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绝望
    “比你想的严重得多!!!”

    何正雄怒吼了一声,在客厅来回踱步,好一会才冷静下来。

    他问道:“你签了多少年?”

    “48年。”

    钱琳自我安慰道:“难道你相信时间真的可以用来交易?你是律师,是相信法律相信证据的人,是个无神论者,你受的教育告诉你这东西可信?”

    “假的你以为他为什么给你钱!!!假的他拿什么制约你???”

    刚冷静下来的何正雄又吼道:“我的委托人也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徐世锦,就是因为签了这个契约死的,你居然签48年,你今年42岁了不是24岁,卖了48年你觉得自己还有多久可活???”

    “你吼什么吼好好说话会死啊!”

    钱琳吼了一声,心底的一丝丝不安渐渐强烈了起来。

    “妈的也怪我,当初我就应该把这件事也一起告诉你的,我就是觉得你不会信才不告诉你,都怪我都怪我!”

    何正雄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钱琳看他来回踱步心里也越发烦躁不安。

    她想起了自己跟吴昊的交谈。

    吴昊说卖出时间会让时间减少,但是他并没有明确告诉自己时间减少的后果是什么,自己当时也当真了没有细问,现在看老公的反应,这个后果……

    很有可能是——

    死!

    这个字蹦入脑袋的瞬间钱琳的脸色立即变成一片死灰。

    她想要钱,但是并没有想要用自己的命去换啊!!!

    “你……先冷静下来,告诉我,这东西……应该不是真的吧?你吓唬我的是不是?”

    钱琳咽了口唾沫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有病差不多吓唬你!虽然我也没有绝对的证据表明时间契约真有作用,但是徐世锦给我的材料里证明他就是因为签了这东西才死于意外的!妈的你也是有病,人家让你签几年你就签几年,48年啊,你现在随时有可能死掉知不知道!!!”

    何正雄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钱琳慌了。

    真的慌了!

    她想要钱,但是真的没有疯到用命去换钱的地步。

    “那怎么办?我……我现在要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何正雄狂躁地想要撞墙。

    他后悔了。

    后悔听她教唆去跟吴昊要那5000万。

    或许自己不去找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吴昊这小子能干掉徐世锦这么有心机的人,还能干掉金彪他们三个,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年轻人,一旦惹怒他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复仇。

    假如第一次及时收手自己老老实实的收了钱别再招惹他或许什么事都不会有。

    可是……

    可是这世上最让人绝望的就是假如啊,再好的假如也抹不去现实中发生的错误。

    毫无疑问,自己这个贪心的老婆已经把吴昊给招惹了。

    吴昊想要的绝对不是相互制约,而是……

    一想到徐世锦和金彪的下场何正雄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

    尽管不是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件事自己绝对逃脱不了,吴昊的目标不会只有一个。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虽然吴昊只是一个在读高中生,可是他丝毫没有把握自己可以在这场游戏中战胜他。

    绝望。

    “别急别急,一定还有办法挽回的。”

    钱琳强自镇定,“我们手上有吴昊的把柄,我们有制约他的办法,大不了我花一半的钱把48年买回来,对没错,吴昊绝对不敢拒绝。”

    “现在还想着钱,把我们所有的钱都贴进去能解决这件事都阿弥陀佛了,你还想着留钱???吴昊费尽心思让你签下契约就不会轻易把时间还给你懂不懂,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蠢了???”

    何正雄忍无可忍地骂了出来。

    “他不卖我就把他的罪证曝光!”

    “你敢曝光他就敢要你的命!”

    何正雄骂道:“从你签下契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主动权了,相互制约不过是他骗你签下契约的说辞而已。”

    “那我要怎么办?我不可能就这么等死吧?”

    钱琳彻底慌了。

    何正雄没应她,狂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吴昊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是想要她的命?还是想要自己的命?

    没有答案。

    “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究竟想要怎么样。”

    何正雄掏出手机,给吴昊打了个电话。

    ……

    吴昊和林雨馨还在街上寻觅餐厅。

    小丫头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

    吴昊提醒道,一路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里。

    “这谁呀?”

    林雨馨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咦?这不是那个律师的号码么?哎呀我去,我好想忘记把小儒的号码发给他了,估计又是找我的,那边有家85°c你去买两杯奶茶,我来接吧。”

    吴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真是笨蛋,你要喝什么?”林雨馨把手机拿给他。

    “海盐奶绿。”

    “你不是不喜欢喝奶绿么!?”

    林雨馨咕囔着买奶茶去了。

    吴昊接起了电话,脸上带着冷笑。

    “何律师,找我什么事?”

    “吴昊,你想怎么样?”

    何正雄的声音里压着愤怒同时又带着哀求。

    “我想怎么样取决于你想怎么样,是你先践踏了我对你的信任,那就别怪我收起幼稚跟你动真格了。”

    “你想杀了我?”

    “不用急着猜测,我想怎么样你很快就会知道。”

    “算我求你,我把所有钱都还给你,放过我们。”

    “有些事情,开始了就很难结束,有些信任,破坏了就再也无法挽回,这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道理。”

    吴昊冷冷一笑。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何正雄压抑不住咆哮了出来。

    “想要救你老婆,明天中午12点半夜火酒吧103包间,让她亲自来找我,你就不用跟着了,她回去会把事情告诉你的。”

    吴昊又道:“今后不要再打这个号码了,明天我会用另一个号码联系你,再让我知道你打这个号码你就等着瞧好了,我让你永远后悔。”

    说完挂断了电话。

    把他的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想了想又把他老婆的号码一并加入了黑名单。

    吴昊嘴角一撇,冷冷地笑了一声。

    这一次,再多的哀求也换不来自己对他的信任,人都他妈容易犯贱,只有死亡才能换来真正的守口如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