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迫使
    江南河道众多,相互连接,南宋水师布于河道之中,大唐很难知道敌人所在,随着战线的加长,就算有暗卫帮助,也很难将这些水师行踪尽数掌握,所以,这些水师总是能夺取大唐的粮草,给大唐军队带来损失,李璟长驱直入,而敌人坚壁清野,四处开花,就算是李璟这个时候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陛下,既然敌人坚壁清野,江南许多土地都已经丢失了原来的主人,但在江南,总还有人留在江南,何不将这些土地分给留下来的百姓,然后让这些百姓充当我们的耳目,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李甫想了想建议道。

    “那些土地可都是有主的土地。”李璟迟疑道。他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但江南情况不一样,士绅众多暂且不说,就算是那些百姓也是被逼着坚壁清野的,这些人大战之后还是会回来的,这个时候占据良田,将这些良田分给其他人,日后这些百姓当如何是好。

    “陛下,可以派人流言江南,大唐皇帝准备重新丈量土地,凡是一个月内,没有在衙门重新登记,都算作无主土地,朝廷可以重新分配。”李甫笑道:“如此一来,江南的百姓肯定会重新回到自己的家乡,若是岳飞阻拦的话,岳飞也会失去民心。”

    这个时代,没有人能抵挡土地的诱惑,士农工商,都是如此,一有钱就买地,土地兼并在这个时代都会存在,土地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岳飞实行坚壁清野,不就是让李璟失去支援,失去就地征粮的可能,甚至也是方便自己水师出没。

    “恩,既然如此,那就派人流言江南,朕准备重新丈量土地,恐怕首先坐不住的就是那些士绅了,这些人以为自己走了,只要带走了田契,朕就不能动他们,现在朕就动他们一下。更换大唐田契,以前的田契尽数作废。”李璟点点头,说道:“愿意留在这里的,除掉乡土难离之外,大概就是忠诚于朕的人,这样的人,分土地的时候,可以多加倾斜,一个月之内返回故土的人,虽然是利益当头,但好歹还知道天下大势,响应朕的号召,这些人可以根据朝廷规定,归还土地,一个月之后不会回来的,想必就是一群忠于南宋的人了,这样的人就按照通敌罪论处,性命暂时要不到,就要土地,没收他们的土地,看看这些家伙可还能坐得住。”既然是敌人,迟早都是会敌对上的,不如从现在开始敌对。

    “臣这就让暗卫去办。”李甫顿时吞了口吐沫,从建康到杭州一带,也不知道有多少土地,环太湖一带土地肥沃,一向都是江南士绅的自留地,李唐这次算是动了这些人的命根子了,偏偏李璟用的是阳谋,你留下来,那就是大唐的臣子,按照大唐的规矩办事,根据家中人口,留下足够的土地,剩下的土地都按照合适的价格买下来,若是离开,这些都是大唐的领土,大唐皇帝有权力分配这些土地。

    “让韩世忠准备一番,南宋的水师既然躲在河道之中,就让他们永远死在河道里算了。”李璟冷冰冰的说道。

    大军搬运粮草一般都是走官道,这些官道一般都会经过河道,河道虽然比较狭窄,但同样的比较深远,大唐的水师不可能一条河道一条河道的搜寻敌人,就算是暗卫也不可能完美的解决这些问题,只能是发动百姓,有的放矢,才能尽快解决隐藏在江南水道中的南宋水师。

    “是。”李甫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下达命令不提。

    不过一天的时间,大唐皇帝准备重新丈量江南土地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杭州城,杭州城中多士绅,这些士绅虽然是响应孔端友的号召,离开了故土,但并没有分布在乡下,乡下哪里有城内繁华,加上城中还是岳飞驻守,十几万大军甚至比其他的城池更加的安全。

    大清早的,谢英阁领着两个下人来到燕子楼,来到杭州之后,只是带来了钱财和粮食,在杭州城买了一个铺子,做一些丝绸生意,倒是很不错,不像以前那样奔波劳累,小日子过的还是很舒服的,若是不用担心老家的大宅和土地,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谢兄。”谢英阁刚刚进入三楼,就遇见几个好友,口中“谢兄,谢兄”的喊着不停,谢英阁也纷纷还礼,只是眉宇之间多了一些迟疑,平日里大家一块喝酒,一块玩了,没事还到青楼里面走一走,可是今天众人脸色比较差。

    “祝兄、胡兄、张兄,为何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谢英阁有些惊讶的望着众人,说道:“虽然李璟在外面进攻,但是想要攻破杭州是何等的困难,就算遇到危险,我们再南下就行了,再不行的话,我们做一个老实的百姓也是好的,想来大唐皇帝也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的?”众人南下之后还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不就是因为如此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若是再不留爷,爷就装孙子,你总不可能杀自己的孙子吧!世人都是如此,谢英阁这些人当初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接受孔端友的建议,南下杭州,坚壁清野。

    “谢兄,你难道没听说吗?大唐洪武天子要求我们一个月内必须返回桑梓,否则的话,他将重新丈量土地,按照各地贱民的数量,重新划分土地。你我家的土地将会为他人所有了。”祝昭哭丧着脸说道。其他众人也都是唉声叹气。

    “妄想,我可是有田契的人,谁敢动我的土地?”谢英阁顿时勃然大怒,大声吼道。田地可是他的命根子,岂能让给别人?

    “没用,你那田契上盖的是大宋的印章,不是大唐的。”旁边的一个锦衣胖子接过话来说道。谢英阁听了顿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情,现在都是大唐的天下了,你拿着大宋的田契,盖着大宋的官印,合适吗?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