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吓到了
    太康城外十里出,旗幡高悬,锣鼓喧天,无数人聚集在十里的凉亭中,李璟来到太康是一件大事,黄土铺地,净水泼街,整个县城的官道都重新修葺了一番,千百年来,从来就没有皇帝来到太康,现在全县上下,都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老太爷,陛下来到太康,这可是我太康县前所未有的荣耀啊!”众人之首,一些人围着一个白发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恩,那是自然,太康自从建立以来,从来就没有一个皇帝来过这里,现在陛下来了,太康上下,俱有荣焉。”何老太爷连连点头,他扫了周围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县令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县令前来?”

    “县令恐怕这个时候还在衙门内睡觉吧!毕竟是年轻人。”何老太爷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忍不住笑呵呵的说道:“听说我们这位娃娃县令年轻英俊,县里面的花魁们都是记挂在心上啊!”

    “王县尉,听说我们这位县令乃是状元出身,深得陛下信任,你说这次陛下前来太康?”一个稍微显得有些儒雅的中年人有些担心的说道。

    “何兄说笑了,他虽然是状元出身,但古往今来,你见过几个状元刚刚中了状元,就下到县城里来的?还不是留在京师,做一个清贵的翰林编修,等待时机,做一个宰辅之才,岂会下来,做一个小小的县令?就算真的是有陛下在背后撑腰又能如何,在太康,我们大家都是听令尊的,只要令尊一声令下,太康谁敢反对?”王县尉不屑的说道。

    “不敢不敢,大家抬爱。看得起老朽。”何老太爷连连摇头,只是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得意,显然对王县尉的追捧还是很喜欢的,他摸着手中的龙头拐杖,笑道:“到底是陛下钦点的状元,大家还是要给点面子,帮助一二。年纪轻轻,就成了县令,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诸位认为呢?”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强笑,心中暗自鄙薄,谁不知道,这太康县何家和虞允文是对头,虞允文下达的命令,到了下面就变了模样,虞允文的任何命令实际上都出不了衙门,让虞允文这个县令当的十分尴尬。这个时候说的好听,实际上还不是将对方当做小字辈,没有放在心上。

    但若真的是像传说的背后站着的是天子的话,那情况也太过于骇人了,太康县众人的所作所为,恐怕就是和天子对着干。想到这里,众人心中也顿时变的惴惴不安了。

    “县令去哪里了?杨押司,你派人去看了吗?”王县尉有些不满的看着杨押司,面色阴沉,这个杨押司出身太康杨氏,不过是一个小家族,虞允文一来,就投靠了对方,让太康上下十分不满。

    “陛下驾到,众臣跪迎。”这个时候远处有飞马而来,却见一队数百骑兵身着黑色的盔甲,飞奔而来,尚未靠近,一股杀气呼啸而来,那些正在说话的何老太爷、王县尉等人吓的面色苍白,不敢怠慢,纷纷拜倒在地,这些人在太康县固然能够独霸一方,但面对李璟,这些人根本不够看,一见近卫军飞奔而来,赶紧跪倒在地。

    “这下好了,状元县令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地方,若是这个时候陛下来了,没有见到状元县令,那才有意思。”何县丞嘴角洋溢着一丝笑容。

    “等下见到陛下的时候,你要好生表现一番,现在不像以前,县丞、县尉甚至就是吏员都能成为县令,你若是成为县令,我何家在太康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许多。”何老太爷低声说道。

    虽然李璟曾经下了命令,这些县丞乃至一般的吏员理论上都能成为县令,但都会分到其他县城去,但是太康乃是何家的根基,何老太爷可不敢让自己的儿子去了其他县。

    何县丞听了连连点头,心中窃喜,想着等下见到李璟如何说话,如何让李璟认为自己才适合做这个太康县的县令。

    “陛下驾到,众臣跪迎!”远处又一队战马飞奔而来,就见无数旗幡滚滚而来,却是打了全幅仪仗,朝太康而来,这种情况也是很少见的,也能看见李璟对虞允文的重视。

    “陛下居然打了全幅仪仗,我太康何等荣耀。”何老太爷壮着胆子望着缓缓而来的黑色旗幡,庄严肃穆,虽然距离还在很远的地方,但皇者之气扑面而来,让人情不自禁的臣服在脚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何老太爷忍不住山呼万岁,在他身后,何县丞、王县尉等人纷纷山呼万岁,整个太康都沸腾起来,这是皇帝第一次来到太康,不管是出自什么目的,对于太康县来说,都是了不得事情。

    “何老太爷,陛下说了,老太爷年纪大了,不必跪迎了。”正跪在地上的何老太爷忽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忍不住抬起来头望去,嘴巴张的老大,站在面前的不是自己瞧不上的状元县令又是谁,只见他身着浅绿官袍,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俊脸上光芒闪烁。

    “你?”何老太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十分惊骇的看着虞允文,没想到虞允文并不是从城里面出来,看这架势,分明是从城外而来的。一个念头忽然从心里升了起来,顿时脸上都变了颜色。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虞允文,期盼着能从虞允文嘴巴中说出让自己安心的话来。

    可惜的是,对面的虞允文并没有满足他的愿望,而是笑呵呵的说道:“晚辈很久都没有见过陛下了,所以并没有出城迎接陛下,而是出了太康县,在县界处迎接陛下的。这次跟着陛下一起回太康县的。”

    何老太爷听了之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可恶的家伙,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老实,一发现事情不对,立刻独自见了李璟,自己吃了肉,现在连汤都不给别人喝了。但是也同样让人知道,李璟绝对喜欢眼前的臣子,否则的话,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笑着回来的。

    “这个可恶的小狐狸。”何老太爷是什么样的人物,一下子就看出了虞允文的打算,分明就是想着借洪武天子来压众人。对于眼前的局面,何老太爷也没有任何办法,整个太康县见过李璟,偏偏还简在帝心,何家和这种人相斗,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县尊真是好手段,老朽佩服。”何老太爷深深的叹了口气,有李璟在背后撑腰,天下之大,谁也不敢放肆,就算自己是太康的豪强士绅,面对这样的人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叹了口气说道:“听闻县尊好茶,老朽家中有刚刚采摘下来的新茶,不知道县尊可有时间来寒舍品尝一番?”既然不能与之为敌,那就与之交好,像虞允文这样的人物,有皇帝支持,日后肯定会一飞冲天,趁着现在还没有得罪死,不如与之交好,弄不好,还能得到一些好处。

    “好。久闻老先生家中有好茶,正好前去品尝一番。”虞允文见何老太爷已经服软,顿时放下心来,他的前程可不是一个县令,但若是连一个县都治理不好,哪里有以后呢?想要在太康有所建树,就需要有像何老太爷这样人的支持。

    “好,好。”何老太爷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更多,心看得更高一些,一个知道妥协的官员,若不是一个奸臣,就绝对是一个官场的好苗子,这虞允文显然是属于后一种的,只要以后不要犯错误,圣眷不断,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

    “虞大人,陛下来了。”陈押司忽然在一边低声提醒道。只见远处的仪仗已经缓缓而来,整个太康县的文武官员都已经跪在地上,唯有虞允文仍然站在那里,显得格外的突兀。陈押司生怕虞允文的无礼的会促怒李璟,赶紧提醒道。

    虞允文正待下跪,远处有内侍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虞大人,陛下让你上龙辇。”

    虞允文嘴角一阵抽动,脸上更是闪烁着一丝感动,赶紧拱手道:“多谢高公公提醒,下官这就去。”说着朝何老太爷点点头,跟着高湛就朝马车而去。

    何老太爷早就吓得面色苍白,嘴唇直颤抖,一开始他还认为虞允文只是有圣眷,自己只是想要结好而已,但现在才知道,对方不仅仅是有圣眷,这个圣眷比天都还要大,和这样的人对抗,只可能全军覆没。

    “不行,康儿不能留在太康了,家中的田地也要让出去一些,用来兴修水利,这小子绝对不能惹,索性的是他要上去,先把他捧上去再说,等他离开太康之后,想来后面的县令也不会有这样的机遇了。”何老太爷这个时候哪里还敢想着和虞允文对抗,想着如何巴结对方。

    虞允文上了马车,恭恭敬敬的拜了下来,李璟摆了摆手,透过车窗,目光落在何老太爷身上,笑道:“虞卿,你可是将那老头吓到了。”

    “臣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都是陛下的威严所至,天下皆伏。”虞允文赶紧说道。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