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鸿门宴 (一)
    ,精彩小说免费!

    石府很大,在赵桓搬走之后,刘锜、石磊等人都搬进了大宅院中,这些都是当初跟随赵桓身边的大臣所留,若是以前,石磊这个襄阳副将哪里有资格住在这里,但现在不一样了,石磊也拥有了一个巨大的宅院。宅院之中,不仅仅是石磊的家人,石磊的仆人等等也都住在宅院之中。

    “石府看上去还是极为恢弘的,这个地方还是陛下赏赐给秦桧的,可惜的是,秦桧也没有住多久,陛下就迁都,又赏给了石磊。”刘钊骑着战马,望着面前的府邸,面色比较差,双目中还有一丝嫉妒,他是刘锜的弟弟,所居住的地方也没有眼前这个大。

    “石将军乃是军中柱石,我刘锜能够抵挡住种师道的进攻,石将军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你可不能乱来。”刘锜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军中谁都可以不在,但石磊不行,石磊是自己联合襄阳本土将军的重要的纽带,襄阳城的许多事情都需要石磊出面。

    “是。”刘钊只能是按下心中的不满,拱手说道。他扫了远处的府邸,却见石磊领着几个下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显然是得到消息,亲自前来迎接。

    “石兄弟,恭喜恭喜啊!”刘锜见石磊亲自前来,脸上的笑容更多了,最起码在他看来,石磊还是很尊敬自己的,出门迎接是次要的,这态度才是最主要的。

    “将军驾到,蓬荜生辉,请。”石磊扫了刘锜等人一眼,不过十几个亲兵,倒是自信的很,认为在这襄阳城内,无人敢将刘锜如何如何。

    “这是辽东商人送给本将军的人参,听说有百年之久,刘某放在身边用不着,不如给老夫人,让老夫人再添寿百年。”刘锜笑呵呵对身边的亲兵说道,只见那亲兵手上捧着一个锦盒,锦盒打开,就见一根人参用红绳系着,人参须发皆存,栩栩如生。

    “这,这如何使得?”石磊顿时心中有些激动了。甚至还有一些迷茫,刘锜虽然对襄阳百姓不怎么样,但对他还是很不错的,自己这样出卖对方,是不是有些不大好。

    “哼,石将军,你可不要忘记了,当初你说的话,这次拜寿所得,都要敬献给朝廷。”这个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一下子将石磊惊醒过来。

    “混账,这是刘某私人赠送,与这次拜寿没有任何关系,我刘锜送出去的东西,什么时候收回来的。”刘锜心中一阵大怒,狠狠的瞪了自己弟弟一眼,这个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对,对,刘将军所言甚是,既然末将已经说了那就要做到,不过,大将军说的也是有道理,这样,这人参末将用钱买下来,然后用这钱捐献给大军,这样一来,两全其美,说实在的,这市面上,百年的人参可是用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石磊听了哈哈大笑,宛若很高兴的模样,心中的一点内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拉着刘锜的手,说道:“大将军,请,大厅内众将可都等急了,就差大将军了。”

    刘锜面色涨的通红,嘴唇直哆嗦,不知道说什么好,什么时候拜寿的礼品还需要对方买的?这是啪啪打脸的节奏。传扬出去,刘锜还要不要名声了。

    刘钊这个时候也感觉到自己刚才一番话有错误,心中也暗骂自己嘴贱,只是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也不可能收回来的。他寻思着等事后在弥补一番。

    大厅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石老夫人只是来了一下就走了,毕竟在座的众人并不是真正的冲着老夫人来的,石磊和刘锜两人坐在首席,他看了外面一眼,就见一个亲卫对他点了点头,顿时知道事情已经准备差不多了。

    当下站起身来,隐隐的朝刘锜隔了三五步,才笑呵呵的说道:“诸位,石某有话要说。”

    “将军且说来。”刘锜放下酒杯,笑容满面,心中却不知道为何隐隐的有些不妙,他扫了周围一眼,满屋的将军校尉,将整个襄阳城的官员一网打尽。

    “诸位,外面是谁,大唐十万大军围困襄阳,虽然我等屡次击败了唐军的进攻,但诸位认为我们真的能守住襄阳城吗?”石磊扫了众人一眼,冷笑道:“诸位之中有许多人都是出自襄阳城,双方交战,襄阳城的百姓生灵涂炭,这些天死的人还少吗?诸位难道就这样看着乡亲们这样战死疆场,看着我襄阳城十室九空,母失儿,妻子失去丈夫,儿子失去父亲吗?”石磊声色俱厉,双目赤红,扫过众人,大厅之上一片寂静,深思者有之,意动者有之,愤怒者有之,不屑者有之,但更多的还是一个大大的惊讶。石磊居然想投敌?

    “石磊,你想做什么?想背叛大宋吗?”刘钊瞬间反应过来,面色阴沉,大声怒吼道。心中不仅仅没有半点害怕,更多的是狂喜,杀了石磊,占据府邸,获得更多的钱财。

    “石将军,你这是投敌?朝廷对你不薄,你为何背叛天子?难道你想遗臭万年不成?”刘锜在经过一阵愤怒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眼珠转动,愤怒之下,想的更多的还是如何离开石府,石磊这个时候召集众人,显然是有了准备,一旦还留在这里,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他心中暗恨,早知道如此,应该多带点人前来,现在加上自家人也不到二十人而已,如何能突破眼前的防御?

    “弃暗投明本身就是如此,更不要说大唐洪武天子威名远播,乃是天下之主,我等在此阻拦天兵,就是螳臂当车,自己身死也就算了,连累家人乡亲,日后史书上将如何记载我等?”石磊再次让开两步,冷笑道:“更何况,石某的为人诸位弟兄都很清楚,若非你们兄弟太过分,我石某也不会如此,让襄阳的百姓无辜惨死也就算了,死了之后连人家的卖命钱都不给,你们几个弟兄将我襄阳城的乡亲们当做什么了?征调船只,那不是叫征调,那是叫强抢,北门杨村三十口性命是怎么回事?刘钊,你告诉我?不是我不想给大宋卖命,而是你们太无耻了。”

    大堂内众将听了心中也是一阵愤怒,纷纷扫了刘钊一眼,目光中充斥着怒火,没想到刘钊会做出如此下三滥的事情,着实让人愤怒。

    “刘钊,你干的好事情,你究竟背着我还干了一些什么,从实招来,否则的话,就算你是本将军的弟弟,本将军也会大义灭亲。”刘锜面色大变,看了一边的刘钊一眼,对石磊说道:“石将军,事情若真的如同将军所说,刘钊任由将军处置,但将军切不可贸然行事,那李璟阴险狡诈,就算将军投奔大唐,也未必会受到重用,不如坚守城池,等击退种师道之后,刘锜必定上奏天子,加封将军,公侯之位唾手可得。”刘锜算是看清楚了,这个时候不说点好话,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外面已经人影绰绰,石磊的援军已经到了,自己想要离开,十分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