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背黑锅
    襄阳城,大军云集,不时的可以听见一阵阵炮声传来,有火炮的轰鸣声,也有回回炮产生的霹雳声,整个襄阳城下早就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可就是如此,每次炮击之后,就有无数人影出现在城墙下,开始修建被摧毁的城墙,甚至有的百姓还将回回炮所发的炮弹当做建筑材料,用来修葺破损的城墙,让对面的种师道等人看的十分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这些家伙真是可恶,要是我,现在就派人炮击襄阳,这些家伙显然是看清楚了大将军心中所想,现在好了,让我们白白浪费了半个月的时间。”种浤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微微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军耗费时间是次要的,但损失了那么多的火药才是最重要的。”

    “难道将这些人都给杀了?恐怕朝廷的名声就臭到家了,大将军的性命也不要想了。”折可存之侄孙折无忌叹息了一声,他望着远处的中军大帐,中军大帐一片寂静,这些日子种师道只是坐镇中军大帐,很少出现在军中,十万大军也只是训练,监督民夫搬运砖石,堵塞护城河,就算是军中训练,种师道也是让部下执行。

    看上去种师道好像是不管军中之事,但众将却知道种师道比任何人都着急。

    “现在唯一能做主的恐怕就是陛下了,陛下只要一声令下,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敢杀过去。”种浤望着南方,这个决定不好下,他知道种师道的奏章早就送到江南去了,就等着李璟的命令了,按照以前的规矩,顶多八天的时间就会有命令下来,但到如今,都已经半个月了,也不见李璟的圣旨前来,足见这件事情对于李璟来说,也是一件为难的事情。

    “陛下乃是难得一见的圣主,岂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就算是心中所想,也不会说出来的。”身边折无忌扫了周围一眼,低声说道。折家和种家都是西军的一部分,两家也是世交,暗地里虽然相互竞争,但还是好朋友,有些话说出来也没什么顾忌的。

    种浤心中一阵沉默,实际上,种家和折家一样,在李璟心中都是有不好的案底的,种师中、折可求都是有反叛的经历,种师道这个时候主持中路军的进攻,实际上压力很大,稍不留意,整个西军将领上下都会跟着倒霉,甚至永无翻身的机会,眼下这种事情让种师道不知道如何是好。

    “驾,驾。”一阵阵马蹄声传来,远处飞来一队骑兵,这些骑兵身着锦衣,虽然风尘仆仆,但是难掩身上的肃杀的气息,这是近卫军的气息,种浤面色一动,赶紧飞奔入中军大帐。

    “大将军,陛下派人来了。”种浤大声喊了起来。

    种师道猛然之间从椅子上坐了起来,面色阴沉,大踏步的出了大帐,迎面而来的是一队锦衣壮汉,为首之人手上捧着一个密封的匣子。

    “种将军,陛下有旨。”为首的近卫军高举手中的匣子。

    “臣种师道接旨。”种师道脸上露出喜色,不管是什么样的圣旨,都意味着自己进攻襄阳的计划有了变化,是好的也罢,坏消息也罢!自己都要执行。他伸手接过匣子,正待邀请近卫军入帐,为首的壮汉却摇摇头。

    “老将军。宗正来之前,曾告诉小人,陛下英明,爱民如子,大将军在前线,君命有所不受。陛下仁慈当名传千古。”壮汉拱了拱手,不理睬种师道心中的迟疑,就告辞而去。

    种师道面色阴晴不定,双手托着匣子,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他虽然是武将,但从近卫的口中,知道这匣子里所藏的东西肯定十分重要。

    “大将军,既然陛下有圣旨前来,不如大家一起看看。”种浤有些兴奋,在一边催促道。大家在襄阳城下这么长时间了,心中烦躁,巴不得李璟的圣旨中已经做出了决定,最起码也能指明方向。

    “哼,陛下的圣旨恐怕是针对其他事情的,陛下远在江南,如何能针对襄阳之战做出什么决定?”种师道看着眼前的匣子,面色阴晴不定,他想了想,还是打开匣子,就见里面一纸书信,打开书信,上面也有只有一个字。

    种师道面色更差,虎目中放出光芒,虎躯一阵颤抖,最后勉强镇定下来,将书信塞在怀里,大声说道:“陛下仁慈,但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传令下去,炮轰襄阳,将所有的火药全部用上,一个都不留。凡是阻挡我大唐铁骑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大将军。”众人听了面色一愣,忍不住一阵惊呼,这样一来,勉强的襄阳城恐怕会死伤无数。

    “怎么,大将军主掌全军,还下达不了这样的命令吗?”远处传来一阵冷哼声,就见武松身着黑色盔甲,大踏步的走了过来扫了,冷冰冰的扫了众人一眼,吓的众人不敢说话。

    “武松奉命押解粮草前来,请大将军查收。”武松朝种师道拱手说道。

    “都下去准备吧!一个时辰之后,开始炮击,所有的火炮,回回炮全部打出去。陛下仁慈,体恤襄阳百姓,说只要围困长一些,襄阳必定会投降,哼哼,若是如此,还需要我们这些将军们干什么,其他诸路大军进展顺利,唯独我们中路军,还止步襄阳城下,或许等到陛下将赵桓生擒活捉的时候,我们还在襄阳城下。”种师道面色冷峻,身上的煞气让众人都喘不过气来,这个老将军这次是真的发怒了。

    “老将军所言甚是。虽然有些残忍,但总比陛下的计策好一些。尽快解决战斗吧!就算有什么恶名,我武松愿意与老将军一力承担。”武松看了种师道一眼,眉宇之间露出一丝忧色,但还是正容说道。

    “武将军,你是转运粮草的,怎么也想插手本将军的指挥吗?”种师道仿佛有些不满,瞪了武松一眼。

    “末将为国公,虽然只是转运粮草的,但想要进攻襄阳,分一杯羹,想来陛下也不会说什么的,老将军认为呢?”武松笑呵呵的说道。

    “你。”种师道深深的看了武松一眼,他相信武松肯定是看出了什么,古道热肠,武松就是这种人,可惜的是,这件事情还真的不能让他知晓。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夫我进攻襄阳,凡是阻挡我大军夺取襄阳的,都是我们的敌人。”种师道扫了众人一眼,面色狰狞,冷笑道:“陛下仁慈,那是陛下,老夫只是一个将军,行军打仗,哪里知道什么治国的道理。进攻,给我进攻。”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