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和谐
    花园中,鸟语花香,明黄大伞下,兰蔻和柴二娘两人坐在一起,两人面前摆放着一些锦缎,兰蔻一边绣花一边和柴二娘说着什么。两人倒是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表示交谈的很愉快。

    “儿臣拜见母后,见过柴姨娘。”李定北牵着李定国走了过来,朝两人拜了一拜。

    “起来吧!定国,来姨娘这里来。”兰蔻看见两人,这才放下手中的针线,却是将李定国招了过来,说道:“听说我们家四王爷最近逃课了?”

    “姨娘,您哪里听来的,定国可乖了。”李定国小眼睛有些畏惧的看着柴二娘一眼,然后将小脑袋躲在兰蔻怀里,却是害怕柴二娘。

    “姐姐,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宠着定国,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日后恐怕也是一个纨绔王爷。”柴二娘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看着李定北,请他拉了过来,让人找了一个蒲团,让李定北坐了下来,说道:“不求与你兄长相似,但好歹也要读书,当年定北可不是这样的。”

    “哎,说这个,陛下倒是经常埋怨我,说小孩子小时候就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看看定北这些年,不是读书,就是习武,就是听政,说好听的是稳重,但实际上,就像一个小老头。”兰蔻有些怜爱的望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定国聪慧,现在天下大局已定,倒是不需要学着他兄长模样,该玩就玩,该学就学。妹妹,你说呢!”

    柴二娘嘴角一动,忍不住看着一边正襟危坐的李定北,摇头说道:“当初的情况,姐姐也不是不知道。大唐是陛下一手打下来的,定北作为嫡子,若是不成长起来,若是有一个万一,如何了得。这就是命。”

    “是啊,这就是命。”兰蔻叹息了一下,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驱散,笑道:“现在好了,陛下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儿也可以休息一下了。朝政自有你父王和政事堂的相公可以处置了。”

    “母后,儿臣今日拒绝了政事堂的意见,只是不知道可否正确。”李定北迟疑了一阵,还是将刚才在政事堂的事情说了一遍,说道:“母后,儿臣认为那御史言官是无事找事,政事堂的几位相公虽然认为对方做错了,却不处罚对方,这让朝中的武将们认为朝廷不公。”

    兰蔻将手中的绣花针又重新插在锦缎之上,思索了片刻,才说道:“你做的是正确的,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就算是御史言官也是一样,无辜冤枉有功大将,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所为,就算是风闻奏事也是如此。不加以处罚,日后任何人都会肆意攻击他人。”

    “这御史言官就好像是一柄双刃剑,虽然能够击杀敌人,但稍不留意也会伤害自己,定北是握剑之人,可不能为宝剑上伤。”柴二娘也点点头,说道:“你与你的父皇不一样,你父皇威望太高,金口玉言,有他坐镇,这些御史言官不敢肆意妄为,但你监国就不一样。他们为了显示他的存在,吸引你的注意力,难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要记住,你看到的事情有的时候不一定是真的,只有仔细分析一番,才能找到最根本的东西。”

    “母亲,这些人不听话,为什么不打他们的手心呢?这样,他们就会听话了。”李定国有些不解的说道:“孩儿不听话的时候,母亲就会打孩儿的手心。”

    兰蔻和柴二娘两人听了之后,顿时笑了起来,兰蔻摸着对方的小脑袋,说道:“他们是大人了,大人只能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王兄却不能打对方的手心。”

    “我看这些文人都是受前朝的影响。恨不得将兵权都掌握在手中,与当年的赵宋相同,真是可恶。”柴二娘不满的说道:“文人掌军国之将亡,是何等愚蠢。”

    兰蔻沉默了半响,才叹息道:“此事不是你我女人家应该考虑的事情,相信陛下一定会有妥善的解决办法。”她还是比较忌讳女子干涉内政,有些事情可以教导李定北,但绝对不会下旨干涉朝中大事,这就是兰蔻的本分所在,在她的带动下,李璟的女人从来不敢干政,就算是柴二娘有这个心思,也不敢出面干涉朝中大事。

    “姐姐说的极是。”柴二娘俏脸上一丝尴尬一闪而过。她本身就是心怀远大志向,若是为男儿,这天下未必有李璟的事情,现在是李璟的女人,但有的时候,还想着指点江山,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

    “定北,你姨娘见多识广,乃是皇室之后,胸怀韬略,就算你的父皇有的时候都给佩服你姨娘,国中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请教几位先生的,就请教于你姨娘。”兰蔻扫而来柴二娘一眼,却是明白柴二娘心中所想,心中有些惋惜的同时,十分的干脆的让自己的儿子拜柴二娘为师。

    “姐姐。”柴二娘面色有羞涩,忍不住说道:“小妹也是妇人之见,哪里明白什么国家大事,让定北来询问我,不是坏了大事吗?”

    “妹妹是巾帼英雄,我知道,陛下也知道,陛下曾经说过,若不是这世道,妹妹可以为相。可惜的是,妹妹生错了世代,只能委屈在宫中。反正你平日里也是要教导定国的,现在多一个学生也不差。”兰蔻摇摇头说道:“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若不是和陛下先成亲,有太上皇做主,这个皇后之位本身就是你的。”

    “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胸怀宽广,为天下之母,宫中姐妹哪个不佩服的,若是小妹我,恐怕宫中那些姐妹们早就不满了。”柴二娘苦笑道。她性格刚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和兰蔻截然相反,她若是为宫中之主,表面上尊崇,背地里反对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最起码朱琏姐妹两人都不满了,也只有兰蔻大度、公平,为诸女所敬佩,才能维持宫中和谐。

    “我们这些妻妾的不就是如此,陛下要统一天下,我们不能帮他什么,但绝对不能弄一些烦心事来麻烦陛下。”兰蔻深深的吸了口气,她为皇后,实际上也很累。

    “索性的是陛下要回来了,姐姐也可以放松一些了。”柴二娘宽慰道。

    “但愿如此吧!”兰蔻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