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城门血战
    杭州城的一个小巷子里,这里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巷子,但自从孔端友来了之后,这个地方就成了读书人的圣地,虽然在北方,孔端友丢了衍圣公的爵位,但是在南方,他还是被人尊称为衍圣公,许多人都会来这里请教学问。孔端友也好不拒绝,为众人传授学问。

    “走吧!杭州城是守不住了。”孔端友听着外面的喊杀声,整个杭州城都震动了,他肯定是知道的,很快就收拾妥当了,左右不过是一个箱子,装了一些衣服和书籍,让两个青壮挑着,自己领着几个学生,朝南门而去。他和李璟是仇敌,是不会归顺李璟的,更是不想见到李璟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所以听说李璟大军入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他在杭州城名声很高,来到南门,就见南门一阵混乱,许多士兵正在仓皇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和李璟大局相比,这些岳家军还是差了一些,在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整合力量,显然,岳飞这个时候还没有想到,最后只能是失败。

    “孔先生。”守城的校尉很快就看见孔端友,不敢怠慢,赶紧来见。

    “打开城门。你们回去告诉岳将军,杭州城不可守,可以让他离开杭州,继续南下,南下我们可以继续抗争,肯定有几乎击败李璟的。”孔端友让对方打开城门,认真叮嘱道:“大宋的臣子是不会让李璟占据天下的。天下的士绅也是不会答应的。”

    这是孔端友硬气所在,若不是如此,孔端友自己恐怕只能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让自己读读书之类的,哪里还敢出来在李璟面前耀武扬威,还怕自己死的不够快。

    岳飞亲自率领大军杀来,他知道,若是不能用最快的时间击溃眼前的敌人,李璟的大军就从北门杀进来,前后夹击,岳家军再怎么英勇善战,也没有任何用处。

    城门之下,吴玠望着呼啸而来的大军,没有皱了皱,对面有骑兵,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大唐骑兵很多,但大部分都是聚集在草原上,这次南下数十万大军,骑兵多聚集在李璟那边,自己这边并没有多少的骑兵,最起码不能在骑兵数量上取得绝对的优势。

    “弓箭手占据城墙,盾牌手在前,长矛手次之,大刀手在后。”吴玠很快就做出了调整,命令盾牌手在前,作为第一阶梯防御,抵挡骑兵的冲击,长矛手在后,刺杀敌人骑兵,或者是战马,大刀手再次之,就是砍杀一些漏网之鱼,至于弓箭手压阵,利用高度优势,对敌人进行压制,不仅射程变远,杀伤力也很惊人,吴玠的主要目标不是进攻,而是防御,利用周边地势,抵挡住岳飞的进攻,并且死死的将对方拖在这里,等候李璟率领大军杀来,联手将岳飞围歼。

    “进攻。”岳飞看见前面的一切,一颗心陡然的落了下来,他希望是敌人在这个时候和自己硬碰硬,在他看来,唐军多年来浴血奋战,所向披靡,这个时候更是攻入了杭州城,按照道理应该是得意洋洋,根本就不会将自己放在心上,看见敌人杀来,敌人不应该是冲锋在前,击败眼前的一切吗?为何是防守。

    一旦防守就意味着伤亡,更是意味着自己将会面临一场鏖战,时间就是生命,或许岳飞并不明白这句话,但他知道一旦自己被眼前的这只军队缠上,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前后夹击,十几万大军如何和几十万大军,在杭州城内厮杀。

    “进攻,牛皋打头阵,庞容领军防备李璟大军,其余众将,随我冲锋。”岳飞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大声吼道:“此时不击杀敌人,我们就得死在这里,全军冲锋,击杀敌寇。”岳飞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岳家军,岳家军士气高昂,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只有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一切都不在乎。原本训练极为严格的岳家军,在这个时候终于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与钢铁之间的碰撞,残酷而刚烈,没有一丝美感,有的只是惨烈,鲜血喷洒而出,惨叫声连连,人命在此刻已经不算什么,宛若草芥一样。吴玠摆在前方的盾牌手,阻挡不过一个回合,就被骑兵所洞穿,岳飞的长枪不停的收割着唐军将士的性命。

    一个缺口硬生生的被岳家军打开了一道缝隙,缺口逐渐扩大,岳飞面色冷峻,这是一个用鲜血打开的通道,岳家军跟随着岳飞的脚步和身影杀入唐军阵营中。

    吴玠面色冷峻,他并没有参与对岳飞的围剿,?而是站在城墙上,望着城下的一切,这个岳飞太强大,而且在军中威望很高,自己在前面冲锋,身后的士兵就算知道前方是悬崖峭壁,也照样冲锋陷阵,丝毫不顾忌伤亡。

    “这样下去恐怕抵挡不住啊!”吴玠望着远处,黑暗中,岳家军有无数士兵冲了上来,唐军虽然也有不少人,但城门口地方狭小,许多兵力不能展开,只能是硬碰硬的厮杀,面对岳飞强悍的武艺,唐军的优势并不能全部体现出来。眼下只能是希望大唐皇帝的兵马能快速的杀来。

    “万岁,万岁!”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山呼声,想来是李璟入城,余杭门终于抵挡不住大唐军队的进攻,在失去岳飞这颗定海神针之后,再强大的岳家军也不能李璟的亲自进攻,唐军同样是通过云梯攻上了城墙,杀入城中。

    “活捉岳飞,活捉岳飞。”喊杀声越来越近,甚至隐隐可见唐军的旗号。

    岳飞手中的长枪将面前的一个敌人击杀,转身望去,只见他脸上尽是鲜血,身上的盔甲上也是如此,宛若是一个厉鬼一样。只是双目中却是充斥着失望之色,大唐军队终于杀入城中,而他自己距离城门不过数十步之遥,但就是这数十步挡住了岳飞的去路,他相信自己肯定能冲出去,但身后的士兵呢?肯定是不行的。

    “撤,向西撤退。”岳飞调转马头,在这个时候,他只能是使用第二道方案。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