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准备
    ,!

    月朗星稀,夜空一片宁静,种师道披着一件单衣,望着远处的苍穹,苍穹之下,就是襄阳重镇,他在想着自己这一生,前半生虽然征战天下,但实际上一生蹉跎,现在掌握重兵,却一败于岳飞,二败于刘锜,损兵折将,让种师道自己都怀疑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领军作战。

    “将军,武松将军派人来了。”远处一阵脚步声传来,种泓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哦!快,让他来见我。”种师道目光中也闪烁着一丝喜悦,刚才的怀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武松的消失让种师道也很担心,这个时候传来武松的消息,让种师道心中一松,赶紧让人将士兵带了过来。

    “小人蒲甲拜见将军。”半响之后,就见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汉子在种泓的带领下走了过来,拜倒在地。

    “一路辛苦了,武松将军现在怎么样了?”种师道看了种泓一眼,见种泓点了点头,就知道自己的侄子已经派人询问过军中将士,眼前之人的确是大唐的军人,顿时和颜悦色的说道。

    “将军现在和城中的暗卫已经联系上了,并且劝降了宋将石磊,石磊将军已经归顺了大唐,并且决定在三天后的晚上,夜宴宋军大将,准备将这些人尽数斩杀。”蒲甲又将城中的情况说了一遍,倒是说的绘声绘色,让种师道等人听的连连点头,心中惊叹不已。

    种师道环顾左右,说道:“武松将军神勇,我等若是能攻下襄阳,武松将军将为首功。”种师道不想都知道,武松此举足以改变战场上的局势,襄阳城将会在三天后轻松攻下。

    “你先回去休息,就不要去襄阳城了,虽然有人接应,但刘锜占据了城中优势,一旦被查获,影响武松将军的布局。”种师道想了想说道。

    “是。”蒲甲赶紧退了下去。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襄阳即将旦夕而下了。”种泓笑道。

    “是啊!”种师道也连连点头,摸着胡须说道:“都是陛下高瞻远瞩,让武松将军作为我的助手,否则的话,我等哪里这么快就能拿下襄阳。传令下去,大军准备,准备竹筏,只要城中信号一起,我们立刻杀入城中,占据襄阳城。”

    “是。”种泓等人纷纷应声,一边让人准备竹筏,准备再次进攻襄阳。

    种师道的一番动作并没有瞒过刘锜,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想过隐瞒,甚至大张旗鼓的进行,左右是要进攻襄阳的,现在搭建竹筏不就是为了进攻襄阳的吗?

    “种师道也不过如此而已,这样的人也能领军十万进攻我襄阳,也不知道李璟哪里来的自信,凭借一个老朽就想夺取我襄阳?”刘锜得到消息之后,带领着众将站在废墟之上,洋洋得意的说道。

    石磊面色复杂,望着对面的唐军大营,虽然距离很远,但他还是能感觉的到对面的杀气,这是一只精锐之师,远不是南宋的军队可以比拟的,若不是占据了地利上的优势,恐怕襄阳城早就落入了大唐之手,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轻松的。

    “我们的船只打造的如何了??民间的船只征调的如何了?”刘锜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面还是很着急的,打造船只可不像竹筏那么简单,种师道的竹筏也只是临时用用,带上三五人,不会落水就可以了,竹筏相连,还是很轻松的实现一个浮桥,但船只就不一样了,打造起来十分复杂,短时间内很难形成编制。刘锜不仅仅命令打造船只,更是让人收集民间船只。

    “?打造的并不顺利,不过,民间船只征调倒是顺利的很,现在已经征调了五十艘大小快船。”刘钊很是得意的说道。

    石磊听了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杀机,嘴角更是露出一丝冷笑,刘钊打造的必然是不顺利,因为刘钊根本就没有出什么钱,而征调必然是很顺利了,因为刘钊动用的是武力,襄阳城的百姓如何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军队呢?只要手中有船只,最后都会落入刘钊之手,如此一来,征召自然很顺利了。但如此一来,襄阳的百姓也不知道被荼毒了多少。

    石磊捏紧了拳头,心中生出了无限杀机,一时间,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刘锜此人绝对不能留在襄阳,襄阳落入大唐之手,襄阳城的百姓才有活路。

    “石将军,听说老夫人过寿,我等后天可是要前往拜寿,将军可要好生准备一番了。这酒水可不能少了。”刘锜笑呵呵的望着石磊说道。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家中别的没有,这酒自然是少不掉的,到时候诸位将军可以畅饮。”石磊脸色一变,脸上赶紧露出一丝强笑,生怕自己心中所想,被刘锜所知。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刘锜连连点头,只有刘钊面色阴沉,要他的钱就好像是要他的命一样,让他心中十分不满。

    “石将军这次可以大赚一笔了。恭喜,恭喜啊!”刘钊忍不住讥笑道,就算是出钱,也要先让自己快活一顿。哪怕是过过嘴瘾也是可以的。

    “不敢,不敢。”石磊心中暗怒,表面上却说道:“诸位将军,末将只是想着这段时间诸位辛苦,不如借个机会小聚一番,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诸位只要人来就可以了,若是要带礼品前来的话,还不如折算成钱财,送入军中,资助大军也是好的,这也算是末将的一点心意。”

    “难得将军如此忠义,我必上奏天子,言明将军之仁孝、忠义,实在是我大宋臣子之楷模,某不如也。”刘锜听了之后十分高兴十分感慨的说道。虽然石磊的这番话,或许是有被人逼迫的嫌疑,但能说出来,足见对方的心思了。

    只是刘锜这番话刚刚落音,周围的众将脸上顿时浮现一丝尴尬来,刘钊更是面色阴沉,石磊如此,让众将的脸面望哪里放呢?甚至一些原来与石磊关系比较好的将军,望着石磊的眼神都变的复杂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