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入成都
    绵阳的确是像张浚所猜测的那样,轻松被李璟攻下,与江油一样,一箭都没有射出,城池就打开城门,迎接李璟大军入城。

    而李璟率领三万大军攻入巴蜀平原的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巴蜀,锦官城震动,丁炜听了心中骇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不仅仅接到了张浚战死的消息,更重要的是李璟率领大军兵临城下,数万大军黑压压的一片,出现在城门之外,丁炜勉强带着满城文武和锦官城的士绅们登上了城楼,望着面前的唐军,金边血龙剑盾旗高高飘扬,众人一阵莫然不语。城中的将士不过数千人而已,有些人还是丁炜最近才征召过来的兵马,前几天,这些人还是刚刚当下锄头的农夫而已,现在连刀都拿不稳,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抵御这些如狼似虎的精兵,更不要说什么反击之类的了。

    “诸位,眼下局势紧急,不知道诸位可有什么计策,能够退了眼前的兵马。”丁炜双目中还有一丝希冀,他自己手中虽然没有什么兵马,但眼前这些人不一样,这些人手中还是有不少家丁的,若是聚集在一起,也能得到千余青壮士兵。

    只是现实让他失望了,凡是被他望过去的士绅,纷纷低下了脑袋,不敢与之相望,显然是不想插手此事,丁炜见状深深的叹了口气,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凄凉,与这些士绅不一样,自己不过是流官,只要时间到了,自己就不用留在这里为官,但这些人不一样,土生土长的人物,李璟率领大军已经兵临城下,这个时候,只要是人,都能看的见,大宋在巴蜀一带已经失去了优势,而巴蜀之地也必定为李璟所有,这些人的家产、人员安全尽数掌握在李璟手中,在这种情况,若还有人为了奄奄一息的南宋,将自己的家小都送给李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支援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

    “哎,我大宋养士百余年,并没有亏待诸位,诸位只要有学成者,无不受到大宋的恩惠,眼下局势危机,正是报效朝廷的时候,李璟是谁,虎狼也,中原大地一片沸腾,那些士绅们纷纷南渡,不就是因为李璟的缘故,他若是占据巴蜀,诸位难道能得到什么好处不成?诸位当中不乏有良田万顷,家财万贯之辈,李璟占据了巴蜀,诸位能保住家产吗?”丁炜扫了众人一眼,有些生气的说道,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这个时候还再想着投降,李璟是谁?一旦占据锦官城,哪里有这些人的好处,这些家伙真是天真。

    “丁大人,就算我等将家中的下人都送过来,又能得到多少兵马呢?”一个中年人顿时苦笑道:“听说不仅仅大唐皇帝兵临城下,张浚老将军已经战死,李魔王的军队已经突破了剑阁,不久之后,就会杀入锦官城,双方加起来十几万之多,凭借我等之力,如何能抵挡十几万大军。”这些人也不是没有想过,这里面的问题,但李璟有兵马十几万之多,数量远在锦官城守军之上,城中的兵马也没有多少,哪里能够这么强大,就能击败李璟,保住锦官城。

    “是啊!大唐皇帝虽然会夺走我们的田产,但不是随意夺取,一些田产都是花费钱财来购买的,虽然有所损失,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传闻,大唐皇帝鼓励商业,我等不能种地,还是可以经商的。”又有一个老者,眼珠转动,扫了周围一眼,忍不住说道。

    “大人乃是文官,吃的是朝廷的俸禄,就算是大人战死,恐怕天下人也会记得大人的忠义,但是草民等人算什么,不过是黎民百姓而已,天下人哪里会记得我等,我等家中有人百余人或者数十人不等,大唐皇帝仁慈也就算了,但是李魔王的手段,大人也是知道,草民等不想满城被灭。”一个中年人叹息了一声,拱手说道。

    丁炜听了叹了口气,大势如此,就算自己反对又能如何,李璟乃是皇帝,想要名声,或许还会对众人手下留情,但是李乔呢?那就是一个魔王,若是大军在这里抵挡李唐军队,恐怕城破之日,就是众人家破人亡的时候,就冲着这一点,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帮助自己的。

    丁炜好像想明白了什么,扫了周围一眼,只见周围的官员也都是如此,就算终日将忠君挂在嘴巴上的学政,这个时候也是低着头,不敢与之相望,至于城中的防御使等等更是面色苍白,惴惴不安,李璟神勇,若是让这些人出城迎战,必死无疑,所以这些武将们也敢出去,只希望自己下达命令,干脆投降得了。

    “诸位能有如此见识,真是让本官感到惊讶,嘿嘿,相信日后史书上,必定会留下诸位的姓名。”丁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扫了众人一眼,尽是不屑之色,他面色平静的转身下了城墙,他看出来了,剑阁失守,李乔率领大军过剑阁之后,整个锦官城的文武都没有抵抗的心思,只希望归顺李璟,然后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光是那些士绅,还有那些武将们也是如此。甚至这些人已经是早有预谋,否则的话,这些士绅是不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些话的。

    “大厦将倾,谁也没有任何办法,不如保存性命。”一个士绅看的分明,微微感叹道:“虽然大唐对我们这些士绅不会有什么优待,但只要保住性命,才能做其他的事情。丁大人虽然忠烈,可惜的是,大宋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士绅的话在众人心中引起了一阵感叹,这些人不是没想过保住锦官城,否则的话,张浚也不可能凭借一人之力,挡住了李乔一年多,这里面就有这些士绅们的帮助,无论是粮草也好,或者是钱财,乃至人手也好,都是如此。但眼下的局面如此,让这些士绅也没有任何办法。

    “打开城门吧!迎接陛下入城吧!”防御使摆了摆手,领着众人下了城墙。

    随着城门的缓缓打开,意味着巴蜀最重要的城池锦官城落入李璟之手,锦官城刺史丁炜在衙门上自尽身亡,李璟命人厚葬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