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大殿争论 二
    “陛下雄姿英发,驱逐金贼,有功于天下,千百年后必定会流芳百世,老朽等为陛下贺。”贾存洲顿时出言说道:“想我等读书人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历代帝王也因为我等而传颂千古,想来,陛下日后也必定是如此。”

    乔清平等大儒们听了之后顿时连连称是,就算是李甫等人也不得不赞同这个观点,谁也不敢反对。

    “传颂千古是不可能的事情。朕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够传颂千古,朕死后哪里管他洪水滔天。”李璟眼珠转动,顿时知道贾存洲想说什么。

    什么传颂千古,什么流芳百世,实际上都是废话,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最起码在大唐王朝数百年的时间内,谁也不敢说自己的坏话。

    “陛下若不传颂千古,让日后的帝王如何自处。”乔清平没有想到李璟居然如此光棍,丝毫不在乎自己在日后的身份地位,赶紧说道:“陛下乃是开国之君,开万世,为世人的榜样,日后必定是位列神主,岂能示弱如人?”

    “乔老,当年前朝武皇帝就曾经更改过起居录,不知道可有此事?在本朝也是如此,一开始就有不少读书人不想效忠于朕,现在又如何?朕的科举,不照样有许多人参加吗?连江南的士子们都来了,朕有的时候就在想,这些读书人真的很在意朕的荒淫无道,在意真的凶狠残暴?不,他们在乎的是朕能不能给他们施展才华的机会,只要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就能为朕所用。”李璟正容说道。

    古代的读书人就是这样,当年清朝时期,也不知道多少读书人都反对清朝,都不想参加清朝的科举,可是后来如何,还不是乖乖的加入清廷,成为清朝的走狗,甚至剥削起汉人的时候,比女真人更加的凶狠残暴。

    现在这些人也是如此,一开始说的义正言辞,逼得李璟手下文官不过三五个,无奈之下,只得弄了一个太原学府,自己培养自己的文官,虽然走出了一条道路来,但实际上,也是迫于无奈才会如此。

    “陛下,您,您。”乔清平等人听了之后,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羞恼,李璟的话,就好像一柄利剑一样,狠狠的刺入心脏,狠狠将众人身上的皮给割了下来,让众人面目无存,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甫也没有想到,李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直接将儒家的外衣剥的干干净净,若是此话传扬出去,恐怕时间的读书人都会群起而攻之,读书人光鲜的外表消失的干干净净,为世人所唾弃。

    “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朕很清楚,你们也应该很清楚,赵家到底是不是有恩惠于你们这样的读书人,朕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一切对于朕来说,都没有任何作用,赵氏是赵氏,大唐是大唐,大唐讲究的是唯才是举,只要是有才能的,就算是一个工匠,只要能够有帮助大唐,朕就重用对方,不会因为读书人而认为是杰出的人才。有些读书人能做上几首诗,写上一篇上号的策论,可又能如何呢?他能制造火炮吗?能够帮助朝廷南征北战吗?”李璟不屑的说道。

    大殿内众人听了之后,顿时寂静无声,这是李璟第一次说读书无用的理论,对世人冲击十分巨大,乔清平等人面色痛苦,贾存洲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当一个帝王不喜欢读书人,认为读书人无用的时候,儒家根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难道儒家大劫要来了吗?

    李甫忍不住怒视众人,若不是这些家伙前来寻找李璟,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李璟最起码还是默许儒家存在的。

    “自从汉武皇帝之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就成为天下的正统,不得不承认,儒家在历史上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维护了天下的大一统,但那是杰出的儒家大儒,但有许多同样也是有腐儒的存在,这些腐儒好论道,好空谈。实际上没有任何作用,不能帮助什么天下做什么。”李璟不屑的说道:“朕还听说,有些读书人,为了中举,居然卖妻卖女,为的就是换取银钱,继续来参加科举,想这些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不能生产,全靠家中妻女做一些女红来维持生计,可是最后,还是要卖妻卖女,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大殿内众人不敢说话,高宠等人更是面色阴沉,呼吸都急促起来,他们知道李璟绝对不会胡说的,肯定是有根据的,只是想到这样的人伦惨剧,心中还是生出无限怒火,甚至望着贾存洲等人面色都差了许多。

    贾存洲等人不敢说话,李璟说的这些事情并不是没有,实际上,这些人也曾经听说过,只是平日里没有注意而已。一朝功成名就,哪里还在乎其他的事情呢!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是每个读书人都是一帆风顺的,自然是有许多劫难。李璟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劫难而已。

    “当官是靠天资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当官,读书实际上不过是识字而已,让人知道礼仪,知道朝廷的法律法规,知道廉耻,知道如何去做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当官,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能成为人上人,贾老先生,朕说的可有道理?”李璟望着贾存洲,朝廷哪里有那么多的爵位,哪里有那么多的官位。从这里面看,实际上赵家天子当初所做的诗也是错误的。

    “陛下圣明。”贾存洲听了之后面如死灰,不得不承认,李璟说的很有道理。只是这些道理让人听的心中很不舒服,尤其是这些读书人。

    “身为一个男人,就应该自食其力,若是让自己的妻女出去劳作,自己当一个米虫,为了一个未知的希望而奋斗,这不是无耻吗?难道圣人教导出来的弟子都是这样的吗?”李璟双目如电,冷冷的扫了这些人一眼,满口仁义,只知道争取自己的利益,却不知道天下之事,还有脸来和自己争论,真是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