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准备再次斩首
    “将军,我乃是大宋臣子,岂能归顺大唐?”石磊一阵迟疑最后苦笑道:“若是传扬出去,千百年后,我石氏可是臭名远扬了。”虽然石磊已经有了一丝心动,但是想到自己日后的名声,顿时迟疑起来。

    “陛下曾经说过,这史书乃是胜利者书写的,洪武天下即将一统天下,将军弃暗投明,乃是顺天应人,为何会在史书上留下骂名呢?相反,将军保全襄阳一城人的性命,当记载史册才是。”武松顿时松了一口气,现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石磊再不投降,他只能下狠手了。

    隐隐的,武松朝周围的下人点点头,这些下人们不经意中将石磊围在中间,石磊若是不能劝降,那就杀了此人,然后带着暗卫换一个地方,石磊在军中威望很高,刘锜的一些作为损害了襄阳人的利益,也只有石磊在,襄阳人才会帮助刘锜,若是杀了石磊,这中间就没有人能够帮助刘锜缓和和襄阳人的矛盾,那些襄阳人哪里还会帮助刘锜?

    石磊这个时候反而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变化,他脑海里想到刘钊那不屑嘴脸,襄阳百姓在刘钊眼中都成了草民,都成了贱民,这些人死活根本就没有被刘钊放在眼里面,想到刘钊家中的奢侈,又想到襄阳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连稀粥都喝不起,他们的家人为了保护襄阳,被唐军打死,可就是如此,刘钊连一点银钱都不给。

    长久下来,等到襄阳城被攻破的时候,襄阳城中的百姓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或者他石磊若是有朝一日战死,自己的家人也得不到什么,甚至连自己的府邸都会收回去,都会被刘钊卖了赚钱。

    “将军准备怎么办?末将虽然是副将,但手中掌握的不过三千兵马而已。”石磊终于正容说道。就在瞬间,石磊终于被说动了,除掉自身和石母的性命在敌人的掌握之中,更重要的还是石磊心中的一点良知,到底是襄阳人,不忍看着襄阳的百姓因此而受到灾难,宁愿归顺大唐。

    武松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目光示意,让一边的暗卫和亲兵尽数退了下去。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他笑呵呵的说道:“三千人马,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可以做许多事情,第一,可以临阵反水,双方厮杀的时候,有将军的数千兵马,可以接应大军进城,刘锜必败无疑;第二就是实行斩首之策,邀请刘锜等军中将领入石府,将其斩杀。不过事情有些冒险,一旦敌人已经有了准备,我们也是必败无疑。将军当如何选择?”武松目光灼灼,望着石磊。

    石磊沉吟了片刻,才说道:“第一个计策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双方必定会死伤无数,而且刘锜还有可能退入城中,跟我们打巷战,那个时候,襄阳百姓仍然会有死伤,第二个虽然有些危险,但能节省不少的时间,而且还能减少杀戮,末将愿意选第二个。三天后,末将会以家母祝寿为名,宴请城中的将军,到时候,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到时候,请种相公领军趁机杀入城中,这样一来,两面夹击,肯定能够击败刘锜,而且尽可能的减少杀戮,将军以为如何?”

    “好。石将军仁义,不愧为陛下所夸赞。”武松睁开眼说瞎话。李璟何时这样说过石磊的,相反,李璟还命令种师道将城中凡是抵抗者,尽数斩杀,命令已经下达,就是种师道违抗命令而已。这石磊按照道理,同样是李璟的必杀之列。

    “既然如此,末将这就下去安排,将军可以派人前往城外通知种相公,末将让亲兵前往。”石磊既然定下了调子,就不愿意耽搁了,赶紧执行,免得走漏了风声,他拱手说道:“末将家中虽然有些兵丁,但绝对不是众将的对手,还需要将军率领弟兄们出马,一旦那些人暴起,将军见这些家伙尽数斩杀就是了。”

    “如此甚好。”武松点点头,又与石磊商议了一番,然后百余人夹在石磊亲兵之中,回到石府。

    刘家大院中,刘锜正在读书,刘钊懒洋洋的走了进来,身上也没有穿盔甲,只是穿着一件锦袍,肥胖的脸上哪里还有将军所带有气质,唯独一双眸子滴溜溜的闪烁着光芒。

    “兄长,石磊宴请诸将的事情,你知道了吗?”刘钊笑呵呵的说道:“这个时候宴请诸将,有些不对啊!他的老娘寿辰不是还有几个月吗?”

    “他是对我们没有信心,生怕几个月之后,没机会为自己的老母祝寿了,才会如此。”刘锜扫了自己弟弟一眼,说道:“你今天又和他吵起来了?我说你要那么多的钱财干什么?那些是买命钱,你将这些钱财都贪墨了,城中的士绅心中会不满的,日后谁还会用钱来买命?还不如直接送钱给你呢!”对于自己的弟弟,刘锜还是很了解,偏偏又没有办法,总不能杀了他吧!

    “兄长,这就不对了,要不是兄长和我们刘家几个兄弟,这襄阳城恐怕早就被人所破了,哪里还有其他?这些人送点银子过来,不是很正常的吗?买命,向我们也买也是买命。”刘钊大声说道。以前在襄阳,他是绝对不敢的,上面有许多文臣盯着,还有皇帝赵桓,但现在不用了,襄阳是军镇,刘锜才是城中的老大,谁还敢放肆?

    “总是,石磊将军不能得罪了,他是襄阳人,威望高,对朝廷十分忠心,对我也很尊重。得罪了他,下面的人怎么带?”刘锜扫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说道:“他的母亲大寿,我们都去看看。拜见一下老夫人,也是袍泽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是。”刘钊心中虽然不愿,但还是应了下来,心中却是一阵肉疼,过去拜寿,那都是要掏钱的,一想到掏钱,刘钊就感觉到牙疼。刘锜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摇摇头,说道:“还有拿出一些钱财来,要造船,我们的水师不够了,下次再来进攻,我们恐怕抵挡不住,我们需要造船,不需要大船,造小船就可以了,还要挑选敢死之人,敌人想要进攻襄阳,就改变不了渡过护城河这道天险,这是水师的机会。可惜了,我们的水师都到江南去了。”

    “是,是,我这就去筹备钱财去。”刘钊顿时感觉自己不好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来见刘锜了,这下损失了多少钱财。

    “去吧,去吧!好生准备一些礼品,等我的通知,大家一起去,也是给石磊面子的。”刘锜皱了皱眉头,让刘钊退了下去。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