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杀人
    阿巳听了哈哈大笑,说道:“杨将军说笑了,乌蛮三十七部虽然国小民弱,但多是处在大山之中,凡是山路之上,都有关隘守护,想要攻入自杞国,恐怕要耗费什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自杞国从来不怕任何人。”自杞国多在深山之,村寨相连,山道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关隘,多是易守难攻之地,想要进攻自杞国不是一般的困难。

    “但愿如此。”杨庭敬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他就不相信没有攻不破的山寨和关隘,在汴京城中出现的火炮是何等厉害,金人是何等的强大,最后还不是被火炮所击败。这些乌蛮人身处深山,不知道天下之大,杨庭敬不屑与之争论。

    “哦,对了,今晚兄长准备设宴款待宋使,不知道杨将军可有时间?”阿巳好像想到了什么,笑呵呵的望着杨庭敬说道,言语之中多了一些得意和猖狂。

    “不用了,我与弟兄今夜收拾行装,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杨庭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却是不理睬阿巳,阿巳摇摇头,也没有说话,潜意识中,他认为杨庭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改变眼下的局面,只能认命,当下摇摇头,就出了竹楼。

    夜晚的泸西星光闪烁,竹楼之外,传来一阵阵欢歌笑语之声,火光缭绕,在竹楼之中,能看见远处热闹的场面,无数人都围着一堆堆火堆跳舞歌唱。自杞国虽然建了国,但实际上还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部落组成的,国主阿宾在泸西主持了晚宴,招待宋氏崔赞。

    竹楼之中,杨庭敬静静的盘坐在竹榻之上,双腿上放着大刀,在两边,十名唐军也都静静的坐在那里,竹楼内静悄悄的一片,只有一阵阵呼吸声轻轻的传了出来。

    “这些汉人还真的能睡的着。”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乌蛮部落勇士的声音,这些人或是监视,或者是看守杨庭敬等人的蛮部士兵,这个时候也是来监视一下唐军,生怕唐军在这个时候出现异常的情况。

    “既然睡着了就算了,走,走,我们也过去看看。凭什么他们在那里喝酒,我们还要在这里看守,听说宋朝的美酒很不错,走,走。”另一个士兵有些不满的说道。显然对自己的待遇很不满。

    “这?”刚才说话的那名士兵还有些不愿,但很快就被人拉走,竹楼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出现,静悄悄的一片寂静。

    杨庭敬猛的站起身来,打开窗户,朝外面望了一眼,星光下,只看见远处热闹的场景,竹楼附近的士兵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底是一群蛮人,没有任何军纪可言,正好给了我机会。”杨庭敬面色冰冷,看着远处的崔赞所居住的驿馆,招了招手,身边的十名亲卫纷纷站起身来,跟随杨庭敬身后,飞快的打开房门,然后隐入黑暗之中,这个时候山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蛮兵看守,到底是乌蛮部落,这些蛮族士兵作战固然骁勇,甚至可以称之为山地精锐,但没有军纪也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杨庭敬领着亲卫闯入崔赞驿馆之中,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动静,小院中连一个侍卫都没有,心中更是一阵惊喜,招呼亲卫隐入黑暗之中,等待崔赞的到来。

    等了近一个时辰,才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为首之人操着江南口音,声音洪亮,周围还有一阵阵脚步声,其中最熟悉的当是阿巳的声音,显然是崔赞已经归来。

    紧接着火光照了进来,杨庭敬双目微微一眯,扫了周围一眼,见周围的亲卫周身黑衣都隐藏在黑暗中,刚进来的时候肯定是看不见,但杨庭敬知道,只要这些进入小院中,熟悉了周围的光线,必定会发现自己这些人,所以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在阿巳没有发现之前,将崔赞斩杀。

    崔赞俊脸上还有一丝红润,他今天晚上是喝了不少,毕竟他代表着天朝上国,自从大宋被灭之后,赵构、赵桓等人先后登基称帝,但大宋的声望已经下降了许多,这种出使的差使都变成苦差事了,唯独今日,崔赞感觉到好像又回到天朝上国一样。

    “阿巳将军,这次大家联合在一起,对自杞国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巴蜀土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何必与大理争夺巴掌大的土地呢?”崔赞声音之中隐隐带有一丝醉意,到底喝的是中原的酒水,这些乌蛮人最喜欢喝酒,连带着崔赞也被灌了许多。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咦!这些该死的家伙,驿馆之中居然没有守卫?”阿巳走进了驿馆,却见驿馆外面没有蛮兵守卫,顿时不满的说道。

    “呵呵,没事,没事,今夜自杞国上下同乐,更何况,这驿馆乃是比邻王宫,谁敢放肆。”崔赞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抬脚就进入驿馆之中。

    阿巳正待说话,忽然面前一道刀光闪烁,在火把的照耀下,凛凛生威,吓的阿巳一下子酒都醒了过来,潜意识中,就朝一边躲了一下,等到发现对方袭击的目标是崔赞的时候已经迟了。

    旁边的崔赞乃是一个文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根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一下子就被杨庭敬的长刀所斩杀,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

    阿巳早就被眼前的情况所惊呆,堂堂的大宋使者居然在自己面前被人所斩杀,看着黑暗中冲出的杨庭敬,他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想法,正待命人将杨庭敬捉拿。却见黑暗之中又冲出了十个亲卫,面色狰狞,手握大刀,朝崔赞的随行护卫砍了过来。

    “阿巳将军,还不动手,更待何时。”杨庭敬忽然一声大吼,阿巳听了之后顿时嘴巴张的老大,这个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

    “杨庭敬,你。”阿巳一下子就明白杨庭敬心中所想,正待反驳,却见周围的宋军士兵已经发现事情不妙,这些家伙第一反应不是迎战杨庭敬,为崔赞报仇,而是转身就逃。

    “阿巳将军,将这些人都杀了,不能留下任何祸害。”杨庭敬面色狰狞,哈哈大笑,说道:“三十七部地处深山老林之中,死上几个人谁也不知道。还不如斩草除根。”杨庭敬声音很大,数丈范围内听的清清楚楚,那些逃走的宋军听了更是惶恐不安,纷纷发出一阵惊呼,逃入黑暗之中。

    “杨庭敬,你为什么还不去追?”阿巳面色阴沉,死死的望着杨庭敬,却见杨庭敬这个时候不但没有继续追杀那几个宋军士兵,反而懒洋洋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看着笑话。?顿时一阵大怒。

    “呵呵,外面都是深山老林,不用追杀,这些人必死无疑。”杨庭敬不在意的说道。

    “哼,还愣着干什么,追上去,将他们全都杀了。”阿巳对身边的蛮兵喝道,然后才冷冷的望着杨庭敬,冷声道:“杨庭敬,你赢了。不过,你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等着首领的消息。”阿巳转身就走,事情已经发生,崔赞已死,自杞国就绝了和宋人联合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