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萧墙
    褚亮这一失望不要紧,对于龙首关来说,可是一件大事,眼见着兵临城下,大唐数万精锐在一边虎视眈眈,作为领军的段正兴居然不见了,这就让下面的士兵们感到惊讶了,连作战都没有心思了,士气瞬间低落,褚亮看的分明,心中暗自叫苦,只能希望大唐的军队没有发现。

    这哪里是不会被发现的问题,伯颜和高宠两人是什么人,一个有大将之才,一个是勇猛之将,在杨庭敬率领偏师绕道苍山的时候,两人就开始对龙首关展开了试探性的进攻。原本只是想着进攻一下,掩护杨庭敬的偏师而已,哪里知道,一进攻就发现问题出来了,城墙上经常出现混乱的局面,以前经常出现在城墙上的金甲将军不见踪迹了。

    “看样子,敌人的重要人物已经离开了龙首关,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大理士子段正兴,这个时候他离开龙首关做什么?难道是因为陛下的大军已经进攻羊苴咩城了吗?”伯颜立足关下,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弄不好这个时候大理内部有变,所以才会如此。”高宠出身中原,甚至还是王府之后,知道一些宫廷情况,忍不住说道:“不管怎么样,既然是走了,龙首关士气低落,这样一来,我们的成功性就增加了许多,不久之后,你我就能攻下龙首关了。”

    “不错,现在就等着杨将军的信号了,少了一个重要人物,我们这边也能轻松许多。”伯颜露出一丝笑容,敌人的力量在减弱,对于大唐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按照这样下去,恐怕我们到达羊苴咩城的时候,陛下的大军人马还没有到大理,到时候我们当如何是好?”高宠有些担心的说道。

    “拖的时间越长,就越好,不要忘记了,在东面还有高量成和三十七部在厮杀呢!最好是两者两败俱伤,这样以后我们也能少一些功夫,趁着这次一举将两者剿灭。”伯颜眼睛中闪烁着一丝狡黠,虽然这个家伙是生活在草原,做过了奴隶,现在却是中原王朝的大将,对中原王朝的一些事情十分清楚。

    “那是自然,嘿嘿,这都是什么时候了,段家子孙在这个时候还在闹矛盾,倒是有些意思,这样的王朝焉能不败?”高宠让人找了一个马扎来,自己坐在上面,望着前面的龙首关,说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易守难攻,我看等我们占领这里之后,要将这个地方变成坦途,免得日后大军进出麻烦。”

    “怎么,你认为我们还会来到这里?”伯颜皱了皱眉头,若是可以,他可不愿意再次出征西南,西南之地,地形复杂多变,有无数毒虫野兽,都是行军的大忌,沿途上来,数万大军有数千人都是非战斗死亡的。伯颜十分讨厌这个地方。

    “陛下雄才大略,对这个地方十分重视,只是自杞国适中是一个祸害,陛下迟早会灭了自杞国的,但这个时候进攻自杞国无疑不是时候,只能是留到以后,所以我想,日后我们还会来到这个地方的。”高宠不在意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先拿下来再说明,明日进攻龙首关。连续攻上一个三五天,等到杨庭敬发出信号的时候,再一战而下。”伯颜不在意的说道。不管敌人如何强大,只要自己有精兵强将,都能灭之。

    羊苴咩城,段正兴面色阴沉,双目中充斥着愤怒之色,领着十几个亲卫,骑着战马在城中飞奔,很快就冲了皇宫前,大理皇宫虽然不如中原王朝那样气势恢宏,但是在大理这个地方,还是让人敬畏的地方。

    “世子殿下,您怎么来了?”皇宫警卫原本准备上去阻拦,但一见是段正兴,脸上赶紧换上笑容,迎了上去,说道:“莫非世子殿下已经击退了唐军,啊!”

    可怜那警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鞭子抽中脸颊,一道血红的痕迹顿时出现在脸上,守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却又不敢反抗,只能是看着段正兴怒气冲冲的闯入皇宫。

    皇宫之中,段正严面色祥和,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僧袍,看着一边正在处理国事的段明成,面色复杂,他现在还年轻的很,虽然心中向佛,但还没有想过现在就成为一个和尚,只是眼下大唐军队已经杀入大理境内,段氏江山眼看着就要灭于自己之手,他只能退位让贤,希望李璟看在段白凤的面子上,保留大理宗庙,毕竟段明成和段白凤之间的关系很好。

    若不是如此,他也会选择段正兴作为大理的继承人,可谁让段白凤和段正兴关系不怎么样,而且段正兴和高家走的很近,这让他有些不满。

    “世子殿下,您,您不能进去。”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哀求声,段正严听的出来,那是自己身边的内侍。

    “滚开,我要见父王。”段正兴的怒吼声传来,段正严还没有表示,就见段正兴手执马鞭闯了进来,身上还穿着盔甲,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来的很匆忙。

    “正兴,你怎么来了?莫非你已经击退了大唐军队?”段正严心中有些内疚,连望向自己儿子的目光都有些躲闪起来,毕竟自己做的事情有些不厚道。

    “哈哈,怎么来了?父王,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吗?敌人就在龙首关外,儿臣奋勇杀敌,可是您呢?却想将王位传给别人,父王,您说,这公平吗?”段正兴看着坐在一边处理国事的段明成,心中更是生出无限的怒火,这厮还没有登基呢!现在就开始处理国事了,这将自己放在什么地方?

    “住口,这些话是你能说的吗?”段正严听了之后,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怒火来,原本心中的内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怎么样,他也是大理国王,段正兴也是他的儿子,儿子居然质问老子,段正严再怎么仁慈,心中也是生出无穷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