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秦桧投赵桓
    襄阳城外,秦桧身着白色长袍,俊朗的面容上浮现着一丝阴沉,在江北的遭遇,对秦桧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江南显然是不能回去了,秦桧只能是来到襄阳。这也是他唯一的出路,除非他从此以后隐姓埋名,归隐山林之间,可这并不是秦桧想要得到的。

    “臣秦桧觐见陛下。”宫门之外,秦桧望着面前简陋的皇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管那些士兵提防的眼神,猛然之间跪在地上,山呼万岁。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那些士兵原本就在提防着秦桧,这个时候见秦桧跪在地上,顿时勃然大怒,就准备上前驱赶。

    “住手,住手,他刚才说他是什么?”身边的袍泽却是拉住对方,猛的询问道。

    “秦桧?秦桧是谁?哎呀!他说他是秦桧?”刚才那名士兵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秦桧是谁,分明是江南那边的伪相,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跪在地上,这些士兵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若是一般的人,早上上前驱赶了,但对方是谁?是秦桧,就算是敌人,也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岂是自己这些兵痞能动的。

    “快,快去禀报丞相。”刚才那名士兵心中慌乱,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去禀报贾存洲。

    实际上,不需要去禀报贾存洲了,秦桧是谁,这个昔日还是一个无名之辈的家伙,此刻却是赵构的重臣,没想到,现在却跪在宫门之外,这是何等的大事。贾存洲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让人将秦桧带到靖康帝面前。

    “秦桧,啧啧,没想到朕居然在这里见到你。”赵桓看着秦桧,脸上露出阴狠之色,他看着秦桧咬牙切齿的说道:“秦桧,没想到你会来见朕。”

    秦桧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道:“臣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陛下,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这样拜见陛下。”

    “怎么,秦大人这是准备弃暗投明,归顺陛下的吗?”贾存洲目光闪烁,隐隐有一丝提防,秦桧是谁,赵构能够今日,除掉他的血脉之外,就是秦桧,整个江南江山都是秦桧支撑起来的,足见秦桧的作用,就在刚刚,赵桓没有第一时间处死秦桧,就知道赵桓想用秦桧,而且秦桧如今风轻云淡的模样,想必,对方也知道赵桓想用自己,所以才会如此淡定。

    “臣刚刚从江北归来,特来拜见陛下。”秦桧面有苦涩的说道:“陛下,李璟已经整装待发,随时都能攻入江南,还请陛下早做准备。”

    “你是为李璟做说客的?或者是为了赵构贼子来的?”赵桓听了面色阴沉,他还是很欣赏秦桧的,也想着重用秦桧,但前提条件是秦桧归顺自己,没想到秦桧张口就说江北。

    “不敢,臣认为这个时候,陛下应该在年底统一江南,才有可能与李璟划江而治。”秦桧赶紧解释道。赵桓这里是他最后的希望,秦桧可不想自己就这样被赵桓赶走或者杀死。

    赵桓听了之后,脸色才好了许多,但想到秦桧的言语,面色阴沉,顿时说道:“秦卿所说的,朕如何不知道,只是想要统一江南是何等困难的事情,因为李璟的缘故,军中已经没有多少粮草,若是长久以往,恐怕不待我们灭了赵构,朕这边都已经没有多少粮草了。”

    秦桧想了想,说道:“陛下,臣有两策可以解决此事。第一陛下强令岳飞抓紧进攻刘光世的兵马,岳将军乃是名将,想来这个时候已经到达前线,只是因为赵构也在前线,碍于赵构的恩情,岳飞恐怕很难一战而定胜负,唯有陛下出面,必定能让岳飞火速进军,刘光世这些人绝对不是岳飞的对手,臣敢保证,只要岳飞用心,三个月必定能够平定江南;第二,陛下可以下一道赦免令,除掉赵构之外,所有的江南官员,只要归顺朝廷,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相信这些官员们肯定会归顺陛下,江南富饶,适合粮食种植,各县府库之中还有一些粮食,足以支撑大军所用。”

    赵桓一听,双眼一亮,望着秦桧说道:“秦卿所言甚是。不错,难怪赵构能在你的辅佐下,保住江南的江山,难得,难得!”贾存洲固然学问还不错,处理一般的政事也还可以,但却算不得大才,甚至,执行能力都不如秦桧。

    “秦大人,那只是解决眼下的局面,现在秋收已经结束,朝廷明年的军粮恐怕还不够,李璟明年必定南下,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一场长期的战斗,不知道,秦大人可有其他的办法解决此事。”贾存洲感到了秦桧的威胁,双方到现在都没有提秦桧归顺的事情,好像秦桧的归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家伙归顺也就算了,但绝对不能动摇他贾存洲的位置。

    “主要统一了江南,这一切都不是什么事情。”秦桧笑呵呵的说道:“只要岳飞将军击败了众将之中随便一人,陛下再下一道圣旨,就足以改变整个江南的局势,江南士绅众多,家中的粮食也不知道有多少,陛下统一之后,还怕没有粮草吗?”

    “不行,士绅乃是朝廷的根本,对抗李璟的基础,岂能动这些人的利益。”贾存洲顿时气的浑身发抖,他为何来到江南,还不是因为李璟在江北所施行的政策吗?损害了读书人和士绅的利益,现在到了江南,秦桧也想来这一套,贾存洲如何能答应。

    赵桓眉宇皱了皱,却是没有说话,因为贾存洲所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他能支撑到现在,不就是江南的那些士绅支持的吗?虽然秦桧此举能得到大量的粮草,但同样,也得罪了这些士绅,在这次搜刮粮食的过程中,一小部分是士绅所贡献的,大部分都是从民间搜刮上来的。若是因为抵抗李璟,而将这些士绅都得罪光了,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大不了朝廷立下字据,等击败了李璟,事后补偿一下就是了,中原那么多的土地,难道还不够补偿的吗?”秦桧不在意的说道:“凡是不想帮助朝廷的,那都是与李璟有勾结的人,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满门抄斩的吗?”

    赵桓听了双眼一亮,贾存洲却是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杀机,绝对不能让秦桧留在江南,否则的话,大宋朝廷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位置,整个士绅阶层也会被秦桧一网打尽,这和在江北有什么区别。

    “秦卿,大宋吏部尚书尚有空缺,不知道秦卿可愿意留下来助朕。”赵桓想了想,还是对秦桧伸出了橄榄枝,秦桧在政事处理方面绝对超过贾存洲,只是贾存洲到底是有功劳的,只能是委屈秦桧暂时位居贾存洲之下了。

    “臣谢过陛下。”秦桧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满意吏部尚书这个职务,但能留下来,已经让秦桧很高兴了。

    “好,好,从今日起,秦卿就是我大宋的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协助朕打理朝政。”赵桓哈哈大笑说道。

    “臣谢主隆恩。”秦桧脸上的笑容更多了,没想到,吏部尚书之后,还有一个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地位和权力实际上和贾存洲差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