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羞辱
    李甫和耶律大石带着异样的心思离开了上元宫,郑观音却是让人端了一杯鹿血来,递给李璟。

    郑观音看着李璟将鹿血一饮而尽,面色潮红一边说道:“陛下,这宗正大人和耶律大石恐怕都已经老了,那些读书人各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知道陛下不喜欢这些家伙要挟朝廷,还为这些人说话。”

    “听说郑老大人不行了?”李璟感受着鹿血中蕴藏的庞大能量,望着郑观音,双目中灼灼生辉,在民间得一鹿血十分不容易,但是在李璟这里不是,本身实力就很厉害,现在饮了鹿血更加不一样了。

    “家祖年纪大了,这次恐怕是真的不行了。”郑观音面色愁苦,她的名声很差,除掉兰蔻,就算是柴二娘也不喜欢自己,若是失去了郑氏的帮助,恐怕日后在宫中的日子不大好过。

    “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谁也避免不了,回头让安道全过去看看。”李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走吧!想必那些帝姬们都等候多时了。”

    郑观音面色绯红,好像是要滴血一样,李璟本身战斗力就不错,现在喝了鹿血,莫说是郑观音一个人,就算加上朱琏也不行,索性的是还有许多的帝姬,倒是可以支撑一二。

    大殿之中,虽然隔音效果不错,但仍然被里面的声音弄的血脉贲张,朱琏、郑观音、茂德帝姬等等八女在大殿内服侍李璟,翻云覆雨,李璟好像是一个不知疲惫的机器一样,在诸女身上耕种。

    虽然朱琏也曾经和朱凤英两人一起服侍过李璟,但像眼前这样荒唐几乎没有过的,尤其还和郑氏这个自己以前看不惯的人一起,还有一些昔日的小姑子,整个粉脸涨的通红,却又情不自禁的沉浸在欢好之中,尖叫之声一浪接着一浪,大殿之中,一片让人眼红的场景。

    大殿之外,赵桓在高湛等内侍的带领下,跪在广场上,低着头,面色阴沉。虽然不清楚大殿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但也知道自己所跪的乃是李璟。

    想李璟当年是自己的臣子,跪拜在自己的脚下,现在反了过来,自己跪在大殿之外,寒冷吹过,浑身冰冷,从里到外,寒冷无比。却又不敢有任何的异样。

    “靖康帝,陛下等下就会召见你,想必你也清楚,这一切关系到你的性命,听说昨天夜里,贾存洲等人进入过你的府邸,咱家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正在沉思间,耳边传来高湛阴冷而尖细的声音。

    赵桓忍住心中的愤怒,赶紧应道:“还请公公明言,赵桓洗耳恭听。”

    “陛下英明神武,最想见到的是一个真正的靖康帝,而不是别人教导下的靖康帝,贾存洲等人包藏祸心,看上去是在帮着你,但实际上,未必是你想象的那样。不要到时候被卖了,还不知道自己死在什么地方。”高湛心中很得意,当年自己不过是赵宋皇宫之中最普通的一员,因为生的比较老实,为柴二娘所看中,送来伺候李璟,一路走到现在,现在连昔日的主子都跪在自己面前。

    “多谢高公公指点。”赵桓自然是不知道这个高湛到底是什么人,听了对方的言语,反而心中十分感动,连连称是。

    “实际上陛下是十分仁慈的,只要靖康帝你恭顺有加,陛下肯定会对你有一个交代。”高湛目光扫过远处的大殿,一边盘算着时间,一边说道:“实际上,你的儿子陛下一直派暗卫保护,啧啧,你的血脉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赵桓听了顿时心中一松,他进入中原之后,就有人告诉他,赵谨被李璟送到江南,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现在听了有暗卫保护,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了许多。

    这个时候,对面的大殿殿门缓缓打开,两个宫女低着头,从大殿内走了出来,然后就见几个宫装丽人缓缓从大殿走了出来,虽然穿着大氅,旁边还有几个宫女搀扶,但仍然能看的出来,诸女衣衫不整,行动有些不便。

    赵桓也发现了众女,先是一愣,很快嘴巴就张的老大,双目一片赤红,虽然分别多年,但仍然能认出对面几个女子乃是自己的姐妹。他想到了民间的传闻,李璟专门兴建了一个畅春园,收留前朝皇妃、王妃和帝姬,李璟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在里面游乐,过着奢华的生活。想到这里,赵桓呼吸都急促起来,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和这几个姐妹说话,狠狠的训斥这些女子,为何如此不要面皮,丢了皇家的颜面,任由李璟为所欲为。

    猛然之间,他想起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心中的愤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自己都是如此,自己的那些姐妹,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李璟的威胁,落到如此境地,也是情有可原的,也是因为自己这些父兄无能,否则的话,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靖康帝,走吧!”高湛双目中一丝戏虐一闪而过,招呼众人领着赵桓缓缓朝大殿而去。

    赵桓低着头,面色阴沉,拳头已经捏的紧紧,双目中一片赤红,这是何等的耻辱,面对自己受辱的姐妹,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去营救,现在却只能向敌人祈求饶命。

    大殿大门仍然是开着的,赵桓刚刚进入其中,就闻到一股异样的气息,这是****后留下来的气息,就算大殿之中点燃了龙涎香,也遮掩不了这样的气息。

    赵桓很快就明白自己的那些姐妹刚刚在这里经历了什么,呼吸一下子变了急促起来,忍不住抬头望着大殿之上,不看也就算了,看了更加让其愤怒。

    朱琏和郑观音两人一左一右坐在李璟身边,身上穿着盛装,一个气质冰冷,宛若冰中仙子,一个妖冶多姿,宛若艳丽牡丹。想到这两个美貌女子都曾经是自己的禁脔,现在却成为敌人的收藏,日夜受到对方的恩宠,赵桓一下子气血涌上心头,拳头上的指甲狠狠的刺入掌心而不自知。

    “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李璟,有朝一日,我必杀汝。”赵桓不停的喘息起来,双目中尽是愤怒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