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柴二娘杀人
    官道上,李璟的龙车显然十分巨大,就算是躺在上面也是可以的,李璟斜靠在车厢上,手上拿着一本奏章,是户部曹璟呈上来的,写的是秋收的事情。一边的柴二娘却十分贤惠的给李璟扇着扇子。

    好半响,李璟才丢下手中的奏折,说道:“虽然早有猜测,但这些数据真得到朕眼前的时候,还是有些心酸。粮食减产,就算朕再怎么救济,还是死了不少人。”

    “如此大的旱灾,整个中原只是死了不到万人,这些都是陛下的恩德。”柴二娘却在一边安慰道。一场旱灾席卷整个中原,长江以北尽数被笼罩其中,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死了不到万人,的确是一件很难得事情。

    “你只是看到了表面的数字,却没有看见这背后的数字,朕相信,死的人绝对不止这么多人。还有许多人官府并不知道,更或者朕并不知道。”李璟望着一边的奏折说道:“欺上瞒下是一个方面,但还有许多地方,百姓并没有记载在朝廷的人口之中,比如大山之中等等,整个大唐有多少人,莫说是朕,就算是下面的那些县令或许也不知道自己的境内有多少人,既然如此,他们又哪里能知道,旱灾之中到底死了多少人呢?”

    柴二娘并没有说话,李璟说的很有道理,而且,这种事情肯定是真的,但是帝国这么大,就算是李璟也很难照看的到,就算是死了几万人又如何?死去的多是老弱,帝国人口这么多,损失这么点人并不算什么。到底与李璟不一样,高高在上,对于老百姓的死活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陛下,暗卫有急报。”这个时候,车窗之外,杜兴的声音传来。

    “急报?”李璟微微一动,右手伸出窗外,片刻之后,一张纸条落入李璟之手,李璟随便看了看,面‘色’微微一愣,最后就将手中纸条丢了出去。

    “知道了。退下吧!”李璟不在意的说道。外面杜兴好像犹豫了一下,赶紧应了一下,马车之外顿时失去了声音。

    柴二娘面‘色’一动,扫了外面一眼,忍不住说道:“怎么了?杜兴这个时候来找陛下,恐怕是有要事吧!不如让王叔来看看。”

    “算了,不过是江南的小事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李璟笑呵呵的说道:“你在这里服‘侍’朕有一两个时辰了,也累了,就回去休息吧!朕也休息一下。”说着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柴二娘目光闪烁,不敢反对,朝李璟行了一礼,就让人停了马车,自己回到自己的马车。

    “去,将杜兴喊来。”柴二娘回到自己的马车上,懒洋洋的靠在车厢上,身边的宫‘女’赶紧上前轻轻的按摩着柴二娘的‘玉’‘腿’。

    马车外应了一声,半响之后,窗外就传来杜兴的声音。

    “娘娘,臣杜兴拜见娘娘。”

    “杜兴,刚才你给陛下送来的消息?究竟是什么?”柴二娘声音平静,好像是在述说着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样,车窗外的杜兴却是额头上流出冷汗。

    “娘娘,这是军机大事,按照朝廷的规矩。”

    “不就是死了几万人吗?旱灾哪里有不死人的?”杜兴还没有说完,就被柴二娘的话语给打断,说道:“现在旱灾都过去了,你们暗卫又何必拿着这件事情来让陛下烦恼?”

    杜兴眼珠转动,赶紧强笑道:“娘娘所言甚是,臣愚钝,臣有罪,不就是死了一些人,下面的人觉得人数比较多,下面的官府欺瞒了陛下,所以才奏上来。”他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件事情传扬出去,恐怕对李璟的声誉有影响,作为专‘门’为李璟处理‘阴’司的暗卫,杜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杜兴,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没想到,耳边传来柴二娘的冷笑声,只听她冷森森的说道:“好一个杜兴,啧啧,好一个暗卫大统领,现在也学着欺瞒本宫了,莫非认为,这普天之下,只有皇帝陛下才能杀你,本宫都不能杀你吗?”

    杜兴听了面‘色’一变,赶紧跪在地上,额头上‘露’出冷汗,吓的面‘色’苍白,赶紧说道:“臣,臣,臣不知道娘娘再说什么,臣绝对不敢有欺瞒娘娘的地方。”

    “刚才那张纸条,陛下跟本宫说,只是江南的战况,到你的嘴巴里就成了干旱的情况。到底你是正确的,还是陛下正确的?”宛若是晴天霹雳一样,让杜兴不知道说什么好。

    “娘娘,这,这?”杜兴可是真的吓坏了,没想到柴二娘居然是在诈自己,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不说?”柴二娘冷森森的说道:“若是军国大事,本宫自然是不好询问,但这次明显不是,本宫相信,这绝对是一件‘私’事,你敢欺瞒本宫?”

    “这,这?”杜兴想了想,最后站起身来,靠近车窗,低声说了几句,只见他额头上尽是冷汗,不知道如何是好。若是其他嫔妃,杜兴也都不会将其放在心上,但是对方是柴二娘,杜兴不敢隐瞒。

    “该死,真是该死。”柴二娘打开车窗,‘露’出一个冰冷的面容来,死死的盯着杜兴,说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样的‘女’人也敢留着,连自己的夫君都会抛弃,日后会不会对陛下不利,若是陛下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将你满‘门’诛杀,也没有任何用处。”

    “可是,那陛下。”杜兴更是不敢说什么了。

    “天下美貌妖‘艳’的‘女’子也不知道有多少,陛下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不守‘妇’道的‘女’子?简直是可恶。”柴二娘面‘色’大变,狠狠的瞪了杜兴一下,吓的杜兴脑袋低的更低。

    “杀了她,任何人都可以进宫,都可以服‘侍’天子,承嗣天子血脉,但唯独她不行,杀了她。”柴二娘冷森森的说道:“若是陛下要责罚,本宫会替你但着的!”

    “这?”杜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相信就是皇后娘娘知道此事,也会是和本宫一个想法。”柴二娘目光寒光闪烁,盯着杜兴说道:“陛下想来也只是一时兴起,玩久了也没什么意思了,也忘记了这个‘女’人,去杀了她。你不杀她,本宫和皇后会杀了你。不要怀疑本宫的话。”

    “是,臣这就去。”杜兴赶紧退了下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