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一言定生死
    李璟亲自率领大军为中军,兵马绵延近二十里,浩浩荡荡,旌旗遮天蔽日,周围虽然有不少的南宋水师,但看见李璟的模样,谁敢前来送死,连盯梢都不敢。足见李璟的威名之盛。

    李璟和李定北坐在马车之中,暗卫四出,送来三支大军的情报,种师道受阻于襄阳城,送来的情报就算是李璟也十分为难,李乔的兵马进展顺利,已经出川,和刘光世对阵钓鱼山,刘光世领军十万死守钓鱼山,合川周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刘光世本领不怎么样,但身后粮草充足,防守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李乔用了各种办法,也难以攻下钓鱼山,反而损失了不少的兵马。

    面对这种局面,无论是李璟或者是其他几路大军都陷入困难之中,相比较而言,也只有李璟这一路大军暂时还是比较顺利。

    “让宗正来一趟。”李璟敲了一下车窗,外面就有侍卫去请李甫前来。

    “陛下。”半响之后,李甫的声音在车厢外响起,接着就见李甫走了进来,朝李定北拱了拱手,喊了一声殿下,这才坐了下来。

    “襄阳和巴蜀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李璟靠着软榻上,说道:“李乔被阻钓鱼山,钓鱼山易守难攻,李乔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拿下钓鱼山,至于襄阳就更加恶心了,刘锜驱赶百姓修建城池,每次炮击之后,就驱赶百姓前往,种师道不敢下手,生怕杀了这些百姓。”

    李甫听了点点头,实际上这个消息早就在军中传扬,只是当时李璟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听之任之,但现在不一样,东路军已经突破,襄阳若是还没有突破,就容易造成孤军深入的危险,南宋各地的兵马可是有不少的,岳飞在军中威望很高,可以调动各路大军。

    “陛下,种师道所担心的事情也是有道理的,江南民心未必是全部站在我们这边的,建康一战到底是死了不少人,江南的士绅们恐怕会对这件事情大加指责,不利于我们统一天下局势,若是再在襄阳杀戮甚多,对以后恐怕有些不利啊!”李甫小心翼翼地看了李璟一眼,解释道。

    “定北,你怎么看?”李璟默然不语,又望着李定北说道。

    “儿臣,儿臣认为江山社稷虽然很重要,但是百姓乃是天下之根本,大唐王朝乃是王师,父皇吊民伐罪,南征天下,使得天下早日一统,让百姓们早日获得太平生活,若是大加杀戮,恐怕与父皇的初衷不符合,日后史书也会记载今日之事,还请父皇明察。”李定北脸上闪烁着一丝挣扎来,最后低声说道:“儿臣一点浅见,若是有不当之处,请父皇责罚。”

    李甫面色一愣,身形一阵颤抖,望着李定北一眼,很快就低下了脑袋,这样的话出自李定北之口,让李甫倒是很正常的,毕竟李甫也曾经教导过李定北,政事堂的相公们都希望大唐能够出一位仁君,和李璟的勇武不一样。只是他并不认为李定北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正确的决定,偏偏他又不好说出来。

    “若是如此,恐怕一两年都打不下襄阳,中路军将损耗无数。”李璟面色平静,说道:“襄阳百姓一向是仇视我大唐,到底是赵桓曾经在那里为都,如此坚决的抵挡我大唐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些人若是不给点教训,恐怕还是会支持刘锜的,宗正以为呢?”

    李璟并没有明说,但李甫也是聪明人,从里面一下子就听出了李璟的意思,胆敢抵挡大唐军队进攻的人都是大唐的敌人,对付敌人,自然是不需要仁慈。哪怕对方是普通百姓也是一样。到底是天子,一言而定人生死,一言而定天下兴衰。无论襄阳百姓如何,或许这些百姓是被逼的,或许真的像李璟所说的那样,这些人是仇视大唐的,但随着李璟的一句话,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会死在襄阳的炮击之中。日后的史书也不知道如何记载这件事情。

    “臣这就让种师道下达进攻的命令。”李甫赶紧说道。李甫不敢反对,相对于一城百姓的性命,统一天下才是最重要的。若是按照李定北的主意,弄不好种师道真的一年内都拿不下襄阳。

    “一番进攻之后,相信那些百姓中肯定有心向王师的人,派暗卫进入城中,劝说一番,襄阳的百姓一定会明白,大唐王师南下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让天下早日太平,相信这些百姓经过劝说之后,肯定不会帮助南宋,宗正认为呢?”李璟又说道。

    “陛下所言甚是。”李甫笑道:“天下大势,只要有点眼神的人都会明白,暗卫一番劝阻之后,必定会倒戈相向,弃暗投明,迎接王师入城,臣这就去办!”

    “父皇为天子,为万民之主,开国圣君,当以仁慈而治天下,为何要下达这样的圣旨呢?”李定北迟疑了一阵才询问道:“政事堂的先生们都告诉孩儿,当以仁为本,爱惜子民,父皇为了一个襄阳城,而杀了这么多百姓,这不是和先生们说的不一样吗?”

    李定北双目中出现一丝畏惧,但还有一丝坚决,李璟的决定和他的人生观念截然不同,甚至打破了他的对李璟印象,随着李璟的一道圣旨,就意味着襄阳将会是血流成河,伤亡无数。

    “那是你的事情,不是父皇的事情,父皇的任务就是平定天下,然后交给你一个太平的天下,至于你的责任就是稳定天下,继而让大唐走向繁荣。父皇威服天下,你是恩服天下。”李璟摇摇头,说道:“就算朕屠了整个襄阳如何,几十年后,天下哪里会记得朕做过的事情,他们只是会歌功颂德。老百姓也是如此,只要给了他们好处,让他们有饭吃,有衣服穿,哪里管以前的事情?”李璟轻轻的摸着李定北的脑袋。

    ?李璟所的很残忍,但说的却是事实,后世大清进攻江南,也不知道犯了多少罪恶,后来江南许多百姓都成了大清死忠,时间能让人忘记许多凄惨的事情。李璟认为襄阳也是如此。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