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拔掉无情
    一处馆驿之中,王氏穿着单衣,身边的两个‘侍’‘女’小心的伺候着,王氏面‘色’红润,一开始狼狈的模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嘴角更是带着笑容。.:。

    “还是大唐太平,在这里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再也没有人能杀掉我。”王氏风情万种,美目转动,心中极为得意,她很佩服自己能如此果断,事实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只是因为和李璟的几场友谊赛,让她成功的摆脱了被杀的命运,而且还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等回到汴京,再和陛下共享鱼水之欢,让陛下再也离不开我,或许我还能进宫呢!想我王氏乃是宰相之后,也算是出身名家,为何做不得皇妃,当不成皇后,看看陛下身边的‘女’子,身份地位也不见得能比我高到哪里去。”王氏目光闪烁,心中生出了无限可能。

    “王氏,奉皇贵妃娘娘懿旨,送你上路吧!”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大开,几个暗卫闯了进来,也不待王氏说话,手中的白绫径自朝王氏脖子上套了过去,用力一拉,王氏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勒死,唯独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大帐之中,李璟面前放着几个菜肴,十分普通,李璟并没有说话,大军在野外扎营,条件自然是没有那么好,可就算是眼前的几个小菜,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吃的起的。

    柴二娘笑面如‘花’在,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小碗,小碗中有猩红的鲜血,却是散发着‘药’香,这是融合着鹿血、人参等珍贵‘药’材熬制而成的,用来补充元气所用。也只有李璟才能享受的到,也就是成了皇帝,才能让他每天用这些珍惜‘药’材养着,否则的话,那么多的‘女’人如何能满足,如何能摆定。

    “这次可是你们两个人,能承受的住吗?”李璟笑呵呵的放下手中的奏折,接过小碗,将鹿血一饮而尽,放了回去,说道:“怎么,平日里这些东西都是宫‘女’送来,怎么你亲自送来了?有事?”柴二娘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时候来见自己,恐怕是有要事。

    “臣妾听说江南已经‘乱’成一窝粥了,陛下却高坐如此,坐观天下风云变幻。”柴二娘坐在李璟身边,笑道:“听说江南已经有许多文臣武将都和朝廷的官员们联系上了?”

    “这些人都不是傻子,眼见着赵构这艘破船就要沉没,自然是要找下家了,这普天之下,能统一天下的也只有朕,所以才会提前联系一下昔日的好友,然后好顺利进入朝廷。”李璟不在意,这些当官们各个都是老‘奸’诈,最擅长的就是见风使舵,一发现事情不对,立刻就想着寻找退路。

    “江南的文臣武将臣妾并不知道,但秦桧这个人臣妾倒是知道。不知道此人归顺之后,陛下准备如何安排他?”柴二娘扫了李璟一眼。

    李璟面‘色’一动,目光深处一丝尴尬一闪而过,但还是说道:“朕不喜欢秦桧这个人,虽然有些才能,但最擅长的就是内斗,这次他来求朕,让朕出兵,但朕拒绝他了,让他回江南了,既然是赵构的得意臣子,就让他和赵构在一起吧!”

    “既然如此,臣妾也就放心了。臣妾还认为陛下要重用秦桧,那臣妾就犯了一件错事了。”柴二娘顿时松了一口气。

    “错事?你和兰蔻主掌后廷,处事公平,众妃无一不佩服的,朕也没有听说你犯了什么大错啊!”李璟顿时笑道:“说吧,犯了什么错事?杀人了?”

    “陛下,臣妾杀了一个‘女’人,她姓王,乃是秦桧的夫人王氏。”柴二娘站起身来,缓缓的跪了下去,说道:“臣妾听说此‘女’无耻恶毒,所以派人将她杀了。还请陛下知罪。”

    “王氏?”李璟面‘色’微微一变,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淡笑道:“杀了就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个毒‘妇’而已,朕也听说过这个‘女’子,杀了就杀了。”

    “谢陛下。”柴二娘脸上的笑容更多了,正是如同柴二娘所猜测的那样,王氏在李璟眼中不过是一个万物,或许这个时候还没有玩够,但杀了也就杀了,李璟不会因为一个毒‘妇’来处置自己的。

    “不过到底,暗卫关系重大,不是你能掌握的。就冲着这一点,朕也不得不罚你,先剥夺你皇贵妃的身份,降爵一等,回汴京吧!”李璟平静的说道:“有些事情,规矩不能破,二娘,这点也应该明白。”

    “臣妾遵旨。”柴二娘心中一愣,面‘色’一阵苍白,也只能应了下来。

    “劝诫君王,有功,赏紫金如意一柄。”李璟将柴二娘搀扶起来,摆了摆手,说道:“杀了也就杀了,但暗卫却不是你能动的。”

    “臣妾谢陛下恩赏。”柴二娘这才松了一口气,到底是伴君如伴虎,李璟一个念头,就将自己从天堂打入地狱,也同样是一句话,能让自己心中宽慰。

    “来人,派近卫军一千护送娘娘和秦王回汴京。”李璟摆了摆手,一个王氏自然是不会让李璟大动干戈,像王氏这样的‘女’人,死了也就是死了,就算对方风情万种又能如何,李璟根本就不再会。天下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柴二娘干涉暗卫的运行,李璟就不喜欢了。

    “臣妾告退。”柴二娘是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李璟的大帐的,雷霆雨‘露’具是君恩,索‘性’的是柴二娘还是感觉出了李璟对她的感情,否则的话,就冲着命令暗卫的事情,就足以杀了自己。

    “传旨,剥夺杜兴一切爵位,令其闭‘门’思过。”李璟等柴二娘离开之后,面‘色’‘阴’沉,对外面的近卫军说道。杜兴面对柴二娘的‘逼’迫,不能恪守臣子之道,李璟并不是恼怒他的胆小,只是不满对方事情发生之后,没有告诉自己,这让李璟十分恼怒。

    若不是李璟对王氏只是玩玩而已,今天面对柴二娘必定尴尬无比,杜兴错就错在事后没有禀报李璟,让柴二娘杀了李璟一个措手不及。

    “传旨陈龙暂时接掌暗卫,让陈龙来见朕。传旨,返回江都,传旨韩世忠在江都等着朕。”李璟又一道圣旨传出,天下风起云涌。李璟改变了行程,目标直指江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