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渔翁得利
    “娘娘,事情已经确认了,王氏在是陛下书房里呆了一个时辰。”梳妆镜后面,宫女低声说道。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还真是有些道理。”柴二娘冷笑道。李璟在书房里临幸了王氏,这件事情本身不算什么,关键是李璟还事后打了自己的旗号,说是自己劝谏的,这让柴二娘心中生出不满,一口气免掉了十万石粮食,这传出去,自己还要不要名声了。只是这锅不背也得背,谁让他是皇帝呢?

    “娘娘。”宫女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算了,下去吧!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柴二娘冷冰冰的说道。打听皇帝的**可是大忌,传出去让人知道了,柴二娘更要倒霉。

    “是。”宫女后背都已经湿了,柴二娘得到李璟的信任,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却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若是为他人所知,必死无疑。

    柴二娘摆了摆手,让宫女退了下来,自己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容颜,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仍然是如同当年一样的花容月貌,可她感觉到自己还是老了一些,或许皇宫中的女子自古都是如此。面对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丈夫,还有其他女子。

    “恭迎陛下。”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宫女和内侍的声音,李璟来了。柴二娘顿时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仍然是笑容满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陛下,您今天怎么到臣妾这里来了?”柴二娘迎了上去,招呼身后的侍女说道:“快,快去取百合莲子汤来,这天热的!”

    “江南这个时候很热,这是自然,热得朕都不想动了。”李璟并不知道柴二娘的异样,就算是知道了,李璟也不会说什么,不就是一个秦桧女人吗?李璟掌控天下,天下之间,什么事情能够管到自己的,恐怕也就是在李应面前认真一些而已。

    “陛下,我们这边虽然热了一些,但想象那些老百姓,这个大热天还在外面劳作呢!臣妾听说,有的地方连饭都吃不上。”柴二娘请李璟坐了下来,自己取了一个小扇子,在一边亲自给李璟扇了起来。

    “可不是嘛!各地的粮食都已经发下去了,各地的官府也在组织百姓兴修水利,今年是不行了,关健是明年。”李璟叹息道:“朕也不想给赵构扯皮,才会找了一个借口,让赵构快些将粮食送来,朝廷这次可算是元气大伤了。就算是明年,恐怕也不能让府库充盈,南征赵氏。”

    “陛下,不如将数万大军直接杀入赵氏境内不是更好吗?”柴二娘听说李璟兴兵进攻高丽,有些迟疑的说道。她认为,这个时候若是南征赵氏,一统天下,也能得到许多粮食。

    “自家人夺自家的粮食算不得英雄,只有抢夺别人的东西,才有成就感。”李璟忽然大言不惭的说道:“江南现在还不是朕的地盘,从他们手中稍微抢一些东西,朕还是不在乎的,因为那是赵氏做的孽,但是朕若是统一了江南,就算是将江南掏空也不见得能抢到多少粮食,反而还得罪了江南的百姓,江南民心本就不在我,得罪光了,日后处理更难,不如暂时交给赵氏,反正,迟早会落入我手的。”

    李璟摇摇头,江南能有多少粮食,虽然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在那些士绅手中,又岂会交给自己?只有让赵氏暂时充当一下恶人,从对方手中获取更多的粮食,让赵氏从士绅手中掠夺,不但会削弱士绅的力量,还能让士绅和赵氏离心离德,等到自己南下的时候,可以得到许多,这才是李璟心中所想。

    而此刻,远在汴京,作为赵桓的使者襄阳知府李横日子并不好过,原以为自己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赵桓已经和李璟有了商谈,李璟本身就是利用赵桓对付赵构的,相信对赵桓这边会手下留情,然而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作为和谈的使者,一个户部的主事接见了自己,一开始还是和颜悦色的,但等到户部尚书曹璟出现的时候,事情就变了样子了。

    “三十万石粮食?”李横嘴巴张的老大,死死的望着曹璟,荆襄虽然有些库存,但想要拿出三十万石粮食,士兵们以后吃什么?这战争还需要打下去吗?

    “陛下来的消息,赵构给的也是三十万石粮食,李大人,赵构的三十万石粮食要求就是请陛下移驾南阳乃至新野,怎么了,你认为陛下应该移驾什么地方为好?”曹璟放下手中的文书,笑呵呵的说道:“正因为陛下曾经和靖康帝有过一面之缘,这才答应三十万石。”

    “曹大人,这三十万石,朝廷确实没有这么多粮食,还请大人明察。”李横面色大变,他没想到赵构为了对付襄阳,居然下了这么大的决心。

    “你们双方交战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这原本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你们收留了岳飞,嘿嘿,天下人都知道岳飞乃是我家陛下的敌人,你们还收留了陛下的敌人,大唐岂会放过你们?找你们要三十万石粮食,已经是格外凯恩了,种师道、武松这些将军们可是时刻都想着报南阳之仇呢?”曹璟听了顿时不屑的说道:“我大唐虽然陷入了旱灾,但是底蕴还在这里,动用个数万大军还是可以的,那个时候,不知道靖康帝可能抵挡种师道的数万大军?”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了,偏偏李横还没有任何办法。

    “岳飞。”李横心中一阵咬牙切齿,只是这个时候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不用岳飞,就不能得到岳家军,赵桓如何能重新登基?

    曹璟不在意的看着李横一眼,事到如今,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赵桓不想自己为赵构所杀,只能是吞下眼前的苦果。眼前的这种情况,当初放走赵桓的时候,恐怕谁都没有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