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大理
    龙首关外,伯颜领军驻守龙首关,高宠领军两万近卫军护卫李璟前往羊苴咩城,李璟的马车是由六匹白马所拉,倒是显的极为威严。随着李璟的一声令下,马车缓缓而行,朝羊苴咩城而去。

    “陛下,这是羊苴咩城传来的消息。”杜兴见羊苴咩城最新的消息送了上来。

    “段正严也算是一个仁厚之君,可惜的是,太过仁慈,对自己的几个儿子没有什么约束力,好好的大理陷入内斗之中,这几个儿子也是无能之辈,居然想着巴结朕,获得留守大理的机会,倒是有些意思。”李璟看着情报,摇摇头。

    这个时候段家子弟不知道低调,反而征集羊苴咩城的百姓,粉刷京师,劳民伤财,在李璟看来,这是一个愚蠢的行为,难道李璟册封了高量成,册封了自杞,还会册封段家人不成?也不知道段家的几个儿子哪里来的信心。

    “陛下乃是天下至尊,这些人巴结陛下,也是正常的。天下人谁不想巴结陛下,而成为人上人的。”杜兴忍不住说道。

    “段正严已经出来了,本来都已经当了和尚,跳出了红尘之外,现在也被他的儿子们连累了走出了无为寺,这样的儿子不是废物是什么,段明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段家,嘿嘿。”李璟摆了摆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让大军前进,但心中对段家的鄙视却是显露无疑。

    羊苴咩城外,已经被粉刷一新,昔日的城池似乎再次焕发出容颜,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大理刚刚建国的时候,只是这个时候大理的君臣们心情却是很复杂的。大理这个国家或许今日就不会存在了,或许还能苟活下去,而最后的结果,都是掌握在别人手中。

    队伍之前,乃是段正严,这个大理皇帝,现在身着袈裟,在他身后,段正兴、段明成等段家子弟也站在一起,脸上也都露出忐忑不安的神情,这些人就算是做了这一切,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故而忐忑不安,唯独段明成面色平静。

    在段氏子弟之后,就是高量成等高家子弟,然后褚氏、古氏、朱氏等大臣纷纷在列其后,在一边的还有穿着各种服侍的白族、苗族、瑶族等民族的首领、长老等人,还有的就是大理各郡的太守、郡尉等等,数百人都云集在羊苴咩城城下,这种情况在大理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

    “来了。”不知道是谁低声说道。

    众人感觉到大地在震动,很快就见远处有一道黑线呼啸而来,径自朝羊苴咩城杀了过来,气势恢弘,杀气冲天,段正严面色苍白,这是骑兵。望着骑兵杀来,段正严甚至担心这些骑兵会不会一口气,将自己这数百人全部杀死。

    不过,很快这种情况就消失了,领军的是朱武,他手执宝剑,来到段正严前,大声说道:“奉陛下旨意,大唐军队从现在开始正式接管大理城。”不错,从今日起,羊苴咩城就成为大理城,大理王朝的京师就因此而改了姓名。

    “大学士,请。”段正严嘴唇颤抖,面色苍白,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人放朱武领军进城,接管城防。

    半个时辰后,才见一队骑兵呼啸而过,去通知李璟。说明朱武已经掌握城防,才会如此放心大胆的请李璟入城。望着这队骑兵呼啸而过,大理君臣面色复杂,不管昔日如何相斗,如何厮杀,但这羊苴咩城总是自己祖先们奋斗的地方,现在不仅为他人所占据,还被改了名称,以后这个地方还是自己祖先们奋斗的地方吗?众人心中顿时生出无限的波澜。

    唯独段家人没有任何表示,段正严面色平静,静静的站在那里,瘦削的身躯宛若是轻松一样,剩下的段家子弟脸上却露出担心之色,大军先进城,掌握城防,这难道是对段家的不信任吗?更或者说,马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很快,就见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就见无数精锐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而来,众人双眼一亮,他们知道李璟来了。一时间上到段正严,下到普通百姓,纷纷拜倒在地,山呼万岁,万岁之声直上云霄,声震四野。

    李璟的马车停了下来,他从车内走了出来,看着跪在地上的段正严,一身袈裟,看上去格外的刺眼。他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近卫说道:“段正严乃是国丈,将他请进来吧!其余的人都起来吧!”到底是段白凤的父亲,更重要的是,段正严在民间的威望很高,算是仁慈之君,杀谁也不能杀了段正严,当然,段正严现在是一个和尚,李璟也不好下手。

    段正严显然没有想到,李璟会邀请他入马车,先是一愣,很快脸上就露出喜色,在近卫的带领下,就上了马车,朝李璟行了一礼。

    李璟笑呵呵的说道:“大师不必多礼,请坐。”

    段正严心中一阵苦笑,李璟称呼自己为大师,言下之意就是自己已经跳出三界红尘之外,大理国的事情也轮不到自己管了,将自己想要说的话一下子给挡住了。偏偏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马车缓缓而行,径自朝大理原来的皇宫而去,马车内,李璟端详着段正严,这个家伙就是段誉的原版,的确是英俊潇洒,可惜的是,运气不好。

    “汴京有一个大理寺,大师可以暂时去住上也一段时间,等京师迁到燕京的时候,大师留在汴京也好,或者是留在大理也好,或者前往燕京也好,大师喜欢哪里就在哪里。”李璟想了想说道:“大理已经成为过去,这大理说起来,原本就是中原的一部分,当年段家先人,趁中原大乱,占据大理登基称帝,段家百余年的气运也算是到头了。大师认为呢?”

    “陛下所言甚是。”段正严嘴角颤动,但还是低声说道。就算是心中反对,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应声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