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围杀岳飞 (三)
    ?“你居然如此大度?”李氏望着李璟,面色惊恐,没想到厌恶岳飞的李璟,居然在这种情况下,不杀岳飞的子嗣。

    “有你这样的美人,朕为何要杀她呢?”李璟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看了李氏一眼,这个时候的李氏,丰腴而有魅力,虽然姿色不如柴二娘等人,但身份的不同,让李璟有一丝怪异的感觉。

    “你,你这个淫贼,你,你不得好死。”李氏听了顿时勃然大怒,死死的望着李璟,身形不断的后退,双目中尽是惊恐之色,心中宛若坠入寒冰之中,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李璟要以岳飞子嗣来威胁自己,自己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哈哈!”李璟见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氏说道:“朕岂会像你想象的那种人,记住了,养的好好的,将岳云、岳霖照顾好,明天随朕去乌龙岭,剿灭岳飞。也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螳臂当车,岳飞这样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人,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你,你妄想用我们来威胁将军。”李氏面色大变,她脑洞大开,又想到了一个可能,失声惊叫起来。岳飞是谁,一生想得到忠义之名,若是因为自己和两个儿子违背了忠义,李氏心中会十分难过的。

    “朕要堂堂正正的击败岳飞,围杀岳飞,岂会用几个老弱妇孺来威胁他,相信这样,就算是击败了岳飞,岳飞心中也是不甘的。”李璟摆摆手,说道:“好生休息,明日我们就去见你们的父亲,你们的父亲虽然和朕是仇敌,对于那些儒家来说,对于南宋王朝来说,他是一个忠臣,为将数年,倒是没有害过多少百姓,但是朕的敌人,所以朕要杀他,可他又是周师的弟子,朕要给他留下一丝血脉。”

    李璟摇摇头,走了出去,心中却是一阵感叹,或许这给另外一个时空的岳飞留点尊敬。毕竟他的名字叫做岳飞。

    “陛下。”杜兴见李璟走了出来,赶紧询问道。

    “派人好生照料一番,让人在燕京选一个宅子,请一个文人教他们识字吧!”李璟目光幽远,说道:“你们暗卫中可有这样的人选,教到十七岁吧!成亲,生子,也就差不多了。岳家也要留下骨血的,不是吗?时间也会忘记一切的,想来三代之后,岳飞的事迹想必都已经忘掉了。杜兴,你说呢?”

    杜兴面色一愣,瞬间就明白李璟的安排,赶紧说道:“陛下仁慈,岳飞若是知道陛下能为岳家留下血脉,必定是感恩戴德。”

    “感恩?算了,岳飞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他只是会恨朕,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朕。他不应该姓岳,而应该姓丘,南宋大将丘飞,以后史书上就这样记载吧!”李璟听了摇摇头,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不过,几十年后,年纪轻轻的岳家人就算知道岳飞的名字,但史书上绝对不会岳飞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叫做丘飞的大将抵挡大唐的军队的南下。

    “陛下圣明。”杜兴没有想到李璟会出这样的主意来,想要将一个人从历史中消失,或许也只有洪武夜天子,利用全国之力才能做到了。当然,正史是正史,不可能改变野史得传播,但时间能改变一切,相信一代之后,尚且在襁褓中的岳氏子孙,是不会记得这一切的。

    “姨娘,这个恶人真的不会杀我们吗?”岳云望着李璟离去的背影,迟疑的问道。他到底是年幼,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但只要能活下来,一切都是好的。

    “或许,真的不会杀我们。”李氏也是一阵迟疑,她也感到奇怪,为什么李璟没有对自己用强,也没有杀了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周师的缘故?更或者说,李璟良心发现了?但不管怎么样,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十分不错了。

    次日,李璟并没有迟疑,留下两万大军给李甫坐镇杭州,数十万大军朝乌龙岭杀来,乌龙岭距离杭州并不远,就是因为对方不远,李璟才必须要拔掉岳飞这颗钉子,否则的话,岳飞将对杭州产生致命的危险,将会使李璟南下大事功亏一篑,所以哪怕明知道乌龙岭易守难攻,李璟也必须要率领大军进攻,归根结底,就是因为粮道。也不得不佩服,岳飞在驻守杭州的同时,也让人在乌龙岭修建了防守设施,留下了少量的兵马,原本是给刘光世准备的,好让与杭州形成犄角之势,最后没想到,没有等到刘光世,反而让他自己占据了乌龙岭,重新对李璟进行狙击和防备。

    乌龙岭已经成了一个堡垒,岳飞的中军大帐就设在山顶上,从山顶上望去,整个山下的情况一览无余,面对东北方,岳飞布下了一道道防御,壕沟也好,铁蒺藜也好还有一些陷阱也好,将整个乌龙岭打造成了一个刺猬。

    在乌龙岭的背面大营绵延数里,这里面有充足的水源和粮草,足够岳飞支撑很久,虽然兵力远在李璟之下,士气也不高,但他知道刘光世的兵马已经出动,很快就能到达乌龙岭,等到那个时候,最起码兵力不会出现捉襟见肘的局面,足够自己可李璟相抗衡,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能够抵挡住李璟的进攻。

    “将军。”牛皋面色苍白,左手隐隐可见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虽然他比较勇猛,但在乱军之中,还是难以抵挡弓箭的威力。

    “将士们都安排妥当了吗?李璟是不会给我们太多的休息时间,最迟明天就会杀到这里来。”岳飞望着远处,昔日坚固的杭州城已经落入李璟之手,在他深处更加担心的是自己的妻儿,只是他身为一军大将不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而已。

    ?“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伤兵都已经找了郎中。”牛皋赶紧说道。他望着远处的山峦,乌龙岭位于交通要道上,易守难攻,但牛皋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挡多长时间。这也是全军上下都关心的问题,只是他不好问出来而已。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