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驱民
    “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传来,震慑苍穹,整个襄阳城上空都是一阵阵呼啸声、轰鸣声,襄阳城的百姓感受到大地在颤抖,各个躲在家中不敢出现,甚至有的时候,墙壁都在晃动,灰尘落下,这些百姓也不敢出来打扫,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在大声。

    大唐军队已经在城外接连进攻了两日之久,两天的时间内,襄阳城的城墙饱受摧残,方圆数丈的城墙已经摧毁了一半,城墙下面,铁球和石块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上去身上都在发麻,那高大宏伟的城楼早就化成了灰烬,哪里还有当初的模样。城墙上的所有建筑都被摧毁,偌大的城池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御防御,唯独只能仰仗护城河了。

    “敌人恐怕准备填充护城河了,将火炮的射程再次延伸。或者是直接填充护城河,从城门杀入城中。”趁着间隙,刘锜领着众人上了斑驳的城墙,望着下面的护城河,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之色。

    襄阳城三面环水,用的是汉江江水,还有一面是护城河,但就算是护城河也是比其他城池更宽,更深,襄阳城的护城河平均宽近六百步,最宽的地方近千步,最窄的地方也有三百步之多,也是城门所在的地方,种师道以火炮进攻城墙,为的就是给大军进攻铺平道路。

    “种师道或许是想从城门处杀入城中。”石磊有些担心的说道。虽然襄阳城城池坚固,护城河比较宽,但在城门下的护城河是最窄的地方,以前敌人想从城门处攻入襄阳,肯定会受到城墙上的士兵的反击,现在城墙一半都已经摧毁,城墙上的士兵连站立都不可能,更加不可能阻击敌人的入侵了。

    “肯定是这样的。”刘锜望着护城河对面的大营,就见无数百姓正在挑着泥土,将这些泥土砖块倒入护城河中,虽然有河水将这些泥土砖块冲走,但没有弓箭手压制,迟早会将襄阳城的护城河给填满的。偏偏这种事情,他没有办法对付。

    “我们当如何是好?”石磊有些担心。

    “让老百姓前来修复城墙吧!看看对方可敢对这些老百姓下手。”刘捏紧了拳头,他原本不想这么早就动手的,但看着对面种师道的模样,他知道,种师道这是想求稳,而且对襄阳城中的百姓还有一丝忌惮,生怕自己杀了有太多的百姓,影响唐军的名声,对统一战争会有一丝不利。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刘锜了。

    “是。”石磊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变,朝身后招了一下,就见无数士兵蜂拥而出,四下搜寻百姓前来重新修建城墙。

    “走吧!等下恐怕种师道又要炮击襄阳了。”刘锜用千里镜望着对岸,只见对岸无数士兵正在奔跑,顿时招呼众人离去。

    片刻之后,果然听见一阵阵呼啸声传来,空中顿时落下石弹雨来,不断的摧残着襄阳城墙,偶尔的时候还有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这是大唐制造的开花弹,铁弹之中蕴藏着一些铁珠、石块等物,用来射杀周围的敌人的。攻击力很小,但产生的杀伤力却是很大。可惜的是,城墙上已经没有多少士兵,只有一些士兵躲在藏兵洞里,监视着对面的敌人。

    而就在刘锜离开的时候,护城河对面的种师道却率领着麾下大将行走在火炮营中,看着百余门火炮,笑呵呵的说道:“以前若是想要攻陷敌人的城墙,是何等困难,但有此物在,就算是再怎么坚固的城墙,也会化成齑粉,可以的是,就是耗费太厉害了。”

    “大帅,京中传言火炮一响,黄金万两,这虽然没有黄金万两,但也差别不大。不过几天的时间,火药消耗巨大,铁弹也损失无数。这铁弹倒是好一些,唯独火药,朝廷弄起来还是很困难的。”种浤苦笑道。

    “那就少用一些火炮,用回回炮,陛下早就知道襄阳的情况,不但运来了火炮,还有回回炮,那玩意也厉害的很,一炮下去,几十斤的石块砸出去,方圆数丈的士兵都被砸死了。”种师道不在意的说道:“现在敌人被我们打的抬不起头,城墙都被摧毁的差不多了,我们趁机将这护城河给填起来,然后架上回回炮,相信很快就能将襄阳城摧毁。”

    众人点点头,这火炮虽然厉害,但所消耗也十分厉害,而且也不是无限制的进攻,青铜炮管一旦过热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事故,但其攻击力大,射程远还是让众将喜欢,真正用不到火炮的时候,回回炮就是最佳选择,攻击力强大,射程在弓箭之外,能让唐军减少不少损失。

    “大帅,您看。”这个时候,远处的一个哨探面色慌乱,一路小跑了过来,他大声说道:“大帅,敌人正在修葺城墙。”

    种师道好像想到了什么,让人取了千里镜,朝地面望了过去,顿时面色阴沉,说道:“刘锜真的可恶,居然驱赶百姓修葺城墙。”这一点种师道倒是想过了,但他认为此事天怒人怨,在火炮的进攻下,城墙能不能修葺成功他不知道,但百姓肯定会死伤无数。

    他相信刘锜也想到这一点,原以为刘锜会考虑一番,但没想到刘锜这么早就出动了百姓,分明就是想威慑种师道,让种师道不敢大规模的使用火炮和回回炮,除非种师道不顾唐军的名声。

    “大帅,这个该死的刘锜,根本就不想襄阳百姓的生命放在心上,一旦我们用回回炮或者是火炮,这些百姓都会死在城墙上。”众将也纷纷用千里镜观察到对面的情况。

    “哼,蝼蚁尚且偷生,这些百姓肯定是知道战场上的情况,这个时候还冒险搬运石块,分明是被刘锜所驱赶。可恶,可恶。等占据襄阳之后,一定要取了刘锜的性命。”种师道胡须颤抖,虎目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芒。战争都会死人的,进攻襄阳,襄阳百姓也会有伤亡,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像眼前这样,种师道还真的不好下手。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