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败
    ‘乱’军之中,喊杀声惊天动地,李大牛、武松等人纷纷冲出了城池,率领大军,在‘乱’军之中,好斩杀面前的一切敌人。。:。

    “就你这样的人物,也居然成了宋军大将,岳飞手下真是无人。”李大牛手中的大斧挥舞,将王俊击退数步,顿时不屑的说道。

    王俊面‘色’‘阴’沉,却是没有任何办法,自己的武艺根本就不是李大牛的对手,加上周围,隐隐可见的都是黑‘色’的身影,王俊也猜到这个时候,唐军已经大军进入大营,宋军失败已经成了必然,甚至在后军,已经有不少的士兵都已经逃走,想到这里,王俊心中也生出退意。

    “啊!”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声,王俊望了过去,却见是自己手下的校尉被武松斩杀,那武松手执戒刀,浑身上下尽是鲜血,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一个从血池里走出来的一样,状若疯魔,双目赤红,望了过去,面‘色’狰狞,王俊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心中的退意更甚了。

    “大牛,这个家伙给我。”武松看着对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也不管李大牛答应不答应,手中的钢刀就朝王俊砍了过去,钢刀带起一阵呼啸,王俊心中惶恐,只是来得及将手中的大刀举起,挡在自己的面前,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击中,身形连连后退,直接没入黑暗之中,自己的武艺本身就不行,现在面对两大高手,王俊还没有伟大到那种地步,抢先躲入黑暗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居然跑了。”武松一下子愣了起来,岳家军给他的印象就是死战不退,没想到,居然有一名大将不战而逃,一下子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杀过去就是了,趁着敌人‘混’‘乱’,此时不杀更待何时。”李大牛却是不在意,招呼身边的亲兵不由分说的杀了进去,扩大自己的战果。

    “快走,大营要丢了。赶紧离开这里。”王俊找到自己的亲兵,招呼众人说道:“赶紧离开这里,这些人都是疯子,李璟是如此,韩世忠也是如此,都是疯子,岳飞居然还想和他对阵厮杀,简直就是找死。”王俊看见周围的尽是黑‘色’的身影,无穷无尽,好像整个大营都已经陷落,已经被李璟的唐军所围困,王俊心中惶恐,不敢与之抗衡。

    说着就带领身边的亲卫消失在黑暗之中,有了王俊的榜样,大营之中其他的将领纷纷带领自己的亲卫离开,一时间岳家军中不少的士兵纷纷逃走。

    到底只是临时加入岳家军的军队,这里面有许多人以前都是赵构手下,匆忙加入岳家军之中,都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对岳家军的归属‘性’也差了许多,遭遇到这种情况,若不是大部分岳家军正在拼死抵抗,恐怕早就散了,现在有王俊在前面,这些士兵哪里还会英勇抵抗,纷纷紧随其后逃之夭夭。

    “岳飞,你的手下都已经逃走了,你拿什么来和朕斗下去。”李璟笑容满面,他看出了大营一片‘混’‘乱’,不少的士兵都在逃走,顿时知道大局已定,就算岳飞挡住了自己的进攻又能如何,已经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了。

    岳飞面‘色’‘阴’沉,耳中听了李璟的话,双目中充斥着愤怒之‘色’,但手中的长枪仍然闪烁着寒光,朝李璟要害刺了过去。

    “当,当!”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李璟手中的方天画戟硬生生的挡住了岳飞的进攻,甚至到了最后,手中的方天画戟还能反击一二。最后,更是施展威力,将岳飞笼罩在自己的兵刃之下,他的武艺原本就在岳飞之上,只是刚才岳飞想着两败俱伤,所以才会小心防御,现在岳飞手下战败在即,李璟想要的就是将岳飞留在这里。

    “背嵬军,何在?”岳飞这个时候也感觉到李璟心中所想,心中在愤怒之余,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正是如同李璟所说的,大局已定,岳飞这个时候也改变不了什么,十几万大军在李璟的突然袭击之下,已经分崩离析,不少士兵已经溃逃,若再不离开这里,岳飞就要面临李璟的围攻。

    “在。”一声怒吼,就见黑暗之中冲出了无数士兵,这些士兵身着火红‘色’铠甲,手执大刀,朝李璟杀了过去。

    “杀。”岳飞手中长枪闪烁,一朵朵枪‘花’闪烁,再次是不要命的进攻,直指李璟‘胸’口。李璟无奈之下,只得收回方天画戟,挡住岳飞的进攻,而岳飞却趁机脱离李璟的进攻,战马没入背嵬军中,数千背嵬军很快就将岳飞护卫在中间。

    “命人鸣锣收兵,撤。”岳飞面‘色’‘阴’沉,他心中很是愤怒,现在他不知道是谁抢先逃走的,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岳家军的军纪严明,岂有逃跑的时候,现在导致这样的情况,就是连岳飞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命令背嵬大军挡住李璟的进攻,岳家军十几万人若是尽数丢在这里,不光岳飞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就算是大宋朝,也不可能抵挡住李璟的进攻。

    背嵬军面‘色’冷峻,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唐军,面不改‘色’,手握钢刀,死死地盯住对面的一切,岳飞出现在大军中间,背嵬军在岳家军的带领下缓缓后撤。而在身后,铜锣敲响,一些岳家军在得到岳飞的命令之后,也开始缓缓后撤。

    “陛下。”远处韩世忠等将也纷纷赶了过来,望着对面缓缓而撤的岳飞,心中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应该是进攻的最佳时机,可是却不见李璟乘胜追击。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若是‘逼’急了,岳飞恐怕会存死战之心,我军伤亡惨重,想要决战,不是现在。”李璟摇摇头,看着岳飞的模样,就知道岳飞亲自断后,就是为了死战的。岳飞若是死战,建康城就会陷入持久战之中,大唐现在还承受不起这样的战争,只能让岳飞离开,索‘性’的是,今天一战,也能让岳飞伤筋动骨了,短时间内,岳飞不敢进攻建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