱琳忽然拉着他的手,望眼欲穿地看着他。

    “什么意思?”

    何正雄一下有些懵,同时有些不安。

    “你追我的时候对我说过,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如果你现在能救我一命你愿意么?”

    钱琳说这激动了起来。

    “你先冷静下来,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正雄拉着她。

    钱琳忽然间泪流满面,倒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过了足足十分钟,钱琳才渐渐平静下来。

    “吴昊不仅要把我们所有的钱全部弄回去,还要……还要多加两千多万。”钱琳抽泣道。

    “我们哪来这么多钱?”

    何正雄失态地大叫。

    “他的意思是让你……跟他做一笔40年的时间交易。”

    何正雄这下是真懵了,整个人遭雷劈一样愣在了那里。

    吴昊最终的目标果然还是自己。

    “老公,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一定要救我。”

    钱琳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道:“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自私,可是能救我的人只有你了,你不救我我很快就要死了,你救我我们可以想办法再把时间从他那里买回来。”

    何正雄没说话。

    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他真没有这个勇气和决心。

    就算她是自己的老婆也不代表自己可以为她付出生命,曾经许下的诺言不过是荷尔蒙刺激下的副产品,真要用生命来践行诺言,他做不到。

    “我们或许还有其他办法。”

    何正雄终于打破了沉默,试图用最无力的安慰让她放心。

    “哪来的其他办法?我们哪有两千多万?”

    钱琳见他这态度立马就叫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当初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现在真要你为我做点什么的时候这不肯那不肯,你就是巴不得我死了好去找其他女人。”

    “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难道我死了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何正雄也烦躁地叫了起来。

    “你不救我我就会死!!!”

    “我卖掉40年也随时会死!!!”

    两个人都陷入了恐惧的僵持。

    时间就是生命,谁愿意付出生命去拯救另一方?

    显然谁都不愿意。

    僵持了五分钟犹豫,何正雄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先别着急,我是你老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别忘了吴昊还有把柄在我手上,我可以拿这个当做筹码跟他谈判。”

    “他手上掌握着我的命,他的筹码更大。”钱琳道。

    “争取让他换一个条件或者降低价格,我可以想办法跟我一些朋友借钱。”

    何正雄安慰道:“从现在起你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要去,所有危险的东西都不要碰,我来想办法救你。”

    说着离开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