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岳母的精明
    “莫不如先答应了靖康帝再说。”李氏低声说道。

    “混账,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岳飞顿时骂道,很快就叹息道:“莫说我岳飞不是反叛之人,就算是,莫要忘记了,母亲和妻儿都在临安,如何背叛?”

    岳飞知道眼下的局面解决方法就是斩杀靖康帝,或者是彻底的归顺靖康帝。前者,且不说靖康帝对他有知遇之恩,杀了会被天下人笑话,更不要说,现在的岳家军已经不是当年的岳家军,听从靖康帝的命令,那就是岳家军,否则的话,就算是岳飞的性命也难保;若是后者的话,就担心自己在临安的家小。

    岳飞似乎已经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李氏被骂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等待岳飞的命令,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夫君,不如我们放弃朝廷封赏,离开这里,怎么样?”李氏忍不住哭泣道。进也是死,退也是死。眼前似乎只有死路一条,李氏终于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压力。

    “先命人关闭府门,然后再做计较吧!”岳飞长叹了一声,襄阳城内肯定是有风波亭的,岳飞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希望赵构能得到自己的态度之后,对自己的母亲、妻儿有所交代。

    实际上,临安这几天一直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岳飞领军几十万坐镇襄阳,敌我不辨,甚至在远在巴蜀的张浚也受到了影响,只是路途比较远,暂时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但这绝对不是好消息。

    皇宫之中,赵构整个都已经变的狂躁起来,正统的优势一直是压在赵构身上的一座高山,让赵构翻不过身来,原以为,赵桓不会归来,或者就算是回来了,也会被李璟废为庶人,甚至斩杀,没想到李璟这么恶心,不但没有杀了他,反而将他送到了襄阳。

    “该死的李璟,该死的赵桓,该死的岳飞。”赵构在大殿内走来走去,面色阴沉,双目中充斥着怒火。

    他在大殿内不停的咒骂着李璟,咒骂着赵桓,甚至连岳飞都跟着后面倒霉。

    “陛下,岳飞反相已露,这个时候绝不能手软,臣请立刻诛杀岳家老小,给世人一个警告。”万俟卨赶紧说道。

    “不可,若岳飞并未谋反,这个时候杀了岳飞的老小,岂不是将岳飞逼到另外一边吗?”朱胜非面色一变,赶紧说道。这个时候可不是想着文武之争的时候,而是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影响,最起码也要让岳飞归来。

    朱胜非也不得不承认,满朝文武之中,战斗力最为强大的就是岳飞,杀了岳飞,谁来抵挡金军,谁来抵挡即将进攻的赵桓。岳飞一定要归来。

    “哼,不杀岳飞,如何能警示天下,不要忘记了,张浚将军的家小也在行在,还有其他大将的家小也在行在。”万俟卨冷笑道:“这个时候,伪帝册封了岳飞,会不会册封其他人?而其他人会不会和岳飞一样,也投靠到与伪帝的手下。诸位拿得准吗?”

    大殿内顿时寂静无声,就算是朱胜非也想反对什么,但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一时间众人的眼睛纷纷望着文臣之首的秦桧,等待着秦桧的建议,就算是赵构也是如此。

    “秦卿以为如何?”赵构出言询问道。

    “陛下认为岳飞会反?”秦桧开口询问道。

    “这个,朕也不知道。”赵构面色微红,还是很认真的说道。以前他很自信,岳飞是绝对不会反的,天下这姓赵的只有自己,但现在不一样了,还有一个人身份比自己更加的尊贵,让他一下子失去了自信。

    “臣听说,自从襄阳的消息传来之后,岳家大门洞开,没有任何防备,相信岳母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有信心的,认为岳飞绝对不会背叛陛下。”秦桧说道。

    “岳飞或许不会背叛,但是他的手下呢?听说都已经封侯封公了。”赵构摇头说道。

    实际上,赵构还有一句话没说,世上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封王的诱惑,岳飞还是当年的岳飞吗?自己就算是封个王,岳飞就真的回来吗?赵构不想给岳飞封王,最起码不是现在。

    “臣认为不如等等。”秦桧想了想说道:“眼下并不是解决此事的最好时机。臣看此事就是李璟一手挑拨起来的,无论是我们,或者是伪帝都知道这一点,双方厮杀,也只是让李璟一个人得利,相信伪帝也是这么想的。”

    “哎,都退下吧!”赵构摆了摆手,他并不认为秦桧的建议是一个很不错的建议,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大街上,岳飞的府邸仍然是当初的府邸,并没有因为封王而有丝毫的变化,反而大门洞开,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岳父内的动静,甚至平日里连经常练武的护院都没有了,只有两个老苍头斜靠在大门上,浑浊的双目不时的扫过周围的行人,好像是在看着什么,但实际上又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些该死的家伙,居然怀疑我们家主人,真是可恶。”一个老苍头看着对面的几个商贩,周围倒是围了几个人,但他知道,那是风波亭的密探,随时监视着岳府的一切,以前,也有这些人,只是表现的并不明显,现在却是明目张胆起来了,让人生出无限厌烦。

    “可不是吗?岳将军对朝廷忠心耿耿,岂会背叛?”另外一个老苍头也不屑的说道。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此刻内宅之中,两个劲装年轻人,面色冷峻,站在岳母面前。

    “六扇门?你们是襄阳的人?”岳飞手柱龙头拐杖,望着眼前的两个汉子,冷哼道:“我儿乃是建炎皇帝的人,岂会背叛皇帝,投靠上皇?”

    “哼,这天下原本就是陛下的人,只有靖康年号,岂会有什么建炎帝,建炎帝才是伪帝,郡王殿下受陛下封赏,已经重新回到陛下麾下,指挥岳家军不日即将东进,只是担心老夫人和王妃的安危,才让属下等前来迎接老夫人和王妃、世子等人。”为首的年轻人正容说道。

    “你们走吧!老身不相信我儿会背叛建炎皇帝。”岳母冷冷的说道:“上皇虽然对我儿有知遇之恩,但我儿能有今日,却是陛下的恩宠,岂会背叛?你们一定是想将老身带到襄阳,造成事实,从而逼迫我儿。休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