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步步紧逼
    有的时候,意外就在不经意中发生,城墙上,岳飞亲自巡视,身后的亲卫也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四周,实际上,暗卫虽然经常刺杀敌人军中大将,但对岳飞并没有采取这样的手段,岳飞武艺高强,谁去刺杀,都是必死之局。这些亲卫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李璟的回回炮对城墙的进攻还是很有效的。”岳飞看见远处有人正在修补白天被摧毁的城墙垛子,面色阴沉了许多,虽然有突火枪等物,能够压制李璟的进攻,但敌人不畏生死,城下的壕沟被填平了许多,让回回炮的进攻距离再次得到延伸,最后所造成的就是城墙遭殃。所以岳飞这才征调民夫,修葺城墙。

    “怎么回事?”岳飞身边的一个亲卫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大声怒吼道:“想逃跑,哪里走?”

    岳飞一愣,望了过去,却见一些百姓居然顺着一根绳子朝城下滑了过去,隐隐还有一声惨叫传来,到底没有经过训练,不知道其中的方法,放下去肯定是扭了脚。

    “你们,你们。”岳飞忍不住抽出腰间宝剑,死死的望着眼前的百姓,双目中尽是害怕之色,还有一丝坚决,就这样望着岳飞,让岳飞不忍下手。

    “岳将军,我们的家在太湖边上,还有两亩地,那是我们老杨家的根,我们跟着将军南下,是看将军英明,对我们老百姓秋毫无犯,所以甘愿听从将军的,期盼着将军能够打胜仗,但是现在不行了,大唐皇帝传来了圣旨,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田地就会为别人所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忍不住跪在地上,说道:“将军在这里养着我们,可是能养我们一辈子吗?我们有了田地,好歹还能活下去,但我们失去了田地,又如何能活下去呢?还将军明察啊!”

    “请将军明察。”周围的百姓纷纷跪在地上。有的人甚至失声痛哭起来。

    岳飞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些百姓难道不知道一旦逃走之后,对军心士气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可是自己偏偏不能对这些人下手,岳家军都是从穷苦百姓中征召的青壮,现在对百姓下手,岳家军还是岳家军吗?

    “都带下去。”岳飞嘴角抽动,面色忽然变的冰冷起来,摆了摆手,就见身边的亲卫和远处闻讯而来的宋军,押着这些百姓朝城下走去,沿途上可听见一阵阵痛哭之声和咒骂之声。

    “不得不如此,不得不如此。”岳飞仰天长叹,眼前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岳飞知道,这件事情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无论是军中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地方也好,对自己不满的人将会增加许多,但为了杭州城,岳飞没有其他的办法。

    修葺城墙需要青壮,搬运滚木礌石需要青壮,甚至补充军队都是需要青壮的,前些天已经得罪了那些士绅,现在又得罪了这些百姓,岳飞猛然之间感觉自己好像是陷入了一个泥潭之中,让他喘不过气来,眼前昏暗一片,不知道如何是好。

    “将军。”身后的亲兵有些担心的问道。

    “传令下去,小心城门,除掉军中将校,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城门。”岳飞指着眼前的城墙垛子说道:“征召衙役、厢兵修葺城墙,短时间内,不能让这些百姓靠近城墙。”岳飞现在也没有这个胆子,让这些百姓来修葺城墙,谁知道会不会发生刚才的事情。

    “是。”亲兵不敢怠慢,赶紧下去传令不提。

    而杭州城的一处宅院之中,此刻却是灯火通明,武义等人聚集在一起,喝着小酒,只是没有歌舞陪伴而已,不是他们用不起,而是今天要商议大事,隔墙有耳而已。

    很快,一个小厮跑了过来,在武义耳边说了几句话,武义挥了挥手,让小厮退了下去,自己却笑道:“就在刚才,岳飞发现了逃跑的百姓,他将这些百姓都赶了回来,嘿嘿,真是好魄力啊,号称为民做主的岳家军居然也到了这种地步了。”

    “岳飞倒行逆施,为了自己的忠义之名,却将整个杭州城百姓的性命不放在心上,逆天下大势而行,早晚会不得好死。”一个老者冷森森的说道,身上的锦袍一阵颤抖,足见他心中之气。

    武义连连点头,目光深处却是露出一丝不屑,这个老家伙家做苟国志,当初第一个南下,第一个拜见岳飞,还称呼对方为大宋第一忠臣,现在到了他的嘴巴里,岳飞成为沽名钓誉的存在了,恨不得将岳飞斩杀当场,如果他有这个能耐的话。

    “是啊!现在好了,以前那些贱民们还会支持他,现在此举之后,那些贱民们恐怕更加憎恨他了。哈哈,还是武兄弟计策高明啊!”又有一个人得意洋洋的说道。

    “洪武皇帝只是给我们留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算我们现在回去,恐怕有些仁兄也到不了家乡啊!”人群之中有人叹息道。

    众人也纷纷望着武义,在座的众人,或许武义的钱财不是最多的,但计谋却是相当不错的,看看现在的岳飞不是焦头烂额吗?

    “皇帝陛下看上去是想让我们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但诸位皇帝陛下到底需要什么,相信诸位不会不知道吧!”武义眼珠转动,低着头笑呵呵的说道。

    大厅内众人面色微微一变,这个时候没有人在乎武义刚才称呼的变化,而是在思索着其中的厉害关系。李璟到底需要什么,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但清楚归清楚,敢不敢做又是一回事。付出和产出能不能成正比,众人就要衡量一番了。

    “按照大唐的规定,我们要交出大部分的土地,剩下的土地可是没有多少了。”苟国志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讥笑来,说道:“大唐皇帝依靠我们来夺取杭州城?这不是笑话吗?”

    “是啊。”众人也都纷纷点头称是,只有上面的武义露出一丝不屑。

    “诸位的心意和我一样,只是我们若是什么都不做,大唐皇帝为何要赦免我们呢?我们南下,配合岳飞坚壁清野,就是大唐的敌人。”武义摇摇头说道:“这个时候反正,弃暗投明,不过是为了赎罪而已,反正我已经看清楚了,这大宋江山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