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破剑阁
    李璟的大军在江油休息了三天,大军才缓过神来,毕竟穿越数百里的山脉,十分困难,整整三天内,整个江油城被封锁,直到第四天的时候,城门才缓缓打开,而这个时候,李璟已经率领大军朝绵竹杀了过去。

    剑阁,张浚站在城墙,眉宇紧皱,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甚了,不仅仅是剑阁方面,敌人没有什么动静,就算是后方的粮草也没有及时运过来,这让他心中生出一丝不妙来。

    清晨的剑阁一片寂静,远山中传来一阵阵鸟鸣之声,显得格外的清幽,原本是一个隐士居住的地方,或者是文人在这里畅游山水,张浚也是一个文人,按照道理,这个时候张浚也能吟上一首好诗,但此刻的张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思,随着天边太阳光芒的出现,这种紧张的心越来越重,好像能压住他的呼吸,让他喘不过气来。

    “将军,江油急报。”这个时候身后传来孟林慌乱的声音,张浚猛的一回头,死死的望着自己的部将,只见孟林从城下冲了上来,神情慌乱,脸上尽是冷汗。

    “孟林,发生什么事情了?”张浚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去。

    “大帅,江油,江油失陷了。”孟林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这个消息不仅仅是对于张浚,对于孟林也是如此,江油失陷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将孟林一下子打懵了。江油位于自己的后方,怎么可能失陷?

    “江油,怎么可能失陷?”张浚苍老的双手一阵颤抖,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就落了下来,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老者一样,哪里还有将军的模样。

    “李璟亲自率领三万大军,出阴平小道,江油猝不及防,落入李璟之手。”孟林赶紧说道。实际上他知道,就算江油做了防备又能如何,这样的小城根本就不可能防备李璟这样的数万大军,江油落入李璟之手本身就是定局。

    “阴平小道,阴平小道。就是前几天李乔进攻我们的时候。”张浚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忍不住大声吼道:“丁炜误我,丁炜误我。”张浚想到丁炜派人前来的告诫,这哪里是什么情报,分明就是李璟故意泄露自己的行军计划,实际上,李璟的目标根本不是什么大理,就是巴蜀,一个大理对李璟而言,哪里有夺取巴蜀重要。

    若不是丁炜派人送来的情报,他自己一定会加强对阴平的防御,就算李璟强行进攻阴平,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过来,派出一只军队,驻扎在江油,稍加抵挡李璟的大军,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江油落入敌手,巴蜀门户打开,前往锦官城一路毫无障碍不说,自己的十万大军粮道已被断,想要离开,还得看看敌人的心意了。甚至他还担心,对面的李乔恐怕已经得到了消息,不会让自己轻松离去的。

    这个时候,一阵战鼓声刺破了清晨的宁静,张浚望了过去,就见远处军营之中,有无数黑色的身影正在集结,李乔果然知道江油失陷的消息,前两天没有什么动静,大概是想诱惑自己,今天总算是不用隐瞒了,李璟的大军已经离开了江油,向绵竹杀去,可以想象,毫不知情的绵竹同样是抵挡不了,李璟的进攻。

    “该死的李乔,居然打过来了。”孟林神情慌乱,这个时候,李乔率领大军杀来,剑阁还能坚持多久?孟林自己都不知道。

    “孟林,率领大军撤退吧,给我留五千精兵就可以了,我还能为你抵挡三日的时间,三日之后,想必,你已经去了巴州了,李乔的主要目标是锦官城,不会追击你的。”张浚忽然想到了什么,老脸之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

    “将军,末将愿意留守,将军乃是国之干才,岂能留在这里,为敌人所害?”孟林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伤心,赶紧说道,五千兵马哪里能抵挡的住十万大军,张浚这是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抵挡李乔,为自己和数万大军找出一条生存的机会来。可是张浚乃是大将之才,自己哪里能与他相比,当下摇头说道:“将军,你还是走吧!朝廷需要将军这样的人来主持大军,末将就算是突围,恐怕也制约不了这数万大军,更是不能死守巴州。”

    “老夫已经老了,效忠过三位帝王,厮杀了一辈子,不想再动了,孟将军,你还年轻,大宋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将这些军队交给岳飞,整个大宋能对付李璟的也只有他岳飞,可惜的是,一个岳飞太少了。”张浚摆了摆手,说道:“快走吧,李乔要攻上来了。”

    孟林听了不敢怠慢,只能是擦干眼泪,朝张浚拜了一拜,忍痛退了下去,他要整顿数万大军,离开剑阁,退往巴州。

    张浚等孟林离开之后,猛的抽出腰间宝剑,环顾左右,大声吼道:“将士们,敌人就在眼前,我们只有五千人马,面对十几万大军,你们怕不怕。”

    城头上一阵静默,很快就传来一声怒吼。

    “不怕!”

    “不怕!不怕!”

    声音很快就响彻了整个剑阁,战斗还没有发生,一股惨烈的气息就笼罩在剑阁之上,这些将士们多是跟随张浚出生入死的士兵,老将张浚在军中的威望或许比不上岳飞,但绝对是德高望重之辈,他都留在剑阁,和敌人死战,这里面或许有贪生怕死之辈,但这个时候,都为张浚的忠烈所感动,将面对死亡的畏惧抛之脑后,各个奋勇厮杀。

    城墙下,李乔亲自率领大军前来,听着剑阁上的叫嚣声,微微叹息道:“可惜了,这张浚也是一名大将,可惜了,今天要陨落在此了。”面对抵挡自己一年多的张浚,李乔的心情是复杂的,惺惺相惜有之,可惜的是,面对天下一统的局面,李乔只能是对剑阁发起进攻。

    “进攻。”李乔面色一正,冲出宝剑,指向剑阁,终于发起了对剑阁的最后攻击。

    不过两日时间,剑阁陷落,张浚血战唐军,力竭自尽身亡。李乔命人厚葬之。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