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秦桧出手
    “国主,李璟豺狼也,此人狼子野心,想那高丽一直就是以中原为天朝上邦,年年进贡,就是这种情况下,李璟还命人悍然进攻高丽,也不知道杀了多少高丽多少百姓,这样的人,岂是一个女子能够约束的,国主虽然送上了公主和亲,但只要李璟统一了中原,下一个目标肯定是大理、高丽这些属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反抗。”秦桧看出了段正严的为难和迟疑,忍不住出言说道。

    “陛下,臣认为秦相所言甚是,李璟派了一批人为我大理训练军队,看上去是为了帮助我大理,但臣认为,他这是在刺探我大理的虚实,那五千人中,也不知道多少人都已经为大唐马首是瞻,臣还知道,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在大理境内,结交朝中官员和军中将士,由此可见李璟的野心。”高量成也出言说道。

    高量成言语一出,周围的大理国大臣纷纷出言,纷纷说出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是如何拉拢自己,或是金钱,或是美女,又说了自己是如何坚贞不屈,如何抵挡住诱惑,如何对大理忠心耿耿等等,却是将大唐贬成了狗屎,将自己说的是如何如何的高大等等。

    段正严皱了皱眉头,或许杨庭敬或者呼延保是拉拢过朝中官员,但绝对不会如此大规模的拉拢,而且,朝中官员谁是忠于自己的,谁是忠于高氏的,他自然是知道清清楚楚,这个时候群起而攻之,明显是不正常的。

    秦桧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瞪了高量成一眼,却见高量成面色平静,心中顿时一阵恍然大悟,这个高量成大势已成,就算知道这些臣子都在逼宫,想来段正严也没有任何办法。

    他看了周围一眼,就算是段正兴和段明成面对这种情况,也默然不语,他心中一叹,到底是权臣,就算是面对大理国主,也能让国主无可奈何。

    “国公,我们和大宋结盟自然是好事,但若日后大唐怪罪下来当如何是好?”段正严迟疑了一阵,说道:“大唐皇帝雄才大略,现在已经纳了白凤为妃,想来不会进攻我大理的,但若是?”

    “国主说笑了,一个女人在李璟眼中算什么?只要威胁到他江山社稷的,任何女人都可以除掉。”秦桧面色狰狞,他已经知道王氏已经被李璟处死的消息,心中在高兴的同时,更是一阵冰冷,李璟拔掉无情,若是纳了王氏,必定会有损自己的名声,所以很干脆的将王氏处死,足见对方的心狠手辣。这样的人岂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大理这样的地方呢!段正严此举真是天真。

    “我大理虽然是国小民弱,但多是山林之地,大唐虽然雄师百万,但想要攻我大理恐怕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当然,大唐是如此,大宋也是如此。父皇,儿臣认为,我大理就是大理,任何人想要对付我大理,几乎是可能的事情。”段明成忍不住出言说道:“国公难道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别人不知道大唐,段明成却是知道大唐的厉害,那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训练军队,不过五千人,段明成就认为这五千人最起码能抵挡一万甚至更多军队的进攻,这才多长时间,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不过是大唐军中第三代将领就已经如此厉害,那大唐的其他将领是何等的厉害。

    “臣自然是有信心将强敌拒之门外,但臣认为,我大理以前国小民弱,所以才会成为别人欺负的对象,陛下继承的是先祖基业,不应该沉浸在过去的荣光之中,应该扩展疆土,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和大宋结盟,大军进攻巴蜀李乔,将其击败,大理就能获得巴蜀之地。陛下以为如何?”高量成扫了段明成一眼。

    “荒谬,高相,大宋愿意将巴蜀割让给我大理不成?”高明成听了之后,面色一变,他不相信南宋会将巴蜀一带割给大理,但也不得不承认,南宋若是将巴蜀割给大理,将会让整个大理王朝动心。

    “国主放心,外臣前来的时候,陛下已经让臣带来了国书。”秦桧不在意的笑呵呵的说道。他拍了一下手掌,就见外面走出一个亲卫,手上捧着一个锦盒,就见秦桧从里面取了一面圣旨来,让人将圣旨递交给段正严,说道:“陛下准备册封国主为南王,将巴蜀千里之地赐给南王。”

    “南王?”段正严听了双眼一亮,若真的能拥有千里之地,对于大理来说,将是一个难得的拓展机会,就算是段明成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双目一亮,大理国小民弱,一方面是大理历代帝王多好佛,经常皇帝不当,就出家当和尚,这些人不想当皇帝,自然是争霸天下;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大理所在的地理位置,无论是距离巴蜀也好,或者是距离吐蕃也好,官道都不好走,这又如何能争夺天下呢?现在若是将巴蜀千里之地,对大理的发展是极为重要的。

    “不知道陛下以为如何?”高量成嘴角扬起笑容。他相信这个封号绝对能打动段正严。

    “此事朕要好生考虑一番。”段正严想了想,正容说道:“先退下吧!明成,你留下来。”说着也不理睬高量成和秦桧等人,就进了后殿。

    “恭送陛下。”众多大臣纷纷恭送段正严。

    “秦相,陛下恐怕还要思考一番啊!到底是针对大唐王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高量成望着段正严的背影幽幽的说道。

    “不,南王已经同意了,也不得不同意,就看高相的手段了。”秦桧很有把握的说道。他摸着胡须,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秦相说的是那两个将军,嘿嘿,这点不用秦相吩咐,下官早就动手了。”高量成双目中闪烁着一丝阴沉,杀机一闪而没,他如何不知道呼延保和杨庭敬两人就是段家拉过来,增加自己实力,对付自己的利刃,他早就想除掉两人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于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