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勾心斗角
    开城已经是一片恐慌,大唐军队突然之间攻入开城,这对开城的百姓来说,一点征兆都没有,而且正在光天化日之下,开城百姓就发现城门洞开,无数黑色的身影闯了进来,这些士兵凶神恶煞,虽然并没有对这些百姓进行砍杀,但是闻讯而来的许多高丽军队已经迎了上去,双方厮杀在www..1a

    只是,敌人大军已经进城,高丽军队以前还有坚固的城防,或许还能抵挡大唐军队一二,但现在,城防已经失守,只能与大唐军队进行巷战,偏偏巷战一点准备都没有,盘踞在城门口的多是拓俊京的亲信不对,其他的军队闻讯而来,也只是仓促成形,根本就是没有组织的冲杀过来。

    李大牛亲自率领大军冲锋,手中的大斧翻滚,面前的一切敌人还没有碰到对方身上的盔甲,就被对方一柄利斧斩了起来,连人带着战马就被斩杀在地,连肠子都被斩了下来。

    那些周围的高丽百姓哪里曾经见过如此凶残的局面,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纷纷朝两边飞跑,生怕自己跑慢了一步,被李大牛所杀。

    在李大牛身后,大唐将士们各个面色赤红,手中长枪飞舞,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长枪飞一般的掷了出去,对面的高丽将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长枪刺中胸口,轰然倒塌在地,就算是没有被刺死的,也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哀鸣。

    “杀过去,凡是挡在前面,一律斩杀。”李大牛忍不住哈哈大笑,面前的敌人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群拿着兵器的庄稼汉而已,刚开始有城墙的时候,还是有些本事,一旦失去了城墙的保护,整个军心士气都已经跌落到低点,看着面前无数大军,已经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了。

    身后的大唐将士早就等的不耐烦,抽出腰间长刀,在李大牛的带领下,朝对面的高丽军队杀了过去,这些士兵在没有人指挥下,只能是节节后退。

    城墙上,拓俊京望着城下发生的一切,面色阴沉不定,双目中隐隐有一丝后悔之色,他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确的,看着自己国家的士兵在敌人进攻下,居然没有反抗之力,让他心底深处还有一丝庆幸。

    “什么人?”一声厉吼声将拓俊京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就见远处一队人马缓缓而来,拓俊京目光中闪烁着愤怒之色,妙清和尚、郑知常、金富轼三人簇拥着一位将军缓缓而来,那将军身着黑色盔甲,和下面的唐军相同,拓俊京知道那必定是大唐征东大将军吴玠。

    “拓将军弃暗投明,本将军十分欢喜。”吴玠看着眼前的将军,身材高大,面色冷峻,和高丽人生的差不多,只是身上多了一股肃杀之气,显然是军伍出身。

    拓俊京面色不好看,但想到什么,微微化成了一声长叹,说道:“还请将军看在我高丽并没有和大唐为敌的份上,饶过全城百姓。”

    “将军说笑了,我王师来此,是为了帮助高丽消灭一切妄图沾染王权的人,这些人是高丽的叛徒,是叛逆,至于那些百姓,只要没有和王师为敌,大唐的将士岂会伤害这些百姓?”吴玠不在意的说道。

    拓俊京嘴角抽动,这个吴玠说的很冠冕堂皇,但实际上,乱军之中,哪里有那么多照顾,开城的百姓今日恐怕会损失惨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被乱军所杀。

    妙清和尚望着身材高大的拓俊京,双目中杀机一闪而过,拓俊京是朝中的老将,李资谦身后就是此人,此人若是留在世上,绝对是自己的一大掣肘,对自己掌握高丽政权将会产生不利的影响,只是想杀此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拓将军,吴将军所率领的王师,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军中将领一部分是将军麾下,而且将军在军中威望甚高,不如下去招降,或许能减少不少的损失。”金富轼忽然站了出来,出言说道。

    拓俊京先是一愣,最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锐利的目光在金富轼和妙清和尚两人脸上一闪而过,赶紧拱手说道:“金大人所言甚是,待末将这就去招呼一二,或许能使得两军减少一些伤亡。”说着不待妙清和尚答应,就朝吴玠拱了拱手,下了城墙。

    妙清和尚看的分明,面色阴沉,右臂一阵颤抖,这可不是自己所想的结果,他正想着如何解决拓俊京,没想到这个时候拓俊京居然下去招揽士兵,依照拓俊京在军中的威望,或许还真的能被对方招揽一些人马,到时候,想要动他恐怕就很难了,更重要的是,这句话是金富轼开口的,是不是意味着金富轼已经和拓俊京勾结在一起了。

    吴玠扫了两人一眼,他虽然是武将,但并不愚蠢,这几个高丽人私下里的勾当却是看的很清楚,只是他没有说出来,更是不会干涉,高丽就是韭菜,什么时候大唐看上了高丽什么,就会前来收割一番,现在大唐没有太多的精力夺取高丽,但是也不能让这个地方稳定发展下来,彼此勾心斗角正好符合大唐的利益,所以他很自然的是装着没看见,目光落在城下的战况。

    “将军放心,战斗很快就会结束,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贫僧的信徒,不如让贫僧下去走一遭,或许能让战争很快能结束。”妙清和尚望着城下的战斗已经平静了许多,心中有些着急,若是继续下去的话,恐怕这些军队都被拓俊京弄走了,这如何了得。

    “如此甚好。”吴玠点点头,不在意的说道。对于吴玠来说,这些家伙斗得越厉害越好,只有这样,才没有心思稳定国内,也只有这样,才能对待大唐就好像是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

    妙清和尚听了很高兴,朝一边的郑知常点点头,径自下了城墙,果然,就见一些僧众,穿着一身白色的僧袍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这些僧人行走在乱军之中,还真的有士兵不敢对他们无礼,纷纷放下兵器,跪在一边。足见佛门在高丽的地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