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言而无信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

    毕勒哥的信使并没有走多远,就碰见了高宠,看着眼前的兵马,信使也不是傻子,一颗心顿时跌落到谷底,跪在地上,将毕勒哥的话说了一遍。

    “毕勒哥这是在威胁本将军吗?我大唐帝国数以百万计,我大唐的将军们纵横疆场,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威胁过的,莫非,毕勒哥他认为我大唐的兵锋并不锐利吗?”高宠看着地上的信使冷森森的说道,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杀机。

    “不敢,不敢,回大将军的话,我家陛下只是被小人所唆使,才会冒犯大唐,现在已经幡然悔悟,准备为大唐铲除黑汗,还请大将军看在我回鹘当初曾经跟随陛下剿灭西夏的份上,饶了我回鹘这遭,日后,我回鹘上下必定奉大唐为宗主国,年年进贡,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处。”信使不敢吓得面色苍白,赶紧不停的磕头。

    “既然如此,何必当初。”高宠不屑的说道:“一个小小的黑汗而已,我大唐岂会在乎他,不过,看在毕勒哥尚恭敬的份上,本将军暂且饶你们这一次,不过,到底是奉了陛下之命,没有毕勒哥的首级,那就用伊卜拉欣的首级来替代。”

    “是,是,小人这就回去告诉我的陛下。”信使听了之后,顿时脸上露出欢喜之色。就算这次大军失败,但只要能保住回鹘国,剩下的事情都好办,甚至大战结束之后,自己等人还能保住性命。

    “陛下这个称呼就不要有了,普天之下,能称呼陛下的人,只有大唐天子,回鹘王自称国主,或者是小王吧!”高宠不屑的说道。

    “是,是。”信使先是一愣,双目中一丝屈辱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条件如此之高,要求如此之多,越是说明高宠心中所想,只要应下来,绝对能保住回鹘国。

    “滚吧!本将军就在这里呆着,若毕勒哥自己不行,本将军亲自上场,那个时候灭掉的可不是黑汗,而是你们回鹘了。”高宠一声怒吼,吓得信使狼狈逃走。

    “将军,难道我们真的放弃了回鹘,陛下可是让将军消灭回鹘的。”身后的亲卫高邑有些担心的说道,他本是高家的家生子,很担心高宠的前程。

    “等他们杀结束了,无论是谁,我们都会灭掉他们,回鹘是这样,黑汗也是这样,我们在这边灭了回鹘,林国公就能快速的灭了回鹘,而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黑汗,这样不是更好吗?当然,若是最后回鹘取胜,我们就灭了回鹘。反正我们是猎人。”高宠不在意的说道。

    高邑嘴巴张的老大,原以为高宠已经答应了回鹘,就不会对回鹘动手,没想到,高宠居然言而无信,想将回鹘和黑汗一网打尽。

    “怎么,感觉我言而无信?哼哼,对于敌人,言而无信又能如何?”高宠好像看出了高邑的心思,不在意的说道。

    “将军所言甚是。”高邑顿时感觉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了。

    毕勒哥自然不知道高宠的想法,对于高宠的回话,虽然感到屈辱,但总算是保住了回鹘一脉,他不是没有怀疑高宠的话,但事已至此,就算怀疑也没有用,他站在中军大帐前,面色红润,哪里像刚刚病重的样子,他指挥着身边的猛将们抵御着伊卜拉欣的进攻,虽然是垂死挣扎,但也同样是狗急跳墙,这些回鹘士兵好像知道不妙一样,为了保住的性命,朝伊卜拉欣发起疯狂的反扑,一时间,伊卜拉欣麾下倒是死伤无数。

    “该死的唐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进攻?”伊卜拉欣听着手下的禀报,大军死伤无数,望着远处隐隐可见的金色身影,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唐军不会在这个时候参加战斗的,他正在旁边观看,等着我们自相残杀,让我们窝里斗,他们是在削弱我们的实力。”延陈叹息了一声。大唐军队没有及时的杀出来,任由自己人和回鹘军队自相残杀,他就知道这里面的奥妙了,可惜的是,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该死的回鹘人,已经杀过来了,而且是如此的疯狂,分明是自己逼迫太甚。

    延陈心中甚至还有一丝后悔,早知道回鹘人还有这样的战斗力,就应该联合回鹘人,对付后面的唐军,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双方杀的已经是难分难解,不可能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一番厮杀之后,也不可能和解。

    “我担心的是,唐军会不会等我们虚弱的时候,对我们也发起进攻,一网打尽。”伊卜拉欣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唐军队做壁上观,这种事情,未必不可能发生,若是那个时候,黑汗帝国如何应对。

    “大汗的意思,是想留下一只亲卫队?”延陈一下子就明白伊卜拉欣的打算,双目一眯,有些担心的说道:“大汗准备留哪一只队伍作为亲卫队?”延陈不得不考虑这里面的问题,伊卜拉欣不会是想保存实力,若真的有大事发生,这个家伙会率领大军逃跑吧!

    伊卜拉欣扫了乱军一眼,康里杰居正在率领大军进攻回鹘,当下说道:“当然是三家各留一只队伍了,这样一来,我们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伊卜拉欣可是存了坏心思,他和延陈年纪稍微大一些,所以并没有冲锋陷阵,身边留下了数千人的精锐,康里杰居年轻,正率领大军进攻,身边虽然有卫队,但也死伤了不少,按照三方的协议,伊卜拉欣身边的卫队很快也会压上去,作为最后的稻草。现在和延陈商议,却是想保留这只队伍。

    延陈眼珠转动,很快就笑道:“行,如此甚好。”延陈没有看出来这其中的弊端吗?不过,延陈也是有自己的考虑,这最后到底是谁胜利还不知道呢!延陈自己有把握在最后取得胜利就是了。

    伊卜拉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己的心思延陈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延陈的心思难道自己不知道吗?同样也是知道的,只是谁能取得胜利,就看天意了。最起码,远处的康里杰居肯定是倒霉了,往日的葛逻禄人和康里人的联盟恐怕是要破灭了,就冲着这一点,自己也没有吃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