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李璟之错
    襄阳城中,李氏领着几个侍女行走在大街上,她穿着一身劲装,英姿飒爽,虽然是女子装扮,但是手中却拿着一柄长剑,身边的几个侍女也是如此,李氏能跟随岳飞身边,毕竟不是普通的女人,这也是岳飞很喜欢她的缘故之一。w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an...la

    “前面可是李夫人?”众人正行走间,忽然一个角落处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李氏面色一动,望了过去,却见是一个老农夫,面色苍老,正用希冀的眼神望着自己。

    “不错,我就是李氏。岳飞的如夫人,不知道老大爷是?”李氏心中一动,轻轻的走了上前,和颜悦色的说道:“老大爷找晚辈可是有什么事情?”

    “夫人可记得叫花鸡吗?”老农夫想了想,忍不住低声询问道。

    李氏先是一愣,猛然之间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杏眼一亮,忍不住望着老农一眼,见老农面色尽是沟壑,双手苍老,老茧从生,双目中还有胆怯、畏惧之色,虽然是冬天,但脚上仍然是一双草鞋,漆黑的脚趾已经有干裂的迹象,分明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农夫,顿时放下心来。

    “老大爷,这个叫花鸡是晚辈做给一个侄子吃的,老大爷如何知道?”李氏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丝笑容,赶紧说道。

    “哦,既然夫人这么说,小人也就放心了。”老农夫听了之后,顿时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说道:“小人也是受人所托,送一位小公子来襄阳的,那人让小人来见岳爷爷,还说岳爷爷身边有一个女菩萨,最喜欢就是穿着宝蓝色劲装,领着几位护卫行走在大街小巷,小人来这里等了两天了,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农夫脸上尽是憨厚的笑容,让李氏看了十分刺眼,心中更是一阵感动,她看的出来,眼前的老实巴交的农夫这两天所遭受的苦楚,但想到赵谨,赶紧忍着心中的激动,说道:“老大爷,我那侄子?现在在哪里?”李氏心中激动,恨不得立刻就能见到赵谨,她可是知道岳飞这些天就是在挂念赵谨,心中还很后悔没有照顾好赵谨。

    “就在城外,那人让小老儿不能带小公子入城。”老汉脸上露出乡下人独有的狡黠,说道:“小老儿不敢怠慢,所以就将小公子放在城外的一个小庙中,由小人的婆娘照看着。”

    李氏心中激动,朝老汉拱了拱手说道:“老人家,你将是我大宋的恩人,我大宋上下都会感激你的。小翠,快,准备一辆马车,去接人。小红,你派人通知将军。”李氏这个时候不敢怠慢,恨不得赶紧将赵谨接回襄阳为好。

    不过半个时辰,襄阳城门大开,岳飞面色冷峻,骑着战马战马飞奔入城,在他身后,是数百亲兵护卫着一辆马车,急匆匆的朝襄阳城守府而去。

    “你怎么看?”后院厢房中,岳飞看着睡熟的赵谨,面色复杂,忍不住询问道。赵谨来的很突然,而且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在襄阳,给岳飞一种怪异的感觉,让他总感觉到在此事的背后,总是有一双让人看不到的大手在操作着这一切。让岳飞心中不得安宁。

    “妾身听上去没有半点破绽。”李氏想了想说道:“老农夫的身份也得到确定,当初是有一个浑身尽是鲜血的汉子将谨王子交给他,并且给了他两枚金币,所以才会护送着谨王子来找你。”

    岳飞摇摇头,说道:“不错,一点漏洞都没有,看上去也是合情合理,但实际上,正是没有一点漏洞,才是最大的漏洞。”

    “你是说有人故意将谨王子送到你身边?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之人到底是谁?”李氏面色阴沉,连带着望向赵谨都变的复杂起来,双目中更是有一丝狠厉一闪而过,相比较岳飞和赵谨,李氏肯定会选择岳飞,她可不在乎赵谨是靖康帝的血脉,只要涉及到岳飞的生命安全,她会好不犹豫的对赵谨下狠手。

    “这与谨王子没有关系,只是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是谁,还需要确认。”岳飞摇摇头,说道:“能用这样的诡计的,除掉李璟手下,就只有朝中的奸佞了。不过,我看李璟的可能性比较大,在战场上杀不死我,就想着利用离间之计来除掉我。”岳飞这一点倒是猜测的很不错。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李氏有些担心的询问道,此事若是真的被人设计,恐怕不久之后,朝廷就会来人,按照眼下的局面,朝廷中众人都不想赵谨留在世上,甚至连岳飞都会跟着后面倒霉。

    “一个小孩而已,就算是靖康帝的血脉,又能怎么样呢?这个太子之位他是不想了,难道还不能留下一条性命吗?靖康帝对我岳飞恩重如山,我若是连他儿子的性命都不能保护,又有何面目立足世间。相信陛下英明神武,不会在乎一个童子性命的。”岳飞不在意的说道。

    他说这句话,不仅仅是凭借他立下的战功,他的声望,更重要的是他做人的准则,有恩报恩,靖康帝当年提拔了他,现在总得回报在他儿子身上。他坚信赵构一定会理解他的。

    “无论将军怎么做,妾身都会支持将军的。”李氏听了之后,幽幽化成了一声长叹,她明知道岳飞此举有些不妥,但不知道如何劝说。

    明知道赵谨的出现或许就是一个陷阱,但为了报答当年靖康帝的知遇之恩,岳飞也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救援赵谨的性命,这就是岳飞,让李氏心中埋怨的同时,也更加尊敬岳飞,这样的岳飞才是值得人敬佩的。

    “放心吧!朝中虽然有些奸佞,但只要圣眷在我,陛下不会将我等如何的,顶多,家里面多一个普通小孩就是了。”岳飞看出了自己女子的担心,忍不住揽在怀里,轻轻安慰道:“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面前我等面临的情况,韩世忠败而不退,耶律大石眼看着兵马就要杀到邓州了,他们也是要收复被我等占领的领土,哼哼,这次就给他们一个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