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岳飞的进攻方向
    “大将军,消息传来了,老种相公和武松将军也中了埋伏,现在大军正在和岳飞对峙,只是岳飞并没有放在心上,率领大军朝襄阳杀去。。:。”南阳城中,耶律大石静静的听着杜兴的禀报,嘴角‘抽’动,脸‘色’并不好,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岳飞硬生生的破坏了自己的算计,让自己苦心设下的计划付之东流,更为重要的是,还破坏了李璟的算计,这让耶律大石不知道如何向李璟‘交’代。

    就算是杜兴,也忍不住低着头脑袋,大堂内的气氛凝重,杜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耶律大石看着大堂不远处的地图,上面标注着敌我双方的情况,江汉平原一带已经被岳飞搅动的宛若一锅粥一样,虽然征南大军围追堵截,但根本就阻止不了岳飞的进攻。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韩世忠恐怕也只能是被迫撤出襄阳了。岳飞从此就会龙入大海,想要在找岳飞的麻烦就十分困难。

    “杜大人,你说岳飞下一步真的是想进攻襄阳吗?”耶律大石沉默了许久,才幽幽的询问道。

    “末将以为岳飞的主要目标就是襄阳,也只有攻下了襄阳,才能进行一步,以前还有四路大军围困,现在只有我们这一路大军能勉强对他产生威胁,他已经不将我们南征大军放在心上了。所以才会光明正大的进攻襄阳,让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杜兴想了想说道。

    “我们都这么想,所以岳飞绝对不会这么想的。”耶律大石摇摇头说道:“我看岳飞这次主要目标可能不是韩世忠,有可能是我,是我们。”

    “我们可是在南阳啊?岳飞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杜兴有些惊骇的说道。他不相信岳飞真的会对南阳下手,南阳城高池深,当初南阳之所以失守,也是因为南阳的兵马不足,根本就不能支撑南阳的防御,所以才会放弃南阳,现在南阳兵‘精’粮足,想要攻下南阳十分困难,岳飞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还想着冒险进攻南阳,对于杜兴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什么不可能,岳飞最喜欢的就是干出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耶律大石摇摇头说道:“陛下的兵马最起码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到达战场,这段时间岳飞还有广阔的空间,大军四处出击,对我们的情况十分不利。都是我耶律大石无能,才将陛下的这盘棋下的如此糟糕。”

    “这也怪不得大人,除非是陛下在这里,否则的话,谁来都不好使,碰见的人是岳飞。”杜兴也忍不住苦笑道。不和岳飞对阵的人不知道岳飞的强悍,只有和岳飞对阵的人,才知道除非用多余岳飞两倍甚至更多的人才能对付岳飞。

    “不管怎么样,立刻派人寻找岳飞的踪迹,我们的力量太过分散,想要消耗岳飞的实力,是不行的,唯独只要耗死对方,以襄城、襄阳、南阳、叶县四方为四个支点,将岳飞死死的困在里面,就算对方粮草充足,我们只要坚持到陛下率领大军前来,一切都好办。”耶律大石已经不敢贸然出击,生怕岳飞会对将自己的军队逐步蚕食,最后甚至连整个江汉平原都是一片糜烂。

    杜兴看了耶律大石一眼,默默的点点头,不光是耶律大石,就算他杜兴对岳飞也是有些担心和害怕,潜意识里,有一种恐惧的心里,这才默许了岳飞肆虐江汉平原的决定。

    “损失了地盘总比损失了兵马好,只要有兵马在,就能让保护更多的地盘。”杜兴心中想了想,还是说道:“不仅仅是我们,就算是下面的县城也是如此,不允许擅自进攻岳飞,一旦发现岳飞踪迹,立刻关闭城‘门’。”

    “也只能是如此了。”面对局部兵力处在劣势的耶律大石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采取这种办法,达到将敌人封锁在江汉平原,等待李璟援军到来。

    而此刻,刚刚击败?种师道的岳飞已经离开了大营,甚至可以说,他离开大营是光明正大,连一点隐瞒都没有,因为他相信,种师道就算是知道他离开了大营,也没有任何办法,种师道的兵力不足以对岳飞产生威胁,这也是岳飞为何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大营的缘故。

    也的确像岳飞所猜测的那样,种师道在知道岳飞离开之后,只能让人用飞鸽传信给耶律大石,但也仅仅只是禀报离开的消息,而不能确定岳飞下一次进攻的方向。至于自己的大军,就算是想动弹也是不可能的,张宪率领的大军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等到两天后才开始撤退,而是直接朝襄阳方向撤退,这下让种师道感到‘迷’茫了,难道岳飞进攻的方向真的是襄阳。

    似乎这种可能‘性’很大,但种师道总感觉岳飞的进攻方向实际上并不是襄阳,而是南阳,只要击败了南阳的耶律大石,武关就能轻松而下,作为这场战争的决策者,种师道认为岳飞很难房企这样的‘诱’‘惑’。就算是占据不了关中,也能进入汉中,直接给岌岌可危的巴蜀防线背后一击,对李乔进行两面夹击,摧毁李璟的巴蜀策略,为此就算付出再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将军,对方会不会直接杀到襄阳去了。”武松心中有些担心。

    “岳飞的计策不可能如此简单的,若是杀到襄阳,韩世忠凭借襄阳坚城,岳飞不可能能轻松拿下,甚至还会被我们堵在襄阳,两面夹击,必败无疑。”种师道想了想,还是说道:“相比较襄阳,我更加相信他去了南阳,有可能会进攻南阳。”种师道作为老将,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的。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武松也有些担心了,南阳若是敌人攻破,自己等人的一切努力都会‘浪’费。李璟的一系列布置彻底失败。

    “还能怎么办?只能是指望耶律大石能多支撑一阵,我们只能是跟随张宪身后,缓慢前进,想来两天的时间,耶律大石还是能支撑的。”种师道苦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