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再会虞允文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

    “臣虞允文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官道上,马车缓缓而行,沿着涡河南下,远处一个凉亭之中,几个人站在那里,为首的一个白衣书生看见远处的马车缓缓而来,赶紧飞奔而来,恭恭敬敬的拜在马车旁边。

    “彬父,起来吧!”李璟从马车里走了出来,扫了周围一眼,说道:“这里还没有到太康吧!你出城多少里了?”

    “臣许久都没有见陛下了,所以特来迎接陛下,这里已经不是太康境内了。”虞允文赶紧解释道:“这里是杞县境内,过了那座山,才是太康。”

    “看来,你是有事情要跟朕说。”李璟看着远处的几个青壮,并没有官员前来,就知道虞允文必定是有要事要跟自己说,甚至可以说,虞允文在地方上过的并不好。

    “臣无能,恐怕有负陛下期望。”虞允文惭愧的说道:“太康虽然靠近涡河,但实际上,这么长时间以来,春耕并没有很好的开展下去,地方上的士绅和府衙吏员相互勾结,臣还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哦,吏员一直是地方上的痼疾,自从皇朝开始到现在,数千年的制度都是如此,朕曾经颁布过法令,吏员可以升官,可以离开故土,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离开自己的故土,哪怕是去其他地方做县令、县丞、县尉,这些人都不愿意,你可知道为什么?”李璟招呼虞允文说道。

    “臣认为是利益,若是离开自己的故土,本土的利益就不能得到保证,故此这些人就愿意留在自己的故土。”虞允文想了想说道。

    “不错,归根结底,就是利益,利益动人心,本朝当官虽然待遇不错,但当官不能长久,若是有贪污受贿者,会受到朝廷的惩罚,但为士绅,照顾本族,将得到巨大的利益,更是连朝廷都管不到。”李璟赞同的点点头。

    “太康位于涡河边,土壤肥沃,士绅的土地大多是在涡河边,朝廷虽然收回了不少的土地,但最好的也只是中等良田,上等的良田根本就没有交出来,臣在太康兴修水利的时候,就遭受了地方上的阻拦,各种理由不知道有多少,甚至就算是一些老百姓也加入其中。”虞允文苦笑说道:“太康一带,宗族力量也比较强大,这些老百姓心中就算有所不愿意,但宗族之中,一些富户多是掌控族中大权,使得这些老百姓不敢和官府一起兴修水利。”

    李璟笑道:“彬父,你的诗写的不错,策略也不错,但现在知道了吧!这些东西实际上与平日里所处理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关系,对吗?”

    “臣无能,让陛下担忧了。”虞允文年纪很轻,李璟并没有让他留在汴京,而是下放到了太康县,比邻汴京,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同样,这些地方士绅的力量很大,给虞允文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看的出来,虞允文在这边得到了锻炼。

    “你是一个宰相之才,但想要做宰相,不经过磨炼是不可能的,在翰林院熬资历,那得到的不是真正的宰辅之才,而是官场上的老狐狸。”李璟解释道:“胸怀家国还不够,还需要有才能,这才是最主要的。”

    可以说,李璟这些话就彻底的改变了文人的升迁计划。以前这些文人,考中状元之后,就留在京师,做一个清贵翰林,进行编书,从书中吸取经验,在文坛中立下名声,然后就是国子监、礼部等等职务,很少有下地方进行锻炼的,这些文人熬资历,到了后来,快要老的时候,成为宰相,那个时候得到的只是官场上的经验,至于执政的经验很少。

    哪里像虞允文这些人,不管状元也好,或者普通的进士也好,一律下基层进行锻炼,有了丰富的处理政事经验,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臣无能。”虞允文心中激动,这并不是李璟第一次说自己有宰辅之才,但这一次,说的更是让虞允文心中激动,李璟如此培养自己,而自己却让对方失望。

    “你年纪轻轻,自然不是那些奸诈小人的对手,这次朕来,正好为你撑腰,你这个人,手段是有的,唯独没有狠厉。”李璟看着俊秀的虞允文一眼,笑道:“为官者,若是没有一点狠辣,如何能行,士绅固然很重要,但这些家伙,哪个人手中没有一点把柄的,找到他,狠狠的治一治,必定会心服口服的。”

    “臣明白了。”虞允文赶紧说道。官场上盘根错节,虞允文刚刚进入官场,也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不想让自己成为众人的公敌,这才让太康县的人在政事上受到了阻挠。现在有李璟为自己撑腰,自然也就不用考虑这些事情。

    “走吧!去太康县看看。”李璟拍了虞允文的肩膀说道。

    “臣这就在前面带路。”虞允文不敢怠慢,赶紧说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虞允文不想就这样错过,简在帝心才是最重要的。世上还有多少官员,能像自己这样,能得到皇帝来为自己撑腰,这样的机会哪里能找到?

    “这个人就是虞允文?”柴二娘望着前面的年轻人,有些好奇的说道:“从来没有见过陛下对一个臣子如此上心的。”

    “他有宰相之才,更重要的是,能沉得下心来办事,这才是最重要的。”李璟望着虞允文的背影,说道:“知道自己的弱点,从来不避讳什么,在朕面前有什么说什么,这样的臣子用起来才让人放心,像有些人,仗着聪慧却好高骛远,这样的人只能是做一个清谈,不能承担大事,不能重用。”一边的李定北虽然听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知道李璟这是在教导自己,赶紧将这些话记在心里面。

    “踏踏实实的做事,老老实实的做人,这句话说的容易,可做起来,又有多少人能做到的。”柴二娘感慨的说道:“世人都是有自己的私心,虞允文能做到这一点的确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