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追击
    清晨的草原上,一片平静,只有一阵阵战马的哀鸣之声传来,青青的草原上,随处可见一些士兵的尸体,这些尸体大多都是趴在地上,由此可见,这些士兵都是在逃亡的时候被杀的。

    一队队士兵在草原上行走,这些士兵手执长枪,每行一处,手中的长枪刺出,以确定这些敌人是不是已经被斩杀,然后身后就牧民将这些尸体丢到万人坑里去,这些尸体和鲜血将会滋润着草原上的牧草,来年的时候,这个地方的牧草肯定更加茂盛。

    李璟领着伯颜等人骑着战马,在毕勒哥大营中行走,看着一些士兵正在搬着一些金银财宝,顿时笑呵呵的说道:“毕勒哥和伊卜拉欣两人纵横草原,也不知道抢夺多少金银财宝,没想到最后居然便宜了我们。”

    “陛下,我们的牧民也死伤了不少。”伯颜望着远方,沉默了片刻,方说道:“陛下,金人残暴,一路西来,大军死伤无数,臣准备亲自绕道金人背后,带领那些义军,狠狠的教训一下金人。”

    在正面战场,是萧巍哥所率领的十几万大军,但是在金人背后,还有成千上万的牧民组成的义军,这些义军并没有向这些金人屈服,而是组成了义军,这些义军日夜奋战在后方,不断的对金人的粮道展开骚扰,让完颜宗弼苦不堪言,这也是完颜宗弼明明拥有强大的军队,却只能是防守的原因之一。

    “可以。”李璟深深的看了伯颜,还是决定让伯颜出去走一遭。

    伯颜提出这样的建议,不仅仅是因为草原后方的确是需要一个统帅,将这一盘散沙一样的军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对金人产生致命的威胁,更重要也是因为萧巍哥的缘故,现在萧巍哥主掌九台滩防线,伯颜率领大军去了之后做什么呢?他此举是不想和萧巍哥争权而已。李璟也深深的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放心大胆的将伯颜派了出去。

    “陛下,毕勒哥和伊卜拉欣的兵马已经逃窜,臣认为不能任由他们轻松离去,臣请领军追击对方,尽可能的将对方赶回大漠。”高宠忽然出言说道。

    “你可要小心一些。”李璟想了想,拍着高宠的肩膀说道:“林冲已经率领大军进攻回鹘了,你要进攻回鹘,一定要酌情处理。”高宠一直是猛将,在军中一向是冲锋陷阵的存在,但是追击毕勒哥和伊卜拉欣不仅仅是一场追击战,还是一场剿灭战,不仅仅是需要一名猛将,也是需要一名帅才。高宠第一次领军掌管一方,李璟还是有些担心。

    “陛下,臣明白。”高宠感受到李璟言语中的关怀,拱手说道:“臣一定会取毕勒哥的首级献给陛下,让那些西域人不敢小觑中原。”

    “好,好。你领军四万西进,剿灭毕勒哥,若是对方遁入沙漠,你可以酌情处置。”李璟想了想说道。大大军出征数千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李璟也不想在高宠的头上套上一个套子,任由对方自有发挥,弄不好还真的能给自己带来一场惊喜。

    “谢陛下。”高宠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升官发财并不是他所想,但独当一面却是可以的,追击毕勒哥,便宜行事,这就是独当一面的标志,远比当初进攻大理来的实在。他相信自己这次追击毕勒哥必定会有大收获。

    “沿途有不少的牧民,这些人都是大唐的勇士,你可以征召他们进入你的军队,进攻毕勒哥也好,或者是进攻伊卜拉欣也好,这些人都是你的助力。”李璟拍着高宠的肩膀说道:“祝你好运。”

    “臣拜谢陛下。”高宠心中生出一丝激动来,李璟这是给了他的全权,若是这样还没有获得成功,他这个将军也没有必要当下去了。

    望着高宠离去的背影,伯颜忍不住露出一丝羡慕来,说道:“陛下,眼下击败了毕勒哥,恐怕金人那边还不知道,草原战争实际上也已经大局已定了,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南下?实际上相比较金人,臣还是愿意南下,跟随陛下身边击败南宋。”

    “江南多水道,骑兵不方便,这次除掉近卫骑兵之外,剩下的朕都不会带的,你们的主要任务是草原。金人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李璟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忧色,金人一年的时间,就壮大到现在,让李璟心中生出一丝警惕来。幸亏当年在华北的时候,李璟击败了完颜宗望等人,避免了华北百姓落入金人之手,否则拥有更多百姓的金人,自己想要对付恐怕不是一般的困难。

    “臣明白了。”伯颜微微叹了口气,他还想着夺取江南的战功呢!好为以后做准备。

    “草原上战功无数,将军为何盯着江南的一点战功呢?”李璟看出了伯颜心中所想,忍不住笑道:“将军的铁骑南下,朝中的那些将军们如何能拼的过将军,这些战功都被将军拿下了,那些人会找将军算账的。将军还是让一让的好。”

    伯颜面皮一抖,李璟的言语虽然充满着玩笑,但实际上,也是在提醒伯颜,自己功劳太大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当下赶紧点点头,不敢再言南下的事情。

    且说毕勒哥和伊卜拉欣率领残兵败将朝西而去,众人飞奔了数百里,这才停了下来,毕勒哥到底是年纪大了,途中又吐了一口鲜血,刚刚一停下来,面色就是一阵苍白,忍住身上的不适,命人召集残兵,然后又让人找来伊卜拉欣,商议下一步准备如何是好。他可不认为李璟会仁慈的放他回回鹘。

    “父王,您的身体不适,还是不要操劳的好。”大太子月儿帖木儿见毕勒哥面色苍白,忍不住有些担心的说道。

    “再不说,恐怕就没机会说了。”毕勒哥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叹息道:“帖木儿,你领军一万先行一步,回朝主持国事。”毕勒哥将自己的权杖递给帖木儿,却是将王位让给他。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