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这是想亡国灭种啊!
    城墙上,李资谦身上穿着盔甲,巡视着开城的城防,大唐进攻高丽已经成了定局,李资谦面对的不仅仅是大唐的军队,还有自己内部人的利箭。

    无论是高丽王王楷也好,或者是高丽的遗老遗少们,都建议将王室大军送到开城来,用为抵御大唐的进攻,但李资谦却不敢让这些王室大军来到开城,谁知道自己在前方作战,身边的王室大军会不会趁机夺取开城,将庆源李家人一网打尽,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李资谦只能自己率领大军抵御大唐的进攻。

    而更让李资谦担心的是,自己亲家拓俊京的变化,拓俊京的兵马仍然在开城周围,并没有让出兵权,与以前的情况截然不同,甚至,他还探得拓俊京和金富轼两人私下里有了交往。这让他感觉到不安,只是面对大唐即将到来的进攻,若是没有拓俊京的支持,李资谦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敌人若是前来,首先就是到江华岛,我们在江华岛上的兵马并没有多少,水师,水师也很少巡视江华岛吧!”李资谦对身边的拓俊京说道。

    “王穆刚刚离开,大唐的军队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会马上就能杀过来的,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拓俊京想了想说道。大唐距离高丽毕竟还是有点距离的,尤其是经过海路,想进攻另外一个国家,没有足够的准备是不可能的。

    “不错,父亲,实际上也没有这个必要,或许大唐不会进攻也未可知。”长子李牧不在意的说道。他掌握着京师附近的驻军,也是李家未来的掌权者,没有谁比他更加希望自己的父亲能更进一步的。而且他对大唐王朝了解不深,认为大唐王朝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劳师远征。

    “这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国家的尊严,堂堂大唐的使者居然被人赶了出去,这就是耻辱。”李资谦瞪了远处的金富轼一眼,若不是这个家伙,高丽哪里会面临这样的危机,想到自己的军队即将迎来大唐军队的进攻,让他恨不得杀了眼前的这个家伙。

    “等退了大唐的军队,再找你这些家伙算账。”李资谦心中生出一丝迟疑来,若是能击退大唐军队,可以想像自己的声望将会达到巅峰,整个高丽上下都会对自己十分尊敬,那个时候篡夺王位相信没有人反对,至于会不会得罪大唐,到时候再将文贞王后送到大唐就是了,然后写上一封很虔诚的降表,相信高高在上的大唐天子肯定会欣然接纳自己的。

    “国公,您看那里?”李资谦正待继续巡视,忽然一边的拓俊京面色苍白,指着远处,李资谦望了过去,面色苍白,却见远处黑色的烟尘冲霄而起,分明就是有大军杀来。

    “大唐军队来了?”李资谦一巴掌拍在城墙上,望着远处,说道:“大唐军队怎么会来的这么快,这才几天的时间,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江华岛上的驻军呢?为何不见人来报?”

    李资谦彻底的慌乱了,原以为大唐军队就算要来,最起码也在几个月之后,毕竟劳师远征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没想到大唐军队不过几天的功夫就已经杀到城下。百余里的路程,高丽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唐,大唐恐怕早有算计,所以王穆前脚离开,对方就能立刻杀过来。”拓俊京脸上也露出慌张之色,一开始他并没有将大唐的军队放在心上,现在总算知道大唐军队的离开,这么快就已经杀过来了,自己还一点准备都没有。

    金富轼嘴巴张的老大,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大唐军队早就做好了进攻高丽的准备,就等着王穆的到来,可是自己还偏偏送上了开城的军队布防图。他知道大唐军队能够如此迅速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直接杀到了开城城下,自己送上去的军队布防图起了很大的作用。

    可是想到敌人已经是深思熟虑,早有预谋,金富轼整个都好像坠入了冰河之中,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自己居然成了高丽的罪人。王穆这个卑鄙小人,什么美女,大唐幅员辽阔,也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文贞王后,,所谓的文贞王后实际上不过是王穆的一个借口而已,大唐军队早就对高丽虎视眈眈。

    “这个该死的家伙。”金富轼面色慌乱,扫了四周一眼,生怕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他了。

    索性的是,这个时候已经无人关注金富轼,都被呼啸而来的大唐军队所惊骇,银边血龙剑盾旗高高飘扬,以高宠、李大牛为首的骑兵缓缓而来,整齐的马蹄声就好像是践踏在众人心头上一样,让人生出无限惊恐。李牧站在城墙上,不由的吞了一口吐沫,如此强悍的骑兵,和高丽相比,他丝毫没有任何反抗之心。

    “好歹也有三座城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大唐拿下了。”李资谦忍不住说道。在开城距离江华岛上中间有三座小县城,现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大唐夺取,这样的进攻速度,让人惊骇。

    “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奉上文贞王后,不然的话,大唐这个时候也不会杀上门来。”拓俊京幽幽的说道。大唐军队如此犀利,不是高丽能抵挡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抵挡住大唐的进攻。”李资谦面色阴沉,苍老的面容上,有一丝苦涩。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只能是将庆源李家所有的军队都集中起来,否则的话,开城城破,李家就会大难临头。

    “不错,我们必须要抵挡住大唐的进攻,否则的话,我高丽就会大难临头。”不管怎么样,金富轼这个时候都要表现义愤填膺的架势,否则的话,就会被人怀疑。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拓俊京幽幽长叹。他看了金富轼一眼,事情已经超过了金富轼和自己商谈的内容,李唐突然袭击,就算是金富轼都没有想到。轮到自己这边,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甚至他怀疑,金富轼已经将自己算计在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