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完败 二
    “是啊,虽然以后朝廷会耗费大量的钱财,来支援这些读书人,但若是让天下百姓都能识字,都能知廉耻,都知道忠义,朕认为还是很不错的一件www..la”李璟指着贾存洲等人说道:“看,赵宋都灭亡多少年了,靖康帝也被金人关在东北,受尽了屈辱,一旦回来之后,诸公还会前来迎接,还在朕面前说赵氏的恩情。相信,朕的王朝以后若是为人所灭,这些读书人也同样会保住李家血脉。诸公认为如何?”

    贾存洲等人听了之后,就好像说吃了苍蝇了一样难受,众人哪里会在乎赵桓的生死,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从李璟身上得到一些好处而已,没想到,这个时候反而成了李璟口中的理由,让众人如何能高兴。

    “陛下圣明,陛下大力发扬儒学,相信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会尊敬陛下。”李甫也忍不住说道:“实际上当年赵家天下,只是为了遏制武将在朝中的地位,只是想得到更多人的辅佐,才会大力发展儒学,归根结底,还是为赵氏天下考虑,也只有陛下,才是真正的为了儒家,贾老先生,您认为呢?”

    贾存洲听了之后,也只能是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平心而论,李璟耗费如此大的力量,耗费无数的金钱,补偿那些读书人,的确是促进了儒家的进一步发展,使得儒家学子人数大幅度增加。但这些与自己有关系吗?

    贾存洲和乔清平等人相互望了一眼,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是自己想错了,大唐皇帝是何等英明神武,岂会这么容易就能让众人获得更多的利益。

    “陛下,不知道这赵氏当如何是好?”贾存洲已经没有心思和李璟再争论下去了,再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赵氏,赵氏自然是有公论。”李璟面色阴沉了许多,扫了贾存洲一眼。

    “贾老先生虽然是士林领袖,但如何处置朝廷重犯,那是朝廷的事情,是陛下的事情,与诸位有关系吗?”李璟还没有说话,李甫顿时讥笑道。

    贾存洲面色一变,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这件事情哪里是自己能说出来的。他看了李璟一眼,却发现李璟双目中闪烁着一丝阴冷,吓得赶紧跪了下来。

    “陛下,老朽有罪,老朽有罪。”贾存洲浑身颤抖,老脸上闪烁惶恐,自己是何许人物,如何能敢妄议朝政。

    “好了,退下吧!”李璟摆了摆手,微微冷哼了一声,就甩了一下袍袖,转身就出了大殿。

    “哼,一群腐儒,坏了兴趣。”耶律大石冷哼了一声,也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其他的高宠等人也都对贾存洲等人怒目而视。纷纷转身就走。

    “贾老先生,你们啊!让我们说什么好。”李甫望着贾存洲等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原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贾存洲原本就不是李璟的对手,现在面对李璟更是无话可说。..

    “李大人,这,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乔清平低声说道:“赵氏已经没落至此,根本就没有机会,陛下何不厚遇对方,这样也能让天下人都称颂陛下英明仁慈。”既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利益,那就守住最后的底线,若是赵桓被杀,整个儒家声望必定受到影响,自己这些老家伙还会被世人所笑话。

    “陛下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作为臣子如何知道呢?”李甫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说道:“处置一个罪犯君王,是你们这些读书人可以决定的吗?你们难道就不怕给儒家带来祸害吗?或者说,还当是前朝?”

    “不敢,不敢。”贾存洲等人听了之后哪里敢反驳,纷纷低头。在赵宋的时候,这些人都是儒家领袖,赵家天子没有人敢对这些人放肆的,他们也一直认为自己高高在上,指点江山,是何等快事。现在才想起,李璟可不是赵佶,也不是赵桓,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代令主,杀伐果断,这件事情的确不是一个臣子可以决定的。

    “哎!若是有机会,还是劝说一下靖康帝,陛下召朱娘娘、郑娘娘还有几位帝姬前来,难道你不知道这里面的秘密。”李甫想了想忍不住说道:“陛下当年到底是从赵宋来的,赵宋对陛下难免有些羞辱。”

    “老朽明白,老朽明白。”贾存洲赶紧说道:“不过就是安乐公之事而已。”

    安乐公指的是后主刘禅,和孙权的后代相比,刘禅无疑非常的聪明,也因此能活了下来。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乔清平苦笑道:“实际上,陛下的政策虽然不错,但民间多疾苦,读书人多为清贫之人,郡王现在是宗正,还请在陛下面前多美言几句。”

    李甫目光中不满一闪而逝,这些人真是贪得无厌,实际上,李璟所说的事情,李甫也知道一些事情,一开始,李甫是比较反对,这种科举方式,结果怎么样,李甫不知道,甚至他猜测李璟也不知道,并没有得过时间的考验,只是因为这些人几句话,李璟就弄出了一个政策来,这让李甫心中不喜,连带着对乔清平等人连厌恶上了。

    “民间如何,陛下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相对于那些老百姓来说,读书人还是很轻松的。”李甫顿时摇摇头,说道:“我若是老先生,还不如回去之后,一心读书,教书育人,加家中的一些多余的田产变卖,相信陛下肯定很高兴的。”

    李甫并不否认,这里面有一些读书人,性格高尚,但绝对不是眼前的诸如乔清平、贾存洲之流,这些人为赵氏奔波,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也是,也是。”贾存洲连连点头,目光深处,露出一丝失望,连李甫这样纯粹的读书人都不支持,意味着自己等人前来觐见李璟的任务已经失败,只是这个时候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一颗心思更是落到了谷底。

    自己以及自己祖上近百年的辛苦积累,难道真的就这样付之东流吗?以前李璟掌控田地的对象乃是土豪劣绅,现在却是轮到了读书人,贾存洲心中十分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