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众叛亲离 (一)
    武义静静的坐在那里,手上玩着酒杯,面色平静,哪怕是面对众人,也不见有半点的恼怒和急切,这些人在他眼中就是一群贪婪的野狗,到现在还以为是大唐求着众人,所以还能端着一点姿态,却不知道,大唐皇帝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诸位,现在我们若是什么都不干,大唐皇帝陛下是不会等我们的,到时候,我们的土地将会落入那些贱民之手,而且,杭州城若是不被攻破,我们的粮食终究是被有吃完的时候,金银财宝也是有花完的时候,杭州的水门一日开一次,每次一个时辰,凡是军粮不能被运进来,运进来的粮食也是杯水车薪,让那些老百姓喝一些白粥,保持不死就可以了,但是我们却是不可能的。”一个胖子站起身来,说道:“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答应,诸位,眼下这天下的局势,想来诸位都是知道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连金人、大宋都不是大唐的对手,我们还能抵挡王师的进攻不成?”

    众人再次一阵默然,胖子说的有道理,就算现在是躲在一边,让大唐找不到自己,但一旦杭州失守,众人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若是大宋灭亡,大家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哎!种田虽然能传之百代,但是每日所赚的钱粮还没有一个商贾多,既然如此,老夫还是当一个商贾吧!至于田产,大唐能给我多少,就是多少,相信洪武皇帝总不会将我们的田产尽数夺取吧!”一个老者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叹息道:“天下已经是如此,我们这些人还能做什么呢?”

    “吴老先生乃是苏杭一带有名的善人,现在也变成如此模样,也向大唐低头了,我们又能如何呢?”众人一阵议论,这件事情只要有一个人开口了,其他人也会紧随其后,同样的,只要有一个反对,其他人也会跟在后面。

    “哼,现在大唐皇帝英明神武,防止我们兼并土地,那以后的皇帝呢?我就不相信大唐历代天子都是如此。现在没有机会,并不代表以后没有机会,这次我就认栽了。不就是土地嘛?让出来就是了,只要钱财在手,还怕买不到土地?”一个面色俊朗的中年人忍不住出言说道。

    “对,对,这次就认栽了,先出了杭州城,拿了旧的田契换了新的田契,等过了几十年再说。”众人纷纷出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时候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众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能保证,还想着占大唐的便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是认命。

    “武大官人,现在该如何是好,你是领头者,该出个主意了。”中年人望着武义,说道:“武大官人,你想归顺大唐,想要立功原本只是你的事情,但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都看着你,你总的拿个主意,否则的话,大家日后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你武家总是有落下风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拉我等一把,以后也不要怪我们不帮助你了。”

    威胁,这是就是威胁,苏杭一带所有的士绅豪强对武义的威胁,武义虽然家大业大,但面对众人的威胁,也是无可奈何。

    武义面色平静,站起身来,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诸位应该清楚,我是要回到太湖边去的,不管你们如何,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哪怕最后是死,也要试一试。我要回去,不是因为诸位给我的压力,更不是因为诸位的威胁,反正我是要回去的。”

    “说吧!既然大家都是这个心思,左右绑在一起,哪个不愿意的,现在可以走了。”吴老先生十分平静的说道:“祖业不可丢,大唐洪武皇帝已经知道我们的弱点在哪里,只能是回去了。哪怕岳飞拦着我们也不行。”众人听了不说话,纷纷望着武义。

    “既然诸位都做出了决定,那也就不必藏着掖着了,让那些百姓们都冲出去,让他们打头阵,打开城门,我们紧随其后。岳飞自诩为仁德爱民之人,在这个时候,相信是绝对不会对那些百姓下手的,我们一起冲出去就是了。”武义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众人也都连连头,苟国志也摸着胡须说道:“那些百姓已经有人偷偷的离开了杭州城,岳飞也只是将这些擒拿了回来,并没有斩杀,足见岳飞心中还有一丝仁慈,这正好是我们的机会。”他说完之后,看了武义一眼,不用想也能猜得到,那些百姓偷偷的出城,恐怕就是武义的手段,为的是在岳飞的防御上打开一个缺口,武义成功了。现在就轮到这些人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吴老先生叹息道:“既然如此,大家就做准备吧,宜早不宜迟,明天晚上就动手,诸位家中的护卫、私兵都拿出来,直接冲击北城门,打开城门,放大唐皇帝入城,这也是算是我江南士绅恭迎王师。至于岳飞,可惜了。”

    “他想名垂千古,那是他的事情,可不能让我们这些人丢了性命。”苟国志冷森森的说道:“若不是听说岳飞极为神通,普天之下,也只有皇帝陛下才能击败对方,我都想斩了岳飞的首级归顺陛下。”

    众人听了连连点头,脸上居然没有半点的怜悯和惋惜,有的只是兴奋,不管怎么样,自己等人也可以回家了,大家都没有想过自己等人会不会失败,因为全城的百姓和士绅们,绝对不是岳飞能够抵挡的。

    杭州城守府,岳飞坐在书房内,旁边的李氏怀里抱着岳霖,口中不时的哼着童谣,哄着自己儿子入睡,虽然她比岳飞长两岁,但因为刚刚生了孩子,身上还有一股**味,看上去极为丰腴,格外的诱人,但这个时候的岳飞却没有心思关注这些。

    他已经感觉到杭州平静之下暗潮涌动,随时都会爆发。自己就好像是坐在柴火堆上,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他现在最想等到的就是刘光世赶紧来到杭州,两人联手还有可能抵挡李璟的进攻。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