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 不可避免的死战
    “小伙子快走吧,你打一万个电话也没用,用你脑子想想,局长要是谁想见就见他一整天就不用干其他事情了,走吧走吧,你再靠在这里我就要赶人了。网”

    “行,我往边上坐一下不打扰你吧?”吴昊笑了笑,在一旁的花圃边上坐了下来。

    “有病。”警卫白了他一眼

    吴昊自顾自玩手机懒的理他。

    过了十几分钟,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门口,警卫相当识相,一见局长的车过来马上打开伸缩门,心里奇怪局长怎么真的回来了!?

    奥迪车没进去,局长严行和他的秘书从车上下来。

    一见局长下车警卫马上跑了出来。

    “局长。”他敬了个礼。

    “嗯,刚刚是不是有人找我?”

    “没有啊。”

    “没有?没有一个年轻人找过我?”

    年轻人?警卫的脸色变了!

    难道局长真的是因为他一个电话过来的???

    “是……是有个年轻人,他……他在那边坐着呢……”警卫结巴地说道。

    严行朝他所指的地方看过去,一个少年正坐在花圃玩手机,他的脸直接都青了。

    “吴公子怎么坐在地上?招待不周招待不周。”严行小跑过去蹲在了他旁边,额头有一丝冷汗。

    “哪位?”

    吴昊正在打王者荣耀,头也没抬,鲁班七号的扫射按了好几下才出来,差点挂了。

    “严行,我听说吴公子找我马上就过来了,警卫不认识吴公子多有怠慢,我代他赔个不是,吴公子要不要先起来我们里面坐?”

    “没事不要紧,你等我一下我这局先打完。”

    “没事没事,你慢慢玩。”

    “要不严局先进去吧,我一会进去找你。”

    “不要紧不要紧,我刚好也坐下来休息一下,你玩你的不用理我。”

    严行在吴昊边上坐了下来。

    一旁的秘书看的整个人都傻了,严局在领导面前都不曾这么低声下气,这小子谁啊?

    警卫呢?靠在墙上快尿了!越是老油条越知道人情世故。

    五六分钟,吴昊打完残局站了起来。

    “坐车进去吧。”严行起身说道。

    “一点路走进去就好。”吴昊笑笑走了进去。

    “这个警卫马上撤掉。”严行对身边的秘书小声说道,跟了上去。

    “可是,老张是张局的亲戚。”秘书跟上去十分为难。

    “你觉得张局亲戚下岗比较好还是张局自己下岗比较好?”严行瞪了她一眼。

    “我……我明白了。”

    秘书完全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是谁,居然有这么大能量。

    “我再出来时必须看到岗位上站着另一个人。”说完快步跟上吴昊。

    秘书转身就去安排新的人事。

    ……

    办公室里。

    “吴公子什么时候来的,来的时候可以提前说一声嘛。”严行讨好地说道。

    “我不是来玩的,有正经事要办,有件事需要严局帮个忙。”

    “这么客气,吴公子有事尽管说。”

    “你们这边最近有没有收到搜捕金彪和乔方的任务?”吴昊问道。

    “有,我们正在全力搜捕,绝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严局想不想立功?”吴昊问道,脸上带着笑容。

    “吴公子指的立功是什么?”

    “人我已经帮你找到了,只要抓到他们这个功劳不就是严局长的!但是把人交给你们之前我自己还有一件事要做。”

    “吴公子请讲。”

    严行的眼神中流露出激动,金彪现在可是重案中的重案,要是他能抓到他们绝对是大功一件。

    “这两天他们中的一个人一定会通过某种方式进入银行进行大单存款,我希望严局能够通知所有银行不要干涉这件事,不管他们是要存款还是要转账,通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

    “钱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严局只要知道我会把人交给你。”

    “好,我一会就通知下去。”

    尽管不知道吴昊是何用意,只要能够抓到金彪他的功劳也就成立了。

    “那行,严局留个电话,什么时候行动我通知你。”吴昊站了起来。

    “吴公子不多坐一会么?”严行也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他。

    “严局日理万机我怎么好意思一直打扰。”

    外套往肩上一甩,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严行将他送到门口,看到保安亭的人已经更换,松了口气。

    “局长,这个吴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秘书终于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历史上每一个伟人的背后都有一个神秘的推手,而这些神秘人都与同一个家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秘书显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刚要再问就被严行打断了。

    “有些事不需要你知道。”

    秘书只得闭嘴,咽下了心中的疑惑。

    其实她真问了严行自己也答不上来,他这个级别的小官能知道的事情少之又少,让他详细解释这句话的意思他也解释不上来,他也只是偶然间听上面说起过这样一句话。

    ……

    南岭废厂。

    金彪和乔方同时出现。

    远远的两个人就可以看到对方的脸上没有笑容,这和他们平时的见面截然不同。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这次见面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两人相距五米停了下来。

    “老乔我看错你了。”

    金彪面如死水。

    “我以为你老金是多么重义气的人,结果还不是一样?”

    乔方脸上带着冷嘲热讽。

    “我重义气,但是你不值。”

    金彪说着掏出枪直接一枪干了过去。

    乔方见他掏枪马上采取躲避措施,同样掏出枪干了起来。

    做好消声措施的枪并没有太大的动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被打中的危险就会减少,两个人一边躲一边开枪对射,一直打到废厂里面。

    不管是金彪还是乔方都做好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准备,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亡,没有第二个结局。

    很快两人的子弹都打完了,同为杀手的他们有很好的躲避策略,两个人都没受伤。

    这就出现了不可避免的肉搏战。

    金彪抄起地上一根生锈的钢管就冲了上去,乔方看起来非常愚蠢的拿起地上的石头冲上去,快到金彪面前时他把石头狠狠地砸向金彪,金彪忙于躲避分了分神,忽然一把明晃晃的刀出现在他面前,随即感觉呼吸困难,金彪丢掉钢管捂住自己的喉咙,但是大量的鲜血依旧往外喷。

    他的意识很清醒,没想到最后倒下的人会是自己,他忽然想到了吴昊说的一句话,时间结束生命结束,看来,他真的没有骗自己,呵呵。

    乔方后退,在他两米处站定,眼睁睁看着金彪血流不止。

    “老金,看来这场游戏我赢了。”乔方冷冷地说道。

    “你……赢……不了。”金彪虚弱地说道,一道嘲讽的笑容出现在他糊满鲜血的脸上,显得异常诡异,他的身体抽动了两下,不动了。

    乔方被他的笑弄得很不舒服,鄙夷地切了两声,不论如何这场游戏他赢了,获得活命机会的人是他。

    等了两分钟,金彪的血彻底流干后乔方在他身上翻找起来,没钱包,没银行卡,没身份证,除了一把旅馆钥匙什么都没带。

    “妈的。”

    乔方骂了一声,把金彪拉到废厂后面的污水池丢了进去。

    “永别了。”

    乔方拉上水泥板,金彪永远沉睡在了污秽的黑暗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